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KB温泉会所】【作者:慕清流】
【KB温泉会所】【作者:慕清流】
字数:106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啊,终于做完了……」,天天长出了一口气,舒服地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高度集中的精神开始放松下来。

  眼下已经是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年关将至总是特别忙,这一周以来,天天每天都要在一堆文件、档案前忙到晚上七八点,高强度的工作压力搞得她身心俱疲,不过辛苦总算有了回报,这周的工作已经超额完成,升职的申请也已得到批准,等年后回来的时候,自己在公司的境遇就将完全不同了。为了奖励自己,天天打算趁着回家前的这个周末,在帝都好好地HIGH一把,放松放松 .
  「要不要……去那个温泉会所呢……?」,天天拿出包包里藏的传单,心里犹疑不定,传单上写的名字是「女子KB温泉会所」,这张传单是她的闺蜜拉娜给她的,当时拿到这张传单,天天的第一反应是有趣,「还有叫这名字的会所呀。」
  「KB」这两个字母在天天和拉娜这里有着特殊含义,它们是「捆绑」的拼音缩写,她们两人都有喜欢捆绑的爱好,也正是因为这个爱好而相知、结缘,最后成为最好的朋友。

  而当拉娜告诉天天这两个字母并不是单纯的普通名字,而正如她所想的那样「特殊」的时候,她那种玩笑式的戏谑心情消失了。

  「这……你没开玩笑吧……?居然真的有这样的会所么?不不不,我肯定不会去的……这样的地方,谁知道什么性质,也不能保证是不是安全……什么!?
  你已经去过了!?可以放心?感觉还非常好!?呃……我还是有点怕,不过这张单子先给我也可以,我考虑考虑吧,不过应该还是不会去的……「

-------------------------------------------------------------------------------

  「终究还是抵御不住诱惑……」,已经根据传单上的地址来到目的地,正端详着那家「特殊」的温泉会所的天天在心中暗叹。

  事实上,自从拿到这张传单,天天心里就被撩拨起了一些涟漪,想要去体验一下的想法像恶魔的低语般不断在她的耳边回响,不过她心中始终有所顾忌,虽然相信拉娜,但「正常的观念」令她仍止不住地去怀疑这种会所是否真的存在,也许拉娜只是想小小地戏弄下她?还有,就算它真的存在,提供这种服务的会所,是否安全?而一贯的矜持也不允许她在那种场合进行那样的「放松」。

  只是,尽管有着种种的顾忌,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想要去试试的想法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尤其是近些日子,随着年关的临近,几乎是每天工作结束,她都会陷入是否要去的心理纠结,而到了这回家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她再也无法抑制那股冲动了。

  眼下,天天已经站在了那家温泉会所之前,心情紧张,但又隐隐地有些期待……她仔细端详会所外观,普通的二层平房,纯白色的墙体加黑色的边框点缀,外表朴素,正面是入口处的玻璃拉门,从这里看进去是一层招待处的前台,有两个身穿制服的女招待,正在低头处理着什么。

  看上去,除了入口上方「女子KB温泉会所」几个正在闪烁的大字以外,基本和普通的温泉会所没有什么区别,这令天天稍稍放下心来,甚至开始怀疑这根本就是普通的温泉会所,所谓的「特殊」只不过是拉娜根据名称借题发挥的恶趣味罢了,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索然无味,心情也变得有点低沉,几周以来的纠结不过是为了这样一个地方么?

  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确是期待着这样一次体验的。
  总之,无论里面的实质究竟怎样,既然来了,怎么也要进去看看,就算真的只是个普通会所,泡个温泉也是不错的放松,于是天天还是走上前去,推门进入。
  「欢迎光临」,前台的招待察觉到门口的动静,抬头露出礼节式的笑容向天天打着招呼。

  「我想泡个温泉,能让我看看你们这里的具体服务么?」,天天打算先了解下内容,但不敢直接说出想法,只以谨慎的方式提问。

  「不好意思,我们只对会员开放,当然会员资格也可以申请,不过需要其他会员的介绍,请问介绍美女您来的会员是哪位?」

  天天心里一阵激动,用这样的方式筛选客户,难道这家会所真的不同寻常?
  按捺住心中的紧张不安,她报出了拉娜的姓名和电话号码。

  「嗯,她的确是这里的会员,那么请在这里填下个人信息。」,女招待拿出一本登记簿,翻出登记未满的一页递给天天。

  天天观察了一下登记簿,自己的这页并没有拉娜的名字,而之前的登记信息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叠,「看来跟我一样爱好的人还挺不少的,嘻嘻。」,她在最新一栏的空白处填入了自己的个人信息,交还给了女招待。

