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妖女榨汁】(榨精文)(03-04)作者:XHSQDTN
【妖女榨汁】(榨精文)(03-04)作者:XHSQDTN
字数:2179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三章

   夜色下笼罩着的城市透露出一股淡淡的静谧,由于最近城市里经常有人失踪 加上时不时的发现死装奇怪的尸体,导致现在全城警备,连市长也被换了,每到 晚上就有便衣警察在巡逻,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人失踪,有人被害,甚至有一个刚 上任的警察在一次的巡夜中也失去了身影,这事把局长的脸都气绿了。

   邻近郊区的一座巨大的别墅里。

   「怪物……怪物!!!」一个光着身子少年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往看不见 尽头的走廊深处跑去,身后不断传来媚笑声让他跑的更快了,昏暗的走廊就好像 是古宅一样,墙角覆盖着大量的蛛丝,墙上也挂着许多,就像是一个放大的蜘蛛 洞,一个少年跌跌撞撞的跑着,身后一个妙曼的身影不急不慢一步一步的追着, 丰满的身体上被黑色的纱紧紧的包裹着,她媚笑着一边望着眼前奔跑着幼小的身 体一边想着用什么样的方式将他吃掉,明明只是想想自己的身体就已经开始向自 己渴求了,紧裹在身上的黑丝也开始兴奋的蠕动,给她带来更多的快乐,她望向 小男孩的眼光开始冒绿光,就像是饥饿的猎食者望着猎物一样,「咯咯咯……别 跑了小可爱~ 到姐姐的怀里让姐姐好好疼你~ 」

   「怪……怪物……你到底把我的哥哥藏到哪里了?」小男孩还是不停的奔跑 着,想尽量远离身后的怪物。

   「咯咯咯~ 你在说什么呀~ 你哥哥就在我的床上安静的睡着呢~ 快来姐姐的
 怀里,姐姐带你一起去睡~ 好好的睡~ 」

   「骗人!我……我……我看见你把哥哥弄没了,你骗我,你在骗我!」小男 孩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让身后的声音笑的更大声了,小男孩没看清前面 的路被一根粗大的蛛丝绊倒,他手不小心在墙上摸了一下,黏在墙上的蛛丝被拉 下来盖到跌倒的小男孩身上,他惊恐的挣扎着,「啊啦啊啦~ 可爱的小猎物被蛛 网黏住了~ 怎么办呢?」

   小男孩更加用力的挣扎着,身后妖艳的躯体渐渐的逼近,蛛网却越粘越劳, 白色的蛛丝有着极大的黏性,覆盖在小男孩赤裸的身体上,随着小男孩的挣扎而 收紧,「抓到了~ 可爱的小家伙~ 我说过了吧~ 逃跑是要付出代价的~ 就罚你填
 饱我的肚子吧~ 」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小男孩慢慢停下挣扎,妖女轻笑着,玉手抚摸着自己平坦 光滑的小腹,他转过头去只见一双淡粉色的竖瞳盯着他,眼神里露出的饥饿的光 芒让他后怕,丰满的身体蹲下了,白嫩的双臂将他抱起,轻轻的拥入怀里,小男 孩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味,香味直冲他的大脑,让他一时间无法手足无措,眼前 妖女的脸庞渐渐的靠近,美丽的面容露着微笑,火红的红唇紧紧的吻上了小男孩 的嘴,随着唾液的交替,小男孩渐渐的失去意识,最后只见到自己的身体被轻柔 白色的蛛丝覆盖。

   秦雪蛛见小男孩的眼神暗了下去,抽出一只玉手在下体的阴核上揉搓,不时 下体一阵抖动吐出了沾着淫水的蛛丝,她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将小男孩用蛛丝裹住, 隐约能看见小男孩的五官,他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像是在做噩梦,秦雪蛛轻轻的 笑了笑,抚摸着已经被卷成茧的小男孩,起身抱着他往回走,在一间不大的房间 里,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见一张大床上有一个赤裸着的小男孩,他的身体陷入柔 软的被单中,他的四肢被雪白的蛛丝绑在床上,他的眼神已经迷离的泛起水雾, 身下的幼小的肉棒肿胀成一个狰狞的巨根,从开着的门口可以看见一个越来越大 的身影,她妖艳的身体出现在房间的门口,走进房间将白色的巨茧放在大床的旁 边,轻轻的爬上床,望着另一边呈大字躺在床上的小男孩轻轻的笑了笑,「姐姐 回来了~ 你可爱的弟弟已经被我抓住了~ 我们又可以继续享受快乐了呢~ 是不是
 很开心?咯咯咯~ 」

   「放了我的弟弟……放了我的弟弟……」床上的小男孩迷离的双眼里露出了 一丝清明,他咬着牙说道。

   「啊啦~ 还有意识啊~ 真是不错呢~ 爱护弟弟的哥哥~ 牺牲自己让我这个妖
 女吃~ 掉弟弟乘机逃走~ 多么完美的机会啊~ 可惜呢~ 」秦雪蛛调笑似得鼓了鼓
 掌,然后两只手抓住小男孩的肉棒轻轻的揉搓起来,小男孩眼中的清明开始消失, 他挣扎着说道:「你……你想要什么……我给你……放我弟弟走。」

   「我想要什么?这个啊~ 」秦雪蛛停下手中的动作用手指点着脸颊歪着头思 考了一会,然后又笑着望着他,「我想要你们两个小家伙的精液和阳气呢~ 怎么 办啊~ 你一个人能给出两个人的份吗?给出来的话我可以放过你弟弟哦~ 」
   「我……我……试试……」小男孩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但很快又答应了。
   「哎呀~ 真是个好哥哥呢~ 我都忍不住要落泪了~ 」秦雪蛛虚假的擦了擦眼
 角没有的泪水,脸上依旧是那副笑容,「那么小英雄~ 你要试试吗~ 主动的侵犯 我……兴许能射的更多呢~ 我就放了你弟弟~ 咯咯咯~ 」

