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FateGO go !go!补魔大作战!】(01)【作者:angelicsky
FateGO go !go!补魔大作战!】(01)【作者:angelicsky
 字数:67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最近在玩FGO,里面的妹子太美,比如师匠啦!清姬啦!玛
 修啦!黑呆啦!
 
  简直骚想干!所以很想写H同人来YY。
 
  于是就有了这篇,嗯,应该会是个长篇,女角色按照剧情发展和我抽到的卡 来展开,没抽到的,啊哈哈,我估计就不写了。
 
  其实下笔前还是蛮想写女主的,百合最高!那么长的百合……估计写起来好 累,就作罢了,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写打冬木打影Saber,然后召唤Sabe r,HHHH!
 
  001。GO
 
  「前辈,前辈?」
 
  「请起床吧!前辈。」
 
  感觉身体在被人摇晃着。
 
  「起不来呢?说起来,现在应该用更正式的敬称去称呼吗?」
 
  「Master,请起床了,再不起来就要杀掉你了。」
 
  话语结束的瞬间,好像深陷噩梦,突然惊醒一般,猛地坐起身来。
 
  「啪——!」
 
  脑袋撞到了坚硬物体的感触,而手上却传来如三流小说里无比流行柔软触感, 这样的机会,不管是谁,总之先揉一揉。
 
  「嗯…嗯…啊,那个,前辈,前辈,可以…把你的手拿开么?」
 
  清丽弱气少女音中带着些许色气。
 
  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少女被我扑倒在地上,我的双手正握着少女丰满柔嫩的乳 房,樱色的短发有些散乱,原本掩盖着左眼的刘海,分散开来,露出少女清澈的 目光,紫色的瞳仁水盈盈地,微微张开的双唇,仿佛能看到里面粉嫩的小舌头和 雪白的牙齿,让人忍不住就想趴下一探究竟。
 
  「玛修?」
 
  「玛修!?!!!!」
 
  「嗯,是我,前辈,你怎么了?好像很吃惊的样子?那个…手…手…」 
  「啊?」
 
  我低头看着手中握着的丰满,不由自主地揉捏了一下。
 
  「啊!前辈!真是的!」
 
  玛修羞怒地瞪了我一眼。
 
  我连忙抽回双手,站起身来,揉了揉被撞疼的脑袋,环顾四周。
 
  「这是……哪?」
 
  这是什么情况!?我不过是在家玩着新手游,怎么会玩着玩着就玩到手游里 来了!?
 
  在残红色夕阳的照耀下,映入眼帘的是燃烧着的大地和四处坍塌的废墟,是 名为Fate/ GrandOrder的手游里新手章节的场景——燃烧污染都 市,冬木!
 
  眼前名为玛修的少女则是游戏内玩家最初的从者(Servant),一个 擅长防御的从者,大概吧——因为,我TM只是一个没玩过日服,看着广告而下 载下来玩的萌新啊!谁TM能想到玩个手游还能玩出穿越啊!
 
  「说起来,玛修,你刚才是不是说要杀了我啊?」
 
  「……是我失言。」
 
  玛修微微鞠躬,一脸诚恳的道歉着。
 
  这时,一阵刺耳的尖啸声从远处传来。
 
  GI——————GAAAAAAAAAAAAAAAAAAAAAA 
  仅仅只是刚刚听到声响的程度,然而下一刻映入眼帘的已是数具手持武器的 骸骨士兵,近在眼前。
 
  「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可以交流的对象呢!判断为敌对生物,Master, 请下指示!」,玛修一改之前给我留下的娇羞柔弱的印象,沉着且沉稳地举起一 面大的异常的盾牌,摆出一副应敌地架势。
 