  女招待在电脑前操作一番,随即将一张卡片和一把钥匙交给了天天,「这是您的会员卡和衣柜钥匙,顺着这边的楼梯往上走就是更衣室和服务区……」,女招待顿了一顿,狡黠而暧昧地笑了一下,「……请上去好好享受一番吧。」
  「呃……我……」,天天被她那一笑弄得有点脸红,想辩解些什么,但又说不出口,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匆匆地朝楼上逃走了。

-------------------------------------------------------------------------

  天天来到楼上的更衣室,这里有几个正在换衣服的女人,知道自己不是独自一人的事实令她安心不少,她找到属于自己的橱柜,很快就把身上的衣服都褪了下来。

  一丝不挂,尽管周围的人同是女性,天天仍会微微地感到不自然,她平时就喜欢泡温泉,知道在这里赤身裸体才是正常状态,其他人最多也只是打量下她的身材,然后在心里偷偷地和自己进行比较,她自己也会那么做,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法消除那种轻微的尴尬感。

  但同时,她又的确很喜欢全裸,那种身体上没有任何约束的感觉,真是好极了。而且她也清楚,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会来指责她不道德或有伤风化,公众场合下的禁忌再没有任何效力,身体的舒适和打破禁忌的放纵令她心里有着叠加式的双重快感。

  天天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的痕迹,腹部有着清晰的人鱼线和马甲线,双腿的线条修长流畅……她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每次照着镜子或自我欣赏的时候,都能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这种愉悦不仅在于身材本身,更在于对锻炼和保养的长期坚持,从很早以前她就明白,女人的美除了来自天生,也来自后天的努力和用心,而她也很好地贯彻了这一点。

  她低头含胸,想到这个身体也许很快就要被紧紧束缚起来,内心发散出一股酥麻的感觉,乳头渐渐开始充血变硬,她用右手食指轻触,顿时一阵奇异的颤栗感传遍全身,她为之一阵瘫软,几乎要站立不稳,好在很快就恢复过来,她深吸一口气,怀着一点紧张、一点期待,走向通往温泉区的出口。

  一来到温泉区,天天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来往的女人有的披着浴袍,有的赤身裸体,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们大部分身上都捆着绳子,样式各异,几乎包含了天天所有在网上见过的捆绑形式:欧式直臂、日式的后高手小手、甚至还有略显残酷的后手观音……不过最多的还是简单地在身上捆个龟甲,并没有限制活动,还有一些身上自由,不过也能看出绳子捆绑后的痕迹。

  「果然是个KB主题的温泉会所!」,天天差一点就要欢呼出声,她和拉娜之间偶尔也会进行一些互相捆绑的游戏,不过并不深入,如此丰富的捆绑样式,在现实里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快步地往温泉间走去,很快就看到了入口,入口处除了进进出出的顾客,还有四个穿着制服的女服务生,其中两个正在给身边的顾客上着绑绳,看上去都只是不限制行动的龟甲,另两个则在无所事事地闲聊,天天走上前去,向她们询问道:「你好,我第一次来这儿,能给我介绍下这里么?」

  「啊,好的。」,那两个服务生看到天天,回过神来,其中一个接下了她的询问,「您有什么想知道的?」

  天天指着正在顾客身上忙活着的另两个服务生:「这个温泉间是进去之前都要被捆上么?」

  「不是的。」,服务生解释道,「我们的招牌是捆绑温泉服务,基本所有顾客来这里都是为了体验这项服务,所以在进去泡温泉之前都会由我们将她们捆绑起来,但是否需要捆绑完全由顾客自愿,如果您不愿意,就这么进去直接泡温泉也是可以的。」