   「好……」小男孩思考了一会答应了下来。

   「是吗~ 那么来试试吧~ 」秦雪蛛媚笑着扯断禁锢着他四肢的蛛丝,自己则 是躺了下去,白皙的双腿敞开了呈M字双手也向小男孩张开,身上的黑丝颜色开 始变的深邃,像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衣紧紧的裹在她魅惑的娇躯上,双腿中间则是 慢慢的蠕动着张开了一个小洞,可以看见粉色的嫩肉在蠕动着,一层一层的褶皱 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淫水伴着丝丝热气从蜜穴中流出,「撒~ 来吧~ 来进入天 堂吧~ 可爱的小英雄~ 」

   小男孩看了一眼旁边的茧,又看着正在向自己敞开双腿的秦雪蛛,脑子里闪 过要逃走的想法却又想起被抓回来的弟弟只能作罢,慢慢的爬到秦雪蛛的前面犹 豫了起来,「怎么了?小英雄~ 再不上的话姐姐就要主动来侵犯你了哟~ 到时候 精液不够的话姐姐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把你弟弟也吃~ 掉呢~ 」

   「你……真能放过我的弟弟吗?」眼前的哥哥低下头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心理 准备。

   「可以哟~ 只要你的精液够多够香的话我可以把你的弟弟放走哦~ 」饥饿的 感觉催促着秦雪蛛,她迫不及待的回应着,下体的饥饿感不停的催促着她捕食着 眼前香喷喷的食物。

   小男孩咽了咽口水,望着秦雪蛛身下在缓缓蠕动着的肉穴,身体往前伸,将 龟头放到穴口,温热的淫水沾到了龟头上,秦雪蛛的下体蠕动的更快了,隐约能 听见粘稠的声音,小男孩更是感到了一股吸力在把自己的龟头往里吸,「快啊~快进来~ 进到里面去~ 进到天堂里来~ 」

   秦雪蛛的声音就像女妖的歌声般魅惑心神,小男孩失神的将自己的身体往前 一顶,堕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当肉棒被嫩肉紧紧的缠住的时候他才姗姗清醒过 来,莫名的恐惧占据了他的心神,他的潜意识在警告着他不要在深入了,他想把 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拔出了,肉棒被紧紧裹住,一层一层的褶皱像一道一道的枷 锁般牢牢的锁住他的肉棒,没往外拔出一点都要忍受巨大的快感和强劲的吸力, 他努力的拔着就在这时,「啊啦啊啦~ 可爱的小英雄想说话不算数吗~ 你想你的 弟弟来替你承受着种感觉吗~ 如果想的话拔出来也行哦~ 」

   「弟弟……」小男孩短暂的失了神,下一刻他的肉棒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又吸 了回去,「哼哼~ 努力的动起来吧,只有动起来你才能射的更多,才能救你的弟 弟~ 」

   秦雪蛛轻柔的话语飘进小男孩的耳朵里,同时柔弱无骨的双手伸到他的背后 勾住他的脖子,将他向她拉过去,浑圆丰满的美腿也在不知不觉见划到他的两边, 两只修长的小腿轻轻的搭在小男孩跪在床上的双腿间,黑丝双腿有意无意的摩擦 着他的身体,小男孩兴奋了起来,他用手撑着床,开始挺动他的小腰,缓慢的抽 插起来,秦雪蛛的阴部也配合着放松吸力,让他抽插,她微闭着眼享受着燥热的 肉棒在自己身体里抽插的感觉,她很喜欢这种感觉,纤细的小腰也跟着小男孩的 挺动而动起来,白皙的丰臀一下一下的拍在小男孩的大腿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小男孩的意识被快感占去,他的肉棒在不停的被夹吸着,他抽插着眼前性感的妖 女,随着快感而加快抽插,秦雪蛛也配合着浪叫起来,很快小男孩的高潮要来了, 抖动的肉棒给了秦雪蛛阴部信号,「啊啊~ 要来了吗?你的初精~ 我收下了~ 」

   秦雪蛛阴道里的嫩肉开始层层的卷住肉棒,子宫口将肉棒纳入,分泌的淫水 把小男孩烫的舒爽无比,突然小男孩的下体停止抖动,秦雪蛛轻轻一拉小男孩的 身体就到了下去,脸栽在她的一对豪乳中,黑丝长腿也将小男孩紧紧的夹住,随 着一股浓稠白浆的射出,小男孩的意识恢复了清明,他只感觉自己的力气随着精 液一起射进了秦雪蛛的体内,他挣扎着要起来要拔出来却被秦雪蛛的双手紧紧的 搂着,被她的双腿锁着,他只能任由精液一波一波的被榨取,「不错的味道呢~虽然不是很完美,但已经是高级品了~ 」

   秦雪蛛舔着嘴唇慢慢的松开了小男孩,小男孩重新跪起来,「可以了吗?」
   「什么可以了?~ 」

   「放过我的弟弟。」

   「咯咯咯~ 这个啊~ 刚刚不只是个开始吗?」

   「你骗人?!」

   「啊啦~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我只说要精液和阳气还没说要多少呢~ 」
   「你……」

   「你难道想毁约吗?想想你的弟弟哦~ 」

   「……」

   「霍啦~ 继续吧~ 真正的快乐你还没尝到呢~ 」

   秦雪蛛也立了起来,双手环抱着他,把他往自己的怀里拉,然后往后一趟, 小男孩就这么躺着她的怀里被她抱着,她的两只腿夹住他的双腿,不停的摩擦, 她的手也在他的背后抚摸着,被秦雪蛛抚摸过的地方有种淡淡的酥麻,小男孩的 下体渐渐的又有反应了,秦雪蛛轻笑着调整一下位置,抬起头的肉棒慢慢的没入 了她的阴部,然后被吸了进去,她夹住他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像是抱着一个抱 枕,小男孩任由她扭动,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黑丝的丝袜接到了秦雪蛛的示意 开始往小男孩的身上爬,很快就覆盖住他的身体,小男孩全然不知的享受着秦雪 蛛给他带来的快感,眼看就要再次射精了,秦雪蛛俯下身子,张开小嘴,两颗尖 利的虎牙漏了出来,她轻轻的吻在了小男孩的脖子上,小男孩剧烈的颤抖了几下, 即将清明的眼神回复了迷茫,精液再次涌入了秦雪蛛的子宫,不过这次她没有放 开,而是继续动了起来,小男孩的肉棒也没有一丝软下去的意思,黑丝将两人都 包裹在里面,只露秦雪蛛的翘首,就这样交合着,昏暗的房间里回响着嫩肉蠕动 着咀嚼肉棒的声音和淫水飞溅的声音。