  「战斗吧!击溃眼前的敌人!」
 
  战斗仅仅持续数秒,别看玛修一副身体娇弱的样子,然而那巨大的盾牌只是 一个照面就将飞奔而来的骸骨士兵给砸了个粉碎。
 
  「呼!其实很不安,但总归是赢了呢!前辈没有受伤吧?肚子疼吗,或者有 没有肚子变沉之类的?」
 
  玛修擦了擦根本没有汗水的额头。
 
  「哈?为什么这么问?肚子疼?那是什么鬼?」
 
  「话说…玛修,你这么快就解决了战斗,我们根本得不到有效的情报啊?」 
  「啊!那个!非常抱歉!前辈。」
 
  玛修羞怯地挥舞着手臂,急急忙忙跟我道歉着,硕大的盾牌虎虎生风。 
  「好啦!好啦!原谅你啦!」
 
  我挥了挥手臂,望着眼前被砸出的一个盾形的陷坑,里面扭曲的兵器和灰白 色的骨粉似乎正在对我诉说着这个世界的残酷——然而更关键的是,我游戏也只 玩到这儿就睡着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接下来剧情有怎样的展开!?我TM不 知道啊!!!!!
 
                [嘟嘟]
 
  「啊,终于接上了!」
 
  是Dr。罗曼,迦勒底的……嗯?医生?
 
  医生——Dr。罗曼的立体影像出现在眼前。
 
  「喂喂,这里是迦勒底管制室,听得到吗?!」
 
  「这里是A小队成员,玛修·凯勒莱特。」玛修回答道。
 
  「目前,对特异点F的Shift已经完成。」
 
  「同行者有祖音前辈一名。」
 
  「精神与身体两者都不存在问题。」
 
  「LeyShift的适应、Master的适应,两者良好。」
 
  「请将祖音前辈登录为正式的调查员。」
 
  玛修一本正经地传达着对我而言意义不明的话语,祖音,原来我叫这个名字 吗?
 
  「果然祖音也被卷进LeyShift里了吗?」
 
  「人都没在Coffin里,得亏你承受得住」意义消失「啊!」
 
  「这真可真让人高兴!再就是,玛修……你没事虽然我也很高兴,但你那身 太寡廉鲜耻打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可不记得教出过你这样的孩子啊?!」
 
  「哈?」我一脸蒙圈的看着这一连串行云流水般,但却意义不明的人物互动, 然后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
 
  「嘶——!」真疼!
 
  「这是……变身了呀!嗯?前辈?你怎么了?为什么掐自己的手?」
 
  玛修回答了Dr。罗曼的问题,并且注意到了我这里奇妙的举动。
 
  「不不不,没什么!」我急忙挥着手,否定道。
 
  「而且,只靠迦勒底的制服,在这里是保护不了前辈的!」
 
  玛修坚定的握紧了小拳头。
 
  「我要让这样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保护了呀!」
 
  只见玛修唰得一下,可爱的面庞瞬间变得通红,像极了一颗成熟的红苹果, 娇艳欲滴,让人情不自禁地就想要咬上一口。
 
  我居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那个,保护前辈,是我应该做的!」
 
  巨大的盾牌化作灰色的光粒随风飘散,玛修羞涩地对戳着双手的手指,却依 然坚定地看着我的脸,然后脸更红了,娇俏的面庞随之垂下,仿佛要将脸埋进那 丰硕的双峰中,眼角的余光仍然紧紧注视着我的反应,可爱极了!
 
  「变身……?变身啥的,你在说啥啊玛修?」Dr。罗曼不合时宜的话语打 断了我和玛修的真情互动。
 
  「撞到头了吗?还是说果然因为刚才……」
 
  「Dr。罗曼。你先停下。检测一下我的状态,我觉得这样你就能明白现在 的情况了。」
 
  「你的身体状态?」
 
  「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身体能力、魔力回路,全部都提高了!与其说这是人类——」
 
  「对,正是Servant无疑。虽然不太记得了,但我似乎是与Serv ant融合之后才留下一条性命的。这次,为了调查解决特异点F的事情,迦勒 底事先是准备好了Servant的。那位Servant也在之前的爆炸中失 去了Master,陷入了即将消失的命运。但是在消失之前,他向我提出了契 约。说是把作为英灵的能力和宝具转让给我,相对地希望我能够排除这个特异点 的原因。」
 
  「是这样啊。英灵与人类的融合,迦勒底的第六号实验,倒是终于成功了。 
  那,你身体里还有英灵的意识吗?「
 
  「不,他把战斗能力托付给我之后就消失了。到最后也没说出真名。所以, 我自己是什么样的英灵,手中的武器是怎样的宝具,现在都没办法加以判别。」 
  「咦?通信混乱了?怎么回事?」
 