  「哦。」,天天恍然大悟,看样子这个会所的服务还真是周到细致,「看你们捆的全是龟甲,是不是只有这样一种样式可供选择?」

  「也不是,因为要泡温泉毕竟需要手脚的帮助,所以我们一般不会推荐限制行动的捆绑方式,而既要体验捆绑又要充分享受泡温泉的乐趣,龟甲是比较适合的样式,如果想体验别的捆绑方式,温泉间之外的其他房间会有提供,当然,如果您提出要求,我们也可以按您想要的方式捆,不过最多只会把您的双手捆绑起来,下半身的行动是不能限制的,否则可能会有安全问题。」

  「嗯,明白了,那也给我捆个龟甲吧,我想先好好泡下温泉。」

  「好的,那么请您站在这里,我来给您捆。」,服务生打开入口旁的壁柜,从里面拿出一卷棕色的麻绳,抖开整理起来。

  天天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她不是不想选择别的捆绑方式,如果可能,甚至希望服务生能把她捆得结结实实,但服务生的意见也是对的,公共温泉间不可能允许她完全动弹不得地体验温泉服务,她要洗头、冲澡,还要在不同的温泉池间来往,而且,看到其他人大部分都是规规矩矩地选择龟甲,她也不想特立独行地搞什么特殊,要体验其他的捆绑方式,还是等泡完温泉之后去其他房间看看好了。
  服务生把绳子搭上了天天的肩头,跟着快速地打结、勾形,动作流畅熟练、毫不犹疑,仿佛不需要思考,天天赞叹于服务生技术的娴熟,暗自猜测到现在为止她到底做过多少次这个流程。

  「可以了,您可以进去泡温泉了。」,不到一会儿的工夫龟甲就完成了,天天看着身上的复杂但有序的绳形,尤其是勾勒出胸部和穿过胯下的那几道绳子时,心中飘起了异样的感觉,简单的龟甲她也曾在自己身上试过,但现在这个却比自己做的那些都繁复、有致和诱人,而且绳子给予身体的压力也均匀而恰到好处,不会像以往那般有些地方太松,有些地方太紧,「该说真不愧是老手么?嘻嘻。」
  她向服务生道了谢,走进温泉间开始冲澡、泡温泉,令疲惫不堪的身体获得久违的放松,在水中,捆在身上的绳子看上去特别显眼,她曾经听说麻绳泡水之后会开始收紧,爬进温泉池之前还对此有所期待,不过泡了许久,感觉却没什么变化,她甚至在不同的温泉池间反复切换以对绳子产生刺激,也在水中尝试性地拉扯绳子看看弹性是否产生变化,但始终没觉得它们比起刚捆上去的时候有变紧多少,「好像没什么反应诶,真令人失望。」

-------------------------------------------------------------------------------

  「呼……」,天天离开温泉池,以往她每次泡完温泉都要泡很久,出来时感觉像是全力跑完了10公里,浑身虚脱,不过这次她有所收敛,之后还有别的项目可以体验,光泡个温泉就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太可惜了。

  她来到温泉间外面,用浴巾擦干身子,换上会所提供的浴袍,「不知还有什么项目,真是令人期待呢。」,她在心里美滋滋地想。

  「呃!?」,正迈步离开温泉区的她忽然觉得下体一阵刺激,不得不立刻停步,「怎么回事?」,她检查着下体的绳结,湿漉漉的绳结卡在那里,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变化,「是偶然吗?」,她继续向前走去,结果没走几步又是一阵刺激,迫使她再次停下来。

  「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她气急败坏地再次检查那个绳结,看上去依然没什么变化,可……

  「不,这绳结……它变紧了,果然,泡过水的绳子是会变紧的!可刚才怎么没感觉?难道是因为泡在温泉里导致身体的触觉也变弱了么?」

  天天暂时接受了这个结论,可现在该怎么办?回头让服务生帮忙解开?总觉得有点可惜,难得可以体验下变湿收缩的绳子捆在身上的感觉,可这个样子该怎么走路呢?难道就这么一路卡着下体前进么?