   两个小时后……

  巨大的茧裂了开了,里面出现的是一具干瘦的身体,就像一具干尸一般,浑 身上下的皮肤都是土黄的颜色,只能从消瘦的小脸上依稀分辨出这具还没死尸体 就是刚刚还是健康的小男孩,他无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胸口微微的起伏着,下 体的肉棒还插在秦雪蛛的销魂处,抖动两下又射了一下,秦雪蛛轻笑着用下体接 收味道已经淡化的精液,双腿双手松开他,轻轻的一推,同时下体的小嘴也松开 了肉棒,小男孩就这么往后一倒,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剧烈的喘息着,许久张开了 枯瘦的小嘴:「这下……这下……你能放过我的弟弟了吧?」

   「嗯~ 哼~ 小腹被精液充涨的感觉~ 真是美好呢~ 」秦雪蛛慵懒的靠在一个
 松软的枕头上,吮着手指头,欣赏着轻轻的翘起黑丝美腿,望着黑丝重新回到自 己的身体上,形成黑色的紧身衣,她低下头用毫无感情的眼神望着床上已经变得 消瘦无比的小男孩,「你的弟弟啊~ 我会守约的~ 放心吧~ 」

   「那就好……」小男孩轻轻的呢喃着,头放松下来,躺着大床上等待着最后 的来临。

   「不过……哼哼~ 哈哈~ 你还是太天真了呢~ 可爱的哥哥~ 」秦雪蛛魅惑着
 的笑着,她起身爬到白茧旁边,将奶水挤到蛛丝上,蛛丝变得柔软起来,不再紧 紧的缠着弟弟的身上,秦雪蛛把弟弟从蛛丝里抱出来,将巨乳顶开他的小嘴强制 的灌下乳液,「你……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哦~ 我的乳汁是清醒剂,喝了能让他醒过来哦~ 」

   「我才不相信你……」刚刚在那具妖艳的身体上饱受摧残的哥哥怎能不知道 那具看似娇柔的躯体有多么恐怖。

   「不信算了~ 」秦雪蛛用可爱的口音继续说着:「只不过想和你的弟弟再做 个交易~ 如果做成的话你就可以和你的弟弟在一起了~ 我是多么的好心啊~ 」
   秦雪蛛看了看已经有苏醒迹象的弟弟轻轻的把他的躶体靠在床头,而自己则 是又爬到哥哥的旁边将干瘦的身体他抱起,用另一个乳房给他喂奶,喂了一会哥 哥的消瘦的小脸开始慢慢的回复,干瘦的皮肤也开始恢复弹性,秦雪蛛看着已经 慢慢有人形的哥哥放下自己的乳房,自己盘腿坐下,把哥哥放在中间,手从后面 环抱着他,乳房也顶在哥哥的后脑勺上,双脚则是放到他的肉棒旁边,不老实的 脚掌的夹住肉棒开始摩擦,身上的黑丝又开始蠕动再次将两人裹成一个漆黑的茧, 这次哥哥的头露在了外面,「你给我喝了什么?妖女!」

   「妖女~ 咯咯咯~ 又是这个熟悉的称呼呢~ 我给你喂了点我的乳汁,它们还
 有营养液的效果哦~ 还会让你的身体再次热起来~ 」秦雪蛛轻笑着一只手搂着他 的脖子等待着弟弟的醒来。

   不一会弟弟的眼皮动了两下,缓缓的睁开,入眼的是一个黑色的大茧,刚刚 的妖女和哥哥都在里面,他看见了哥哥眼里的激动,赶忙大叫到:「哥哥你没事 吧?」

   哥哥刚想开口却发现自己无法说出任何话来,喉咙想被封起来了一样他惊恐 的回头,却被秦雪蛛的手牢牢的把住,「你哥哥没事哦~ 只是刚刚有点累说不了 话现在正在休息呢~ 」

   「坏姐姐你对我哥哥做了什么?放开我的哥哥!」弟弟激动的喊道。

   「咯咯咯~ 真是有精神的小家伙呢~ 」秦雪蛛用香舌轻轻的舔了一下嘴唇继 续说道:「我没对你哥哥做什么哟~ 都是他自愿的~ 他自愿把他的东西给姐姐的~ 而他啊~ 他现在很累呢~ 」

   「那……那能不能放我们走,我们的妈妈肯定在找我们了……」

   「可以哦~ 」

   「太好了~ 哥哥我们走吧。」弟弟还没注意到哥哥眼中的凄凉。

   「不行哦~ 你哥哥走不了了呢~ 」秦雪蛛轻笑着摇头说出了残酷的现实。
   「为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吗坏姐姐!」

   「没有哦~ 姐姐没有强制他哦~ 是他自愿的不走的哦~ 他自愿接受痛苦~ 为
 了让弟弟你不受苦~ 」秦雪蛛怜悯的伸出一只套着黑丝的手轻轻抚摸着哥哥枯黄 的短发和小脸,粉瞳里只有赤裸裸的食欲,在黑丝茧里她的小脚已经开始加速摩 擦哥哥的肉棒。