  眼前的立体影像开始变得扭曲,传达来的声音也开始失真了起来。
 
  [ 距离通信断绝,还有十秒。] 「信号变弱了?不行,无法补救,总而言之,
 你们先向着那个方向移动2千米,那里有个灵脉很强的地点!这样我这边的通信 应该也能稳定一些,后面的事等我们联系上了再说!」
 
  立体影像中断了。
 
  「啊!消失了…」玛修的神情显得有些动摇。
 
  「放心,没事的,我们走吧。」虽然心里同样没底,但我还是安慰了玛修一 番。
 
  「嗯。前辈,很靠得住呢!其实我很害怕的,这下有救了!」雪白的脸颊泛 着羞涩的微红,明明刚才英勇地消灭了一波敌人,现在却如一个柔弱的小女孩一 般,真是有点犯规啊!
 
  沿着医生所指的方向一路前行,放眼望去,所能见到的风景只有熊熊燃烧的 火焰。
 
  「和资料中的冬木截然不同呢!资料的话,这里只是普通的地方城市。20 04年应该没有发生过这种灾害才对的,而且大气中的魔力浓度也高的异常!简 直就像是古代的地球。」玛修忧心忡忡地对我说明道。
 
  「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才的悲鸣是?!」玛修的表情有些凝重。
 
  那个声音一听就是女性发出的悲鸣。
 
  「……有不好的预感啊。」我的表情有些纠结,一脸不愿前去一趟究竟的样 子。
 
  「我们快去吧,前辈!」
 
  「唉!就知道会这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什么啊,什么啊这些家伙?!」
 
  「为什么只有我非要遭这些罪不可啊?!」
 
  「我受够了!,来人啊!快来帮帮我!来帮帮我啊雷夫!一直只有你会帮助 我不是吗!」
 
  一大群骸骨士兵正要困住倒在地上的女子。
 
  银白色的长发,俏丽的面容,挑起的眉毛,一副怒火十足的样子,有些歇斯 底,缺掩盖不住女子的魅力。
 
  「啊!是…奥尔加玛丽所长……!?」玛修的声音引起了那边的注意,骸骨 士兵的行动缓了下来。
 
  「是…是你们?!啊!啊!啊!真是够了!这个那个的到底是怎么了啊——!」 
  所长纤细的拳头捶打向地面,看来很需要发泄的样子。
 
  「嘶——!」
 
  只见那小拳头像个弹跳力十足的皮球似得,在地面上一触就起,飞快地缩进 所长的怀里,所长那通透的橙黄色眼眸中闪过一丝莹亮的水光——啊!大概是被 疼的。
 
  「趁现在!玛修!快上!」
 
  像是变魔术一样,玛修原本空着双手的一瞬间出现了之前那面巨大的盾牌, 随后擎起盾牌,便往骸骨士兵那冲去。
 
  我紧跟着由玛修清出的道路来到所长的跟前。
 
  「所长?怎么样?没受伤吧?走,我们快点退到后方去!」我伸出手想要拉 起所长。
 
  「我的腿扭伤了,疼得很。」所长指着穿着高跟鞋的脚踝处,秀气的眉毛微 微皱起,忍耐地挺辛苦的。
 
  「行!我知道了!上来吧!」我蹲下身,示意所长趴到我的背上。
 
  「嗯。」只是稍稍地犹豫,温软的身躯便压在我的背上,能清晰地感觉到橙 黑相间的制服底下,隆起峰峦的挺拔,虽然不似玛修那样胸围傲人,却有着更胜 一筹的惊人弹力。
 
  我抄起所长裹着橘色打底裤纤瘦双腿,一路沿着被玛修撞得粉碎的骸骨残骸, 远离了正在激烈战斗的战场——不,准确的说是一面倒的碾压。
 
  「所长意外的轻呢!好些了吗?」
 
  「  你不觉得讨论女士的体重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吗?」所长的语气掺着 些羞怒。
 