  天天狠了狠心,还是决定就这么走,一方面她还是想充分体验一下各种捆绑方式的带来感觉,另一方面,她看到大部分顾客都是保持着捆绑状态行动,如果自己就这么放弃,未免显得有点弱。

  「呜……」,收紧了的绳结随着步伐而动,不断摩擦着天天的下体,下体很快就充血了,每走一步都要经受极大的刺激,她努力前进,但从没觉得走路是那么困难,痛楚和快感交织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她的神经,她的身体渐渐变热,呼吸也变得沉重,雪上加霜的是,胸部的绳子也开始变紧了,呼吸越来越困难,绳结硌的双乳之间的肉和胸骨阵阵吃痛……很快她就坚持不住,不得不停下脚步,靠在一边的墙上休息,让自己喘口气:「这感觉还真是……令人难忘……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保持这种状态的行动的……」

  虽然身子仍被绳子硌得生痛,但下体的刺激已经随着步伐的停止而停止,只是仍有些隐隐胀痛,她检查着下体,绳结仍死死地卡着关口,但上面已经明显多了一些不是水的液体……「噫……我还真是……敏感啊……」,她听说有些女生是不怕股绳勒的,看来自己明显不属于这个类型……

  休息了一会,天天决定继续前进,「怎么能被这种龟甲打败呢?」,她咬牙迈开步伐,磨人的小妖精便又回来了……

--------------------------------------------------------------------------

  天天坚持着走出温泉区,来到了特色服务区,这里好像是提供泡温泉之外的其他服务的区域,她粗略看了一下,左右有数个房间,最近的两个是「绳艺按摩区」和「木乃伊汗蒸区」,更远的分别是「美人鱼温泉室」、「拘束式休息室」、「绳艺电影观赏室」、「会员互动交流区」,身边的一侧是个吧台,其后的一块区域摆放着几张桌椅,顾客们三三两两地围坐着,面前的桌子上放着饮料和零食,看来这里是休息区。

  天天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盘算着接下来该去哪里,从名称来看,这些房间提供的服务不难理解,休息室?她暂时还不想休息,PASS……绳艺电影?也没什么兴趣,PASS……互动交流?她第一次来,想体验的是尽可能好的捆绑技术,可不想随随便便就做了哪个新手的试验品,PASS……美人鱼温泉?那是什么?不了解内情,PASS……绳艺按摩?她正需要这个,YES……木乃伊汗蒸?她最憧憬木乃伊了,YES。

  选定了下一步的目标,天天休息了一会,起身走到绳艺按摩区门前,她推门进入,映入眼帘是一条廊道,廊道一侧有一列包厢,包厢的门都关着,也没有窗口能看到内部的情况,不过门上的标示能显示出是否有人,她找了个空闲的房间进入,内里的布置很简单,中间是一张单人床,右上的角落靠着一个衣柜,旁边有扇落地窗,靠里还有个被一面透明的玻璃隔开的浴室,被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了。她转头四顾,发现入口一侧有个呼叫服务的开关,她按了下去,很快,一个三十30多岁、身材高挑、充满成熟风韵的女人走了进来。

  天天没想到技师是这样一位大姐,她有点畏缩地打起了招呼:「你……你好。」
  「呵呵,妹妹不必紧张,我姓叶,你可以叫我叶姐,来,让我替你把身上的绳子解了。」

  「啊,好的,谢谢。」,天天被她的亲切所感染,心情放松下来,她脱下浴袍,任叶姐将身上的龟甲解下,她也的确不想再忍受这样的刺激了,只是心中的倔强却让她一直不肯认输。

  「呼~ 」,龟甲从身上脱落,天天感到身子一阵轻松,虽然从温泉池出来的时间并不长,但她感觉好像过了许久,这次的龟甲感受和以往完全不同,之后的日子,她应该很难忘记这种感觉吧?她伸展着四肢,享受着久违的舒泰感。
  叶姐把浴袍和绳子丢到一边,看着天天轻松的神情,笑着对她说:「呵呵,很辛苦吧?让姐姐给你舒服舒服,告诉姐姐,你喜欢怎样捆?」

  「啊?还要捆呀?」,天天有点犯难,她并非没有料到这里的服务也包括捆绑,不过刚刚经历了一番折腾、好不容易轻松下来的她对此有点兴致不足。
  「当然了,这里是绳艺按摩区,来这里就是让你们享受捆绑按摩的乐趣的,要是不试试我的技术就走,多没意思呀。」