   「哥哥他很痛吗?」弟弟的声音轻了下来。

   「是哦~ 很痛~ 很痛痛的~ 他都忍不住叫出来了呢~ 」双脚轻轻的一夹,哥
 哥露出了忍耐的神色。

   「对不起,哥哥是我让你受苦了,要不是我要来这房子里玩。」弟弟的眼角 开始泛起泪水。

   「不过呢~ 你可以代替你的哥哥承受一部分的痛苦哦~ 」秦雪蛛循循善诱的 说道。

   「可以吗?」

   「可以哟~ 只要你把你的精液~ 交给我就行了~ 」哥哥的眼里出现了惊慌,
 他看着弟弟刚想摇头,下体的攻势开始变的猛烈起来,奇异的快感将他的脑内染 成一片粉色。

   「看啊你哥哥已经痛的开始挣扎了呢~ 」她指了指在自己怀里开始挣扎神色 迷茫的哥哥。

   「那……放过我的哥哥,我愿意代替哥哥承受一份痛苦。」弟弟低下头做出 了决定,他没看见哥哥绝望的眼神,哥哥的下体同时在秦雪蛛的双脚上射出了精 液。

   「很好呢~ 哈哈哈哈~ 」秦雪蛛脸上露出了迷醉的表情,她大声的笑着,黑 丝茧破开,哥哥从里面滚了出来,弟弟赶忙爬了上去,把他扶了起来,「哥哥!! 哥哥!!!」

   「被……被骗了……快跑!快跑……」哥哥睁大眼睛拼命的吼了出来,用已 经无力的双手把弟弟狠狠的推下床。

   弟弟跌在地上望着床上的哥哥,哥哥的身体变的枯黄,婴儿肥的身体被干瘦 的皮肤取代,「快跑啊!快跑赵林!」

   「哥哥!」弟弟绝望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哥哥,又看见,正不紧不慢对着他露 出笑容的秦雪蛛,她还用纤手对弟弟挥了挥手,看着她微闭的粉色瞳孔弟弟感到 了一阵恐惧,他再次跑了出去,秦雪蛛则是笑着望着消失在门口的弟弟红唇吐出 了淡淡的话语:「叫赵林啊~ 真是不听话的小孩呢~ 是吧~ 小英雄~ 」
   她慵懒的望着躺着床上喘息的哥哥,刚刚的一推好像用了他很大的力气一样, 「你……你……你是抓不到他的,妖女!」

   「咯咯咯~ 好肯定的语气啊~ 话不要说的太慢哟~ 小家伙~ 」秦雪蛛轻笑着
 纤手双双合十望着房间另一边的一个小门,「看了这么久了,出来吧。」

   哥哥艰难的转过头只见小门渐渐的打开,从里面出来两个幼小的女孩,她们 低着头,双腿呈一种奇异的姿势向内扭曲着,幼小的身躯,牛奶白般的肌肤,纤 细却又刚好的双手,饱满的小腿下面是一对可爱的小脚,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小 短袜,粉色的脚趾透过白色短袜显得可爱无比,黑色的长发垂着遮住脸,黑色的 短发盖住脸,看不清下面是什么,光滑的双腿间是一对白嫩的小馒头,正滴着透 明的粘液,馒头里面正传出阵阵的蠕动声,让哥哥一阵毛骨悚然,「哼~ 看了这 么久已经饿了吧~ 女儿们~ 」

   「妈妈……妈妈……我们饿~ 我们想吃东西~ 」空灵清脆的声音从阴影下传 来,随着两个小萝莉渐渐的把头抬起来,露出了可爱的面容,白皙的小脸布满了 粉霞,大又水灵的眼睛闪着饥饿的光芒,小巧的粉唇正留着口水,丁香小舌在看 见躺着床上的哥哥的时候已经舔上了粉唇,「妈妈妈妈~ 我们可以吃掉他吗?我 们好饿啊~ 」

   「可以哟~ 女儿们,这个就是我给你们留的~ 嗯~ 还有差不多一半的精液和
 阳气,一定要代替妈妈带他上天堂哟~ 妈妈我去吃另外一只小猎物了~ 」秦雪蛛 轻轻的笑了笑,爬下床伸了一个懒腰,柔美的曲线看的两个萝莉的眼里放光,秦 雪蛛穿上黑红色的高跟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出了房门,转身对趴在床上的哥哥抛了 一个媚眼就轻笑的离开了,「等等!妖女我不会让我的弟弟……」

   哥哥费力的撑着床想要起来,但两个靓丽的身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爬到了床 上在他的一前一后望着他,哥哥发现了这两个小妖精,「你们……唔……」
   想说的话被一个可爱的小嘴唇堵在了嘴里,长发的萝莉双手抱住哥哥的头忘 情的亲吻着,小男孩只感觉一阵香甜的发腻的味道从嘴里传来,甜的他大脑一片 空白,短发的萝莉也从后面轻轻的拥住他,光滑白嫩的小手慢慢的划到他的下体, 轻轻的抚摸起来,受到刺激的小男孩挣扎了几下就再次被甜腻的感觉夺去了意识, 在萝莉的一双巧手的抚摸下小男孩的肉棒再次挺了起来,长发的萝莉看了双眼无 神的小男孩也松开了嘴,一根淡粉色淫丝在她的嘴角粘着,她与小男孩身后的短 发萝莉交换了一个眼神,短发的萝莉抱着小男孩慢慢的往后躺下,把已经顶起来 的肉根暴露在外面,长发萝莉付下身子轻轻的吻了一下龟头就扒开自己幼小的淫 穴对着肉棒坐了下去……

  ……

  又是熟悉的地方,弟弟往前跑着,脑子里全部回想着哥哥最后绝望的面容, 和那个大姐姐的恐怖笑容,他找个拐角跑进去蹲了下来,渐渐的哭了起来,哭了 一会突然听见远处传来的声音,「美味的小猎物~ 你到底藏在哪里呢~ 快让姐姐 找到吧~ 让姐姐好好地抱抱你~ 好好的尝尝你的味道~ 和姐姐一起进入快乐的天
 堂吧~ 」

   弟弟惊恐的捂住了嘴巴,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他再次迈起步子借助昏暗的灯 光向走廊深处跑去,秦雪蛛望着跑远的幼小身影轻笑着踏着猫步一步一步的跟着 弟弟散发出来的阳精的味道走去,一边走一边轻抚自己白皙柔嫩的小腹,子宫似 乎接收到信号,开始加速消化着残留的精液,「跑吧~ 跑吧~ 你已经在蜘蛛洞里 了~ 可爱的小猎物~ 」

   秦雪蛛似乎已经看见了那个弟弟努力忍耐却又即将高潮的小脸,那香甜的精 液划过阴道注入子宫时的快感,在自己身下被欺负的哭出来的样子,「~ 啊真是 的~ 越想越饿了呢~ 那么小弟弟~ 你要怎么填饱我的肚子呢~ 」