  「所以……那些,都是啥?」所长指着正在与源源不断地骸骨士兵战斗着的 玛修的方向。
 
  我简单地将之前玛修与Dr。罗曼的对话里我所明白的部分挑了出来,简要 的概述了一遍。
 
  「是嘛?真是难以置信,实际上——跟Servant融合了,那种事情一 看就知道了,倒是你……」
 
  「啊,这里就好,放我下来吧。」
 
  奥尔加玛丽已经平静了下来,很难想象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还能这么快冷静下 来的人,要为之付出怎样的努力。
 
  虽然贪恋着所长身体温软的触感,但我依然依言将她放到了一个平整的建筑 残骸上。
 
  「呼——」奥尔加玛丽深深地呼了口气。
 
  「那么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这个在我的演讲迟到的普通人!为什么变成Ma ster了!?能跟Servant契约的只有一流的魔术师!你这种人怎么可 能当Master啊!
 
  到底对那姑娘做了什么她才会这样的百依百顺啊?!「
 
  没想到刚觉得眼前的这位是个坚强的好女人,就迎来了这样的苛责。
 
  「我说,所!长!大!人!你就算要误解,也该有个限度吧?」我没好气地 回复道。
 
  然而奥尔加玛丽似乎没听到我的回复,她一脸凝重地望着正在激烈作战的玛 修。
 
  「情况,有些糟糕呢!」
 
  「怎么了?」
 
  所长看了我一眼,一副想要痛骂我一顿,又觉得这样无济于事不得不放弃的 纠结表情,开口解释道。
 
  「玛修才刚刚成为Servant不久,大概还无法熟练地运用Serva nt的方式战斗,而且她的魔力储量,虽然说不弱,但应该也不是很强,这样粗 放的使用魔力,战斗这么久,你看,玛修已经有些累了。」
 
  「眼下我们面对重重包围,敌人又是这种不知畏惧的骷髅士兵,玛修这种一 看就是防御型的Servant恐怕很难带着我们俩安全突破出去,只能将敌人 尽数消灭了,但这样我们就要想办法先给玛修补充下魔力了!」
 
  「补魔?」
 
  「是的,你知道该怎么补魔么?」
 
  「这个,我不知道呐。」虽然以前有看过Fate系列的作品,说到那些让 人面红心跳的补魔场景,就让人浮想联翩,可谁知道实际上是否是这样呢?我压 抑着内心的雀跃,否定道。
 
  「就是……就是……依靠黏膜接触!建立起临时并且更加高效的魔力通道, 通过这样快速补给被大量消耗的魔力,真是的,都让我说了些什么啊!」 
  刚才还一脸平静的脸庞,迅速爬上了羞红,没想到所长意外的纯情呢! 
  「那个,刚才说的黏膜接触是指……?」我挠了挠头,想要明确得到答复。 
  「就是!就是Kiss那一类的啦!唉!真是的!」奥尔加玛丽用一脸厌烦 表情遮羞着自己的纯情,一边解释道。
 
  「可是所长,你看那打的那么激烈,我该怎么去跟玛修接吻啊?」我指着那 一地的碎骨,却依然挺立着一片片白花花的骸骨海。
 
  「啊!你…你…你!Kiss啦!是Kiss啦!为什么非要说是接吻!真 是的!不知羞耻!」
 
  只见那与银白秀发相得益彰的雪白肌肤,瞬间布满红云,所长一脸羞怒地强 行辩解道,一幅气鼓鼓地样子,仿佛被触碰了什么不可侵的领域,纯情的可爱。 
  「要是玛修拒绝和我接吻怎么办?而且让玛修移动过来,那些骷髅海不也要 跟着过来,我们反而都会被包围起来,到时候岂不是更难过了?毕竟还要拖累玛 修保护我们。」
 
  奥尔加玛丽一脸意外地看着我,似乎是没想到我会想得那么深远。
 
  随后微微咬了下粉嫩的唇瓣,像是正在做出某种艰难的准备,纤细的拳头紧 紧地握住,在细腻的大腿上钻啊钻啊,就见她突然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向 我的面前扑来。
 
  美丽的面庞在我的瞳孔中不断放大,近了!更近了!
 