  天天拉起叶姐的手,开始嘟着嘴向她撒娇,不知怎么的,在这位大姐面前她好像特别放松:「呣~ 叶姐,我不想捆了嘛,就给我按摩下好不好?」

  叶姐看着天天的眼睛,仿佛要把她看穿那样,跟着她笑了:「好,那就只给你按摩,事实上,是否要捆绑的确完全由顾客自愿,不过,决定了就不要反悔啊。」
  天天突然觉得有点犹豫,难得来一次这里,她真的要就这么只接受按摩么?
  要知道,体验纯熟的绳艺,可是她期待已久的啊。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内心的瘙痒又开始蠢蠢欲动,要给出的肯定回答到了嘴边,突然就吐不出去了,她闭上嘴巴,紧咬着下唇,低下头开始吱吱唔唔……
  「呵呵。」,叶姐刮了下天天那可爱的小鼻尖,「你这口是心非的丫头,别害羞啦,快告诉姐姐,你喜欢怎样的捆绑方式?」

  「要……要尽可能让我动不了,但又不会疼的……日式吧……腿也捆上……」,天天的声音几如蚊鸣般细不可闻。

  「明白了,」,叶姐开始进入技师状态,「要驷马么,不过那种姿势只能按摩腰和大腿。」

  「啊,不用了,我不是很喜欢驷马。」,天天的状态也开始恢复正常。
  「OK,那你站在这里,让姐姐来给你装饰一下。」,叶姐打开屋子里的衣柜,从里面拿出几卷麻绳扔在床上,抖开其中一卷开始整理,跟着她来到天天的背后,把天天的双手折起来平叠在一起,开始把绳子往上缠去:「日式的基本型其实很容易被挣脱,既然你要动不了,那我来给你加点料。」

  叶姐的动作和温泉区的服务生一样流畅娴熟,天天看着绳子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感觉上半身的行动越来越受限制,她明白,和只是让她体验绳勒感的龟甲不一样,这次她是真的要被束缚起来了,长久以来的梦想变成了现实,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看到、听到和感受到的一切,都有如梦境般朦胧而遥远。

  不过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会儿,很快她就回到现实,随着绳子在身上越捆越紧,她心中的兴奋感也在升温,酥麻的感觉在胸腔内发散开来,她眯上眼睛,细细品味着这种感觉,脑子逐渐朦胧起来,身子开始变得瘫软,如果不是叶姐在一边扶着,她几乎要站立不稳。

  「好了,妹妹感觉怎么样?」,叶姐的声音强行打断了天天的陶醉,她如梦方醒,发现叶姐已经完成了在她身上的工作,天天低头,看到横七竖八的绳路在胸前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图案,胸部上下的把两道绳子把双乳勒得高挺,而从脖子后伸出的四道绳子在胸前画出了一个五角星。

  天天扭动身子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双臂已经被彻底捆死,连半点挪动的空间都没有,上半身各处都能感觉到绳子勒入肉里的感觉,可尽管如此,却没有半点疼痛,也没有任何血管或神经被压迫导致的不适,完全就如她所期待的那样,她觉得很开心,转向叶姐向她表示赞叹:「真的很舒服呢,叶姐的技术真好。」
  「呵呵,没什么了不起的,多练练就都会了,去照照镜子吧,看看满不满意。」
  她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一个裸体的女孩的上半身被纵横交织的绳子紧紧地捆绑着,显得楚楚可怜。她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形象,心中窃喜,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在镜子前臭美地摆出各种姿势,自我欣赏。

  「好了好了,别臭美了,快躺到床上来,让姐姐好好伺候你。」

  天天不好意思地朝叶姐吐了吐舌头,跑到床上趴了下来。

  叶姐再捆上天天的脚踝和膝盖,此时天天的行动被彻底限制,只能像肉虫一样翻滚蠕动,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情景,她心中兴奋,开始奋力扭动着身子挣扎,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成了落入劫匪手中的可怜人质。

  叶姐按住天天的背,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给我老实点,我还要按摩呢。」
  天天偷笑着停止挣扎,任叶姐在她身上动作。叶姐的按摩手法和她的绳艺一样娴熟,虽然按得天天嗷嗷直叫,不过她确实能感到身上僵硬的肌肉放松不少。
  「妹妹身上的肉很结实呢,在女孩子里面很难得,你平时经常健身?」
  「是啊,平时练得挺多的,我还是跆拳道实战教练呢,对付两个普通男人没什么问题。」

  「哟嗬,真是看不出来,不过你现在被捆成这个样子,别说两个男人,就算我这个弱女子……」,她用力在天天的小腿腿筋上按了一下,「……你对付得了吗?」

  「嗷!」,天天夸张地惨叫一声,用力地扭动了一下身子以示抗议,「哼,叶姐就知道在我没法反抗的时候欺负我,等会我解放之后非报复回来不可。」
  「是吗?那我就一直不给你解开,按摩我也不给你按了,我现在就走,你就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折腾吧。」

  「啊,不要,叶姐饶了我吧,我保证不报复……」

--------------------------------------------------------------------------

  天天的身体和精神在按摩中逐渐放松,突然之间她起了一种奇怪的联想:身子全裸着被紧紧束缚,一双手在上面上下揉捏,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像在……被侵犯?