   秦雪蛛笑着的声音和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让弟弟更为惊恐, 他按着记忆里的路线往记忆里的终点跑着,突然想起了刚刚被抓时的情况,他开 始留意脚下的蛛丝,这个小心让他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随着渐渐的深入,墙壁 和地上的蛛丝越来越多了,简直就像是一个以前和哥哥一起掏的蜘蛛洞,不过这 次仓皇而逃的不是蜘蛛而是自己,随着蛛丝的增加他的速度开始放慢起来,反而 身后的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响,让弟弟心急的加快速度几次都差点跌倒,脚下蛛 丝的黏性让他越走越累,突然入眼的是一个交叉路口,弟弟开始迷茫,他忘了该 走哪条路,「乖宝贝~ 跑累了吧~ 来姐姐的怀里休息一会吧~ 姐姐的怀里会让舒
 服的你忘记一切~ 」

   又是那轻笑声和诡异的话语,弟弟开始冷静下来,他仔细的想了想,望了望 眼前的两个岔路,从一个岔路的尽头能看见些许光明,他下定了决心,他朝身后 吼了一声,向另外一条没有光亮的路走了几步,在蛛丝上留下一些印记,然后踏 着印记原路返回,再超另一条有亮光的走廊跑去,身后的高跟鞋声突然消失了, 这让他更为不安,他加快了脚步,走到了一半轻轻的靠在墙上借助大量的蛛丝看 着刚刚的交叉路口,俏丽的身影不知不觉间出现在哪里,「小宝贝快出来~ 姐姐 看到你了哟~ 」

   秦雪蛛看着脚下蹩脚的痕迹,闻着空气中残留着自己的奶香味,意味深长的 向小男孩藏身的洞看了一眼,然后一步一步的向另外一个走廊里走去,「小宝贝~ 姐姐来抓你了哦~ 」

   小男孩看着秦雪蛛的身影消失在另一个走廊口松了一口气,突然又想到了自 己的哥哥,一阵难过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忍住要落泪的感觉,向走廊深处的亮光 跑去,一路上的蛛丝越来越少,身处的地方却越来越暗,只有前面的光芒越来越 大,他加速的往前冲,脑子里只有逃出去的念头,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望着已 经到身前刺眼的光亮他闭上了眼睛纵身一跃,「上当了呢~ 小可爱~ 」
   秦雪蛛轻笑着将自己拎在手上的黑红色高跟鞋穿转出了走廊向着光亮的走廊 走去,故意用力踏在地上,向远处传去清脆的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啊!嗯!」小男孩此时身处一张大网的中正央,手腕大的蛛 丝粘到了这间巨大房间的四角,一张巨大的网下同样有一张看着十分软和的床, 只不过床上的不是被子而是一床的蛛丝,洁白的蛛丝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闪闪发 亮,发光的源头是一个巨大的吊灯,吊灯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射在这个满是蛛 丝的房间里,在墙上照出密密麻麻的影子,身后的轻笑声随着高跟鞋的声音越传 越近,小男孩用尽浑身解数使劲的挣脱着却都付之东流,反而缠在自己身上的蛛 丝越来越多,他绝望的望着走廊口渐渐放大的妖媚的身影,开始放声的大哭,身 影发出了一阵嘲笑似得笑声,「小宝贝~ 这回你还怎么跑~ 」

   秦雪蛛的身体出现在了房间口,修长双腿上的黑丝开始往她的身上蔓延,她 踢踏掉脚上的高跟,小脚踩在蛛丝上,一点都没被巨大的黏性沾到,她一步一步 的向蛛网中间的小男孩走去,小男孩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莫~ 弟弟跑的真快啊, 都不等等姐姐,害得姐姐现在都饿了,弟弟你说你是不是要补偿姐姐啊~ 」
   秦雪蛛笑着靠近小男孩,一步用双手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抚摸着一边用撒娇 似的口气说道:「决定了~ 就拿弟弟的身体好好的喂饱姐姐吧~ 姐姐会温柔的把 你一口一口的吃掉~ 每一口都会仔细的品味的~ 哼哼~ 」

   秦雪蛛一边轻哼着一边开始用奶水浇在蛛丝上,看着慢慢溶解的蛛丝和掉到 蛛网下的丝床上的小男孩,媚笑的跳了下去,双手一把抱小男孩抱住,用火热的 红唇迎接脖子小男孩,任由着小男孩在自己的怀里踢踏,将媚液蛛毒注入小男孩 体内,然后放开小男孩,舔了一下嘴唇,望着渐渐失去动静的小男孩,轻笑了一 声,把他放到蛛丝织成的被子里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左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右手摸上他肿胀的肉根,对准饥饿的蜜穴坐了下去……
  两个小时后伴随着一声酥骨的娇吟,秦雪蛛闭着眼享受着小男孩香醇的初精, 再次睁开眼睛,蛛丝被下只留下一具柔美的娇躯,她再次回味下美味的精液然后 慵懒的起身,「啊~ 真是吃不腻的味道呢~ 看看莉莉和莉可怎么样了~ 」
   魅惑的身影渐渐的走远,满是蛛丝的房间又归于平静,等待着下一个上钩的 可怜的家伙。

   秦雪蛛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只见到两姐妹就像是两块海绵一样夹着中间骨瘦 如柴的小男孩剧烈的颤动着,小男孩看见了门口出现的娇躯,浑浊的眼睛努力的 抬起来看着秦雪蛛,秦雪蛛望着那眼神轻笑着道:「别担心,你的弟弟先你一步 去了~ 」

   哥哥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留下了泪水,骑在哥哥身上的短发萝莉身体不住的 颤抖着,随着哥哥的射精,她俯下身子狠狠的吻上他的嘴唇,将他残余的最后一 点阳气吸走,下体的小嘴也狠狠的咬住肉根猛烈的吸着,小男孩颤抖了两下将最 后的精液交给了短发小萝莉,幼小的子宫被火热的阳精烫了一下,萝莉皱着柳眉 娇吟了一下,蔓延到小腿的白色短袜随着萝莉的娇吟往上蠕动了一下然后没了动 静,长发萝莉见小男孩失去了生气,也松开了手,两人整理了一下下床低着头走 到了秦雪蛛旁边,「妈妈~ 」

   「乖~ 感觉怎么样~ 」秦雪蛛轻笑着摸着她们的头。

   「恩~ 很好吃,妈妈说的果然没错呢~ 」长发萝莉也轻笑了起来。
   「那就好,来跟着妈妈去找下一个食物怎么样~ 」

   「好~ 」

   三具妖艳的身躯消失在了别墅里,这座别墅在一个月前还是一个地产大亨和 他儿子的家,秦雪蛛看上了这房子,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和大亨结了婚吸干了 他,然后又吸干了那个小孩,警方一直怀疑是她,但在房子里搜了无数遍愣是没 找到一点结果只能作罢。