  柔软的触感从嘴唇上传来,芬芳清新的气息不断涌入鼻腔。
 
  嫩滑的小舌头试探性地接触着我的嘴唇,然后笨拙地向内探去。
 
  我意外着所长的主动,张开嘴迎合深入的舌头,按照记忆中观礼过的教学影 片,与所长柔嫩的舌头亲密纠缠着,单身宅男这么多年来所保留的初吻,在此献 上。
 
  「啾…啾…嗯…啾…」
 
  鼻子里溢满所长醉人的体香,舌吻的舒适感,舌苔与舌苔之间亲密无间地摩 擦着,相互吮吸嘴唇、舌头,舔舐口腔的滋滋声不断,间歇换气时不住吐露出的 深重吐息,带着所长所特有的淡雅芬芳,让我的欲望更加高涨。
 
  我主动抱住所长纤细的腰肢,一只手顺着顺滑的制服沿着腰部陡峭的线条, 一路滑下,按在翘挺的屁股上揉捏起来。
 
  所长似乎没有察觉到我的动作,依旧沉迷在舌吻的快感中。
 
  不!不对!
 
  好像有一种比之亲吻更加强烈的愉悦感,从身体内源源不断地传来,涌上舌 尖,在每一次与所长亲密的深吻中爆发。
 
  不如射精时那样强烈的刺激感,却更加舒适、绵长,让人想要把握住更多、 更多的快感。
 
  所长橙黄色的瞳孔渐渐眯起,越来越迷离,眼波中流转的水光越发诱人,雪 白的面容布满兴奋的潮红,大腿之间不由自主地相互摩擦起来。
 
  所长渐渐从攻势十足地探索,变为被动的索求迎合。
 
  在周边火光的照耀下,唇舌交缠时拉出的晶莹丝线,就像被染上了一层红色 的光芒。
 
  所长渐渐被我按倒在平整的残骸上,刚才搂在腰间的手开始向上探去,划过 平坦柔嫩的小腹,绕着凸起的峰峦,在乳跟的边缘打转,而后螺旋向上,到达峰 顶时,突然整只手掌盖住了乳房。
 
  这对娇小坚挺的奶子仿佛就是为我而生一般,被我的手掌刚刚好握住,一寸 也不多,一寸也不少。
 
  另一只揉捏屁股的手掌也随之进军所长的胯下,掀开白色的裙子,裤袜里意 外穿着的是性感的黑丝内裤,阴户的位置已经被渗出的淫液打湿。
 
  并未脱下内裤,手掌直接伸了进去,窄小内裤牢牢贴合在我的手上,淫滑的 蜜汁沾满了手背,手指摸索寻找着那个最敏感的第一点。
 
  啊!找到了,粗糙的中指沾了点淫水,随后在那傲然挺立的阴蒂上来回扫动。 
  「啊…啊…啊…啊…啊!」
 
  所长突然紧紧地搂住了我,而后浑身一颤一颤的抽搐着,大量的淫水从窄紧 的阴道内砰然涌出,随后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一样,瘫软了下来。
 
  泛着水光的瞳孔微微张开,短暂的无声过后,蛮长的反射弧似乎终于到位, 发出了刺耳的悲鸣。
 
  「依呀啊啊啊啊!!!!!!!!」
 
  所长猛然将我推开。
 
  「你!你!你!你到底都对我做了什么啊!!!」
 
  就像是惨遭蹂躏的少女一般,发出歇斯底地质问。
 
  所长一手护着胸口,一手捂着暴露出来的黑色蕾丝情趣小内裤,慌慌张张退 开了老远。
 
  「你!你!你这个色狼!禽兽!色胚!居然敢!居然敢!」
 
  「可是不是所长你突然吻上来的吗!我…我只是顺其自然罢了。」
 
  我开始回答的还挺强硬,然而回忆起所长甜美的滋味,不知觉有些愧疚,话 语声也就小了下去。
 
  「你还敢说!还敢说!」
 
  羞怒交加的所长将手指奋力地向我指来。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只见白洁修长的指尖上凝出了数颗泛着红光的黑色魔弹,拖拽着猩红色的光 芒向我砸来。
 
  「啊!魔力……满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