  她觉得脸上一阵发烫,还好叶姐看不到……可是内心好像……对此并不怎么排斥?反而觉得……感觉不错?

  「要继续吗?呃……还是不要了吧……叶姐在这里诶……好羞耻……可是…
  …那种感觉真的挺好诶……应该……没关系的吧……反正只是想象而已……「

  天天沉默着将脸侧向叶姐看不见的一边,任由自己陷入那种想象:一双手在肆无忌惮地侵犯着她的身体,而她虽然不愿意,但却丝毫无法反抗,不一会儿,她就陷入了意乱神迷的状态,而身体的反应,也开始陆续出现……「乳头涨涨的,叶姐肯『袭击』下那里就好了……」「噫……下面好像又湿了……希望叶姐不要发现……」

  天天丝毫不敢动弹,生怕叶姐发现了她的胡思乱想,但身体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她希望能拼命挣扎来令她的想象场景更加真实……她希望叶姐能按按她的敏感部位以满足她的需要……她甚至希望原先的那根股绳还在,让她可以发泄一下……可这一切都无法实现,她甚至连动动手指也不敢,这种现实情况的限制似乎变成了另一种更厉害的束缚,让她几乎要发狂了。

  就在天天几近崩溃的时候,叶姐停止了她的动作,「是按摩结束了吗?」,天天觉得若有所失,可依然不敢有什么反应,然后叶姐将天天的身体翻了过来,让她的姿势由俯卧变成平躺,「呜……这一下……肯定被叶姐发现了……希望她不要介意……」,她闭着眼睛不敢看叶姐。

  突然天天感觉眼睛上被蒙上了什么柔软的织物,「唔!?叶姐,你干什么?」,天天惊讶地发问,「别说话。」,叶姐有些生硬地打断了她的提问,「喔。」,天天觉得叶姐的举动变得有点奇怪,但她相信叶姐,便仍乖乖地闭口不言,任由叶姐把那东西绑在她的脑后。

  「张嘴。」,天天服从地张开嘴巴,叶姐把一个口球塞了进去,把上面的吊带同样固定在了她的脑后。「呜……」,天天嘴巴变得无法合上,她尝试说话,但再也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音节。其实她并非不愿意被蒙眼堵嘴,甚至心里还有点希望被这样对待,但叶姐的行为让她有些不安。

  天天双眼无法看到外界的景象,但她仍能感到叶姐在她身上的动作,她解开了天天双腿上的捆绑,再把两条腿分别和两个床脚捆在一起,让双腿无法合拢。
  天天的双腿大张着,她感到下体完全暴露于空气中,毫无遮掩,就算平时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也不曾摆出过那么羞耻的姿势,这令她的脸变得火烧一样烫,此时叶姐已经停止了在她身上的动作,正在衣柜那边做着什么,而她也隐隐明白了叶姐想干什么,却不敢深入细想。

  叶姐来到床边,天天心情紧张,不敢有丝毫动作,此刻她唯一能感觉到的动静是自己胸腔内剧烈的心跳。

  突然间天天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呜!!!」,下意识的大叫被堵在嘴里,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喉音。她的身体像一张弓一样弹跳了起来!
  同时她反射性地收拢双腿,只是双腿被牢牢固定着,丝毫无法合拢。

  是按摩棒!刚才隐约的想法变成了现实,叶姐是想让她来一次高潮!