                 第四章

   某市郊外的巨大别墅里。

   「啊……」「呃……」伴随着一声高亢娇喘和一声低沉的呻吟,又一条鲜活 的生命在妖女的身下逝去,秦雪蛛慢慢的从进食后高潮的快感回过神来,微微的 睁开粉色的双瞳,水亮亮大眼睛里不经意流露出的媚意可以让任何男人沉醉其中, 光滑白皙的皮肤和看着柔弱无比的身体慵懒的躺着一张暗红色的大床上,一双浑 圆完美的双腿交叉的叠着,腿上套着深黑色的丝袜显的妩媚诱惑,两腿间散发着 阵阵幽香的神秘花园美的让人疯狂,秦雪蛛望着天花板静静的发呆,回想着来到 这座城市里这三个月发生的事,「同伴们渐渐多了起来了呢。」

   柔弱温和的声音从她火热的小嘴里吐出,「嗯~ 僧多粥少了~ 警察们开始越 来越严了~ 」

   第二个月的时候第一名感染者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当警察找到她的时候她 身下的男人已经断气了,干瘦的尸体让警察们第一时间把她逮捕了,估计现在还 在被研究人员做实验吧,后来警察所长抓住了这个机会,进行了一次大扫除,整 座城市里将近四分之三的感染者们被抓了,被抓的人都是感染初期,连处理尸体 的能力都没有的阶段,也是这些家伙的大肆猎食导致警方的警觉,解决一些也好, 更让警方奇怪的是这些感染者们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女性,而且容貌都十分的动人, 两个年轻的狱卒因为禁不住诱惑而丧命,第二天连尸体都没看见,只能从监控里 看见两个年轻的小伙渐渐的失去人形消失在感染者们的身下,至此警方开始严加 看管,整个城市进入中等的警戒状态,他们开始研究感染者的弱点后制造出了一 些针对感染者的专门用的武器弹药。

   感染者们开始大幅减少,但对于一些精一点的感染者们来说,该吃的还是吃, 该消失的人还是消失,只不过勒紧腰带吃的少点,从一个星期吃一顿变成两个星 期吃一顿而已,对于像秦雪蛛这样的资深者来说精液的质量远比精液的数量要重 要,警方在一个月内像疯狗一样的抓却只抓到两个刚感染还不懂得控制食欲的家 伙后,双方开始达成一个微妙的平衡,感染者开始找流动人口下手,警方封锁消 息,只要本城的人不出大事就行,但两方人只要遇到了还是会毫不留情的出死手, 虽然大多数都是巡逻的警察消失,但是也有一些厉害的人物。

   突然走廊想起了一些骚动,秦雪蛛毫不在意,多半又是莉莉和莉可在戏耍猎 物,她们自从熟练运用自己的身体来诱惑猎物后似乎都喜欢和秦雪蛛一样戏耍猎 物,「莉莉莉可~ 」

   「妈妈什么事?」出现在门口的是长发萝莉,娇小的身躯上套着可爱的妆扮, 那是猎食者的伪装,当猎物上钩的时候她们会毫不犹豫的撕下伪装凶狠的咬住猎 物。此时的长发萝莉叫莉可,是妹妹,美丽的小脸上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让人 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的抚慰一番,她用玉葱般手指将嘴角残留的精液抹下放进嘴 里细细的品尝,纤细白嫩的双腿套着将将过膝的白丝袜,可爱的小脚透过白丝露 出点点粉色,「觅食的时候可要小心哦~ 最近条子抓的很严~ 被抓住的话妈妈可 不会救你们出来的哟~ 」

   「知道了~ 妈妈~ 我先去吃了~ 不然姐姐又要偷吃了~ 」莉可露出甜甜的笑
 容后消失在门口,秦雪蛛轻笑着闭上了眼睛慵懒的躺着休息,事情变的复杂了, 虽然警察一只在抓感染者但是感染者们仿佛没有减少一样,其他的城市也陆陆续 续的出现了感染者。

   ……

  城东的一条弯曲的小巷里,一对男女相拥在一起,仿佛正在激烈的热吻着, 女方的手开始在男方的身上乱摸起来,这时女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她轻轻的 转过头来,蓝宝石般的眼里仿佛闪烁着天真的光芒,但嘴角的那一抹笑容和露在 外面的尖牙却暴露她的本性,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披在肩头,一袭纯白色的短裙, 短裙下的是比例完美的双腿,腿上的白色长袜没入了裙根,她疑惑的歪了歪头, 一滴鲜红色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滴落,滴在白色的上衣上,「出来吧,你想抢我的 猎物吗?」

   「请您放心,我并不是来抢您的猎物的,我是来代替我的主人来向您问好的, 资深者列文丽娜。」黑影中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童音。

   「啊啦,我不记得我在这座城市里有认识的人,我才来两个月,你们找我有 何贵干?」名叫丽娜的少女放开了环抱着男子的双手,男子被放开后想木偶一样 的站在那里,脖子上的两个微笑的血洞正在往外冒着血。

   「一个会议,到场的全是想您们一样的资深者,共同商讨感染者的未来。」
   「哦~ 有意思,时间地点?」

   「北街酒吧『猎食者天堂』时间是两天后的夜晚,到时候恭候您和您的亲属 的大驾光临。」

   「情报工作做的不错吗~ 知道了,我会叫上我的姐姐的。」

   「那么我就告退了。」随着一阵轻风拂过,阴影里再没有声音传来。丽娜血 色的眼眸转了转,便将约定抛在脑后转头对男子用纯净的表情微笑道:「那我们 回家吧~ 亲爱的~ 姐姐还在等着我们呢,估计她已经饿的不行了呢~ 」
   说着便超巷子的深处走去,身后的男子也像机械一样跟着。

   「哦~ 会议?」秦雪蛛靠在暗红色的座椅上,翘着二郎腿,思考着刚刚来这 里的人留下的约定。

   「妈妈妈妈~ 我们去吗?」两姐妹蹦蹦跳跳的问着秦雪蛛。

   「当然去,不去的话说不定明天我们就被抓起来做实验了呢~ 光想想就很可 怕呢~ 」秦雪蛛露出了一副怕怕的表情轻笑道。

   与此同时城里的全部资深者都答应了这个约定,大家都期待着这次的会议。
   两天以后,随着太阳渐渐的沉如地平线夜行者们睁开了双眼开始打量着街上 走着的行人,选择着下一个倒霉的猎物。

   北街……破旧的街道,缺修的路灯就是,老幼的人群,这就是北街留给秦雪 蛛的映像,小巷间似乎隐藏着无数的人,渴望的视线盯着路上的行人,「这里的 同伴真不少呢,我都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那股淫荡的气息。」

   「诶~ 妈妈我怎么没闻到呢~ 」

   「你还不够,还不够漂亮,等你到一定的境界的时候你也能闻到哦~ 」秦雪 蛛轻笑着摸着莉莉的头。

   两姐妹在秦雪蛛的旁边蹦蹦跳跳的走着,秦雪蛛一袭标准的ol装显得十分 惹眼,挺拔的身材,如秋水般的眼神,过往的男人都忍不住要回头看看,走到一 条小巷附近,秦雪蛛顿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绕了一个弯拐进小巷,嘴里轻轻 的说道:「那个是我的猎物哦~ 不要动手~ 」

   阴影中浮现出一个俏丽的少女,鞠了一躬就再次消失了,秦雪蛛笑了笑继续 往前走。

   「她脖子上带的项链一定是真的!」丁可对着旁边比他还大的小孩说道。
   「怎么可能,那么大的钻石,一定是假的,还有那个想蜘蛛一样的黄金,这 么有钱的人来北街干嘛,丁可别想了。」小孩不屑的哼了哼。

   「相信我,我在老痞子的店里见过,我感觉那颗钻石一定是真的。」

   「少吹牛,靠感觉分辨钻石的真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信?」

   「即使信又怎么样?那个巷子你敢进去?忘了老痞子进去了就再也没出来了 吗?」

   「……」丁可不说话,他从墙角站了起来,向着秦雪蛛消失的方向走去。
   「喂!你疯了吗?想钱想疯了?」小孩赶忙一把拉住他。

   丁可突然抖了一下,对啊,自己为什么要去偷那颗钻石?冒出的这个想法自 己的都感觉有点恐惧,刚刚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听使唤一样,脑海里只有那颗钻石。
   「丁可!没听吗?」

   「啊!没什么,突然肚子不舒服,我先回去了。」说着头也不回的往另一个 方向走去,一路上脑海里的那颗钻石越发的奇异,蜘蛛的尾部的那颗巨大的钻石, 钻石,钻石……

  「钻石……」丁可站在原地轻轻的呢喃道,他突然抬脚向旁边的小巷里走去。
   小孩望着远去的丁可不放心的跺了跺脚就小跑着跟了上去,他看见丁可停了 下来,又往旁边的小巷子里走,他想了想就跟了上去,在小巷子里绕来绕去,丁 可的身影消失在一个拐弯口,他加速的跑了上去,拐过弯视野一下开阔了许多, 一条像街道一样的路,正对着小巷的是一所酒吧,牌照是用彩色装饰的猎食者天 堂还有两个半裸的女性画像的趴在上面,丁可就站在酒吧门口,「猎杀者天堂… …猎食者天堂!!」小孩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抬脚便想冲出去嘴里还大 喊:「丁!……」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痛,慢慢的转过头只看见了一个针筒扎在他的脖子 上,意识渐渐的开始模糊,他听见了一声滴口水的声音,他抬起头只见一个穿着 一身暴露的护士服的美丽的少女正用漂亮的脸蛋望着他,明亮的大眼睛里露出贪 婪的神色,她对他微笑了一下,小孩只感觉自己的眼皮好像有千斤一样,「你… …」

   他最后的感觉是自己倒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里,然后被紧紧的抱住。

   望着怀里沉睡的小孩,女护士用粉色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然后抱住他转 头往小巷子的深处走去。

   丁可似乎感到有人在叫他,他回头什么都没看见,「钻石……钻石……钻石」 他呢喃着推开了酒吧的大门,一股夹杂着浓重香气的热流扑面而来,他闻着甘甜 的香气向酒吧里,一路上的眼光都要把他活活吃了,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不顾 着路两遍穿着各种暴露衣物的各年龄的女性抛来的媚眼和空气中变得更加甘甜浓 厚的香气,这时一名浑身上下就穿着三点装和一条过膝黑丝的成熟女性站了起来, 跨着妖淫的步伐朝着他走来,她伸出了双手,「小宝贝~ 你是我的了……」
   「这个食物是城东的秦雪蛛要的,你不能下手。」另一名穿着兔女郎妆扮的 少女站在了她和丁可的中间。

   「对不起对不起……」淫荡的女性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边道歉边往后撤着,兔 女郎见状便又跟在丁可的身后,跟着他一路走上台阶,走向二楼,走向淫荡的深 渊,此时的丁可脑海里只有那颗钻石和蜘蛛状的黄金,「钻石……钻石……钻石……」

   他不停的呢喃着,走在一条红色的地毯上,暗红色的墙纸和黯淡的灯光看的 格外的诡异,身后的兔女郎默默的跟着。

   秦雪蛛躺在床上轻抚着胸口的项链,黄金做的蜘蛛眼睛处镶着八颗绿色的石 头正闪烁着妖异的光芒,蛛腹处则是一颗巨大的钻石,「听说这颗钻石能有魅惑 的功效,而且越是聪明伶俐的家伙越容易中呢~ 啊~ 真是美啊~ 」

   「唉~ 是吗~ 有这么厉害吗?」莉莉歪着头看着躺着床上的母亲胸前的钻石 疑惑道。

   「咯咯~ 你一会就知道了~ 」

   「咚咚……秦女士您的食物来了。」

   「啊啦~ 看啊来了~ 进来吧~ 」秦雪蛛轻笑着示意离门近的莉可去开门。
   在们打开的一瞬间,丁可就看见了躺着床上的秦雪蛛胸口的项链,一瞬间脑 子里关于钻石的想法全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是惊恐的感觉,刚刚的记忆一下子 涌了上来,自己进的酒吧,那个诡异的场面和这股甘甜的香味都让他分外的不适, 「进去吧,你到了。」