  之前的奇怪行为肯定让叶姐发现了,她能巨细无遗地看到自己的整个身体,而且她的手还能感到自己的体温变化,天天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天真到认为叶姐察觉不到她的异常,她懊恼自己不该胡思乱想,只是现在后悔已经太迟,眼下她丝毫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叶姐蹂躏。

  「呜!呜!」,天天挣扎着想要避开按摩棒的侵袭,只是被固定的双脚令她根本无法改变自己的姿势,无望的现状和一浪又一浪的刺激很快就击碎了她本就脆弱的矜持,她的态度由抗拒变成了迎合,奋力的反抗和逃避变成了软弱无力的作势,喉咙里迸发出的闷叫变成了婉转、妩媚的呻吟,同时她的内心渐渐弥散出一股被欺负却无力反抗的委屈,因此那呻吟声中也带着些许哭腔……

  「呜!!!!!!!」,无可避免的高潮如期而至,天天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弓至极限,接着她整个人垮塌下来,重重地撞在床上,而叶姐的按摩棒也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她的身体,留着她自己回味高潮的余韵。

  天天瘫在床上,沉重而疲惫地呼吸着,爱液仍在缓缓地流出,温润着她的花瓣,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只余那股委屈之情仍在心头缭绕。

  跟着她哭了。

  仿佛是心中有什么东西突破了关口,泪水止不住地涌出眼眶,浸湿了眼前的蒙眼布,嘶哑的呜咽声也透过口球,低低地飘扬到了室内。

  她心中并没有悲伤,也没有责怪叶姐,甚至对她有几分感激,她隐约地知道自己需要这样一个发泄的出口,让她可以释放心中压抑已久的负面情感。

  没有呼天抢地,没有竭斯底里,她就这么不轻不重地哭着,仿佛这就是她所需要的全部,而叶姐看到她的样子,也没有出言安慰,她只是静静地解除了天天的蒙眼布和口球,然后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任由天天的泪水打湿她的肩膀。

  良久,天天终于停止哭泣,叶姐轻轻地放开手,看着她泪眼婆娑的脸:「好点了吗?」

  「嗯。」,天天像个在父母面前的小孩子那样点了点头。

  「累了吧?让我来给你解开。」

  「嗯。」,天天顺从地应答,现在她脑中没有半点违抗叶姐的念头,但那不是出于恐惧,而是觉得眼前站着的人好像是最亲的亲人,可以完全地信任和依赖。
  绳子捆得很复杂,解下来花了不少时间,这期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刚才激烈的情绪。

  叶姐把解下来的绳子和之前的浴袍及绳子堆在一起放在角落,天天则活动着被捆了许久的双臂,并没有什么麻木感,只是固定成一个姿势久了,有点僵硬。
  叶姐回过头来问天天:「怎么样?没事了吗?」

  「嗯,没什么事了。」

  「那我先走了,你去浴室洗洗吧,弄得那么脏,干净的浴袍在衣柜里,这些东西不用管,一会会有人来收拾。」

  「好的。」

  「那再见咯。」

  「叶姐!」

  「什么?」

  「谢谢你。」

  「呵呵,不客气。」

  「我下次还可以来找你吗?」

  「可以啊,我叫叶迦,你进来的时候可以在前台点我的名字。」

--------------------------------------------------------------------------------

  天天在浴室里冲着澡,心情宁静而愉悦,拉娜没有骗她,这次的经历完全超越了她的预想,她几乎得到了她想在捆绑游戏中得到的一切,现在还要去木乃伊汗蒸吗?感觉已经没有必要了,甚至连去拘束休息室睡一晚都没有必要,这些,就都留到下次再体验吧。虽然有点累,但她精神状态从没有那么好过,现在再去体验别的项目,只会破坏这种完满的感觉吧。

  洗完澡后,天天擦干身子,从衣柜里找了件浴袍披上,走出按摩区的房间来到前台,在那的员工栏里找到了叶姐的信息:叶迦,高级按摩师、绳艺师、二级心理咨询师。

  「叶姐还是心理咨询师呀。」,天天不禁吐了吐舌头,她心中充满着对叶姐的感激、钦佩,还有些许的依恋,除了父母,她从没有感觉在谁面前可以这样放松而无所顾忌,刚才被她抱在怀里的时候,天天甚至感觉回到了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看到叶姐的信息,她或多或少明白了叶姐身上那种包容和亲和的来源,她不知道要成长为这样一个亲切而成熟女性需要多少时间,但她的确产生了这种向往。

  她回到更衣室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会所,这次经历留给她的感觉会令她回味很久吧,「回去跟拉娜交流交流吧,问问她体验过什么,嘻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