   清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猛地侧身狠狠的撞在身后的兔女郎身上,得赶快 跑不然小命不保他想到,然而,自己的肩膀被一双纤细的小手轻轻的接住,像是 撞在了铁板上一样,丁可不放弃的继续用力狠狠的撞在,然而兔女郎纹丝不动的 接住了他,「从进酒吧的那一刻你便已经是我们的盘中餐了,到现在还想跑吗?」
   带着讥讽的话语传进丁可的耳里,他对着兔女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对于兔 女郎来说力道小的像按摩,她使坏似的低下头在丁可的耳边吹了口香气,丁可的 力气就像被泄走了一样,「别挣扎了,放弃吧,好好的享受最后的快乐~ 如果她 们不想吃你的话你可以来找姐姐哦~ 只要你配合姐姐也会很乐意的送你去天堂的 哟~ 」

   兔女郎对着丁可抛了个媚眼,在他绝望的眼神中将他推入房间对着秦雪蛛鞠 了一躬便关上了门,他愣在了原地,看着紧闭的房门,他冲上前去狠狠的捶打着 门,「开门……开门!!!唔……」

   「呐~ 安静点吧,小哥哥~ 」他的嘴被一只小手捂住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 巨大的力道将他往后拉,他被莉莉拉进了怀里,莉莉抱着他往床边走,他挣扎了 两下发现自己的力气好像还没有身后的小女孩大便放弃了,突然他被松开了,他 立马转身往后跳了一下,保持警戒的姿态,入眼的是一具半裸的成熟的女人的身 体,他的眼神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直勾勾的盯上了女人胸前的项链,一 瞬间他的大脑被那条项链占去,「钻石钻石……」

   他呢喃着,脑袋里只有那颗钻石,他慢慢的伸出手,抚摸着钻石,一阵触电 般的感觉让他又回复了现实,他发现自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眼前的女人拥入怀抱, 温暖的感觉从皮肤接触的地方传过来,脖子被一双纤手抱着,自己的腿也被另外 一双美腿缠住,看着越来越近的美丽脸庞,他本能的想往后推,却被她更加紧的 抱着,烈焰红唇轻张,香甜的吐息钻入丁可的鼻子了,让他的思想一片混沌,自 己的嘴被眼前的女人用红唇擒住,湿热的暖流从嘴里渡过来,让他更加的迷醉, 她轻轻的抓住他的手搭在她的身后,秦雪蛛仔仔细细的品味着丁可的阳气,突然 笑了起来,「咯咯咯~ 真是上天赐予我的东西呢~ 在三个月里遇到了两个极品的 小可爱~ 」

   「唉~ 妈妈这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让你一直无法忘怀的味道吗~ 」莉莉提前 的发问道。

   「是的哟~ 只有这个味道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呢~ 」

   「妈妈~ 能不能让我们尝尝~ 我们也想尝尝~ 」这次是莉可。

   「嗯~ 我想想~ 看你们的表现了~ 」秦雪蛛看着怀里眼神已经失去神采的丁
 可,放开紧抱他的双手双腿道:「先带他去洗洗干净,你们可以偷吃一点哦~ 当 然,不能真正的进食哦~ 他的初精还是要我来细细品尝的~ 」

   「好的~ 妈妈~ 」两姐妹蹦蹦跳跳的上床把丁可架着拉去了浴室。
   淋雨冲刷过全身,丁可渐渐的清醒过来,入眼的是水蒙蒙的环境,一阵的快 感从下体传了上来,让他的肌肉瞬间紧绷,他往下看只看见两个浑身上下只有两 条过膝白袜的小女孩正在舔着他的肉棒,原本软塌塌的肉棒早已硬了起来,「你 们在干什么?」

   「啊啦~ 已经清醒过来了吗~ 这可真是的~ 莫~ 莉可你去抱住他,乱动打扰
 人家进食的大哥哥最讨厌了~ 」短发的小女孩露出了一副苦恼的样子,在一旁的 长发小女孩对着丁可轻笑了一下站起来,把头靠近丁可的耳朵用轻柔的声音道: 「别介意,姐姐就是这幅急性子~ 我叫莉可~ 接下来~ 轻~ 多~ 指~ 教~ 哦~ 」

   最后轻轻的咬住了丁可的耳朵,同时莉莉也将他的肉棒一口吞下,快感让丁 可哑口无言浑身无力,莉可也绕道他的身后用小臂搂住他的双手,丁香小舌舔在 他的脖子上,酥麻的感觉不断的从脖子上传来,让丁可不适的将头摆到另一边, 下体传来的快感不断的增加,莉莉的吞咽也越来越快,阵阵快感将丁可推入高潮, 他仰起头,身体左右挣扎着,下体不停的颤抖着,精液射精了莉莉的嘴里,莉莉 闭上眼紧紧的含住丁可的肉棒任由精液射精喉咙里,随着吞咽的声音渐渐的消失, 莉莉渐渐的睁开了眼睛,闪亮的大眼睛里泛起了秋波,「啊~ 好好吃~ 这就是妈 妈说的极品吗~ 好美味啊~ 该你了~ 莉可~ 」

   她将丁可龟头上最后的精液舔干净,站起身来莉可也松开了丁可,丁可的身 体依旧沉浸在高潮带来的快感中,虽然意识十分的清醒但身体就是不听使唤,他 眼看着两个小女孩掉换了位置,那个叫莉莉的小女孩抱住自己莉可也跪了下来, 对着他露出了渴望的神色,慢慢低下头舔起了肉棒,像小猫轻轻的挠一样,随着 丁可的力气渐渐的恢复他又开始左右乱动,莉莉则是在他的耳边说道:「劝你最 好别动哦~ 我妹妹有s的资质,每次猎物越是挣扎,她越是兴奋,甚至到最后她 会忍住不一下把猎物吸个干干净净~ 」

   丁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他觉得很危险便停下挣扎,看着莉可将肉棒 含入小嘴里,温暖的感觉就像水一样,一波波的袭上来,不像刚刚莉莉的那样, 莉可更为轻柔,给丁可带来的快感却一点不比莉莉带来的快感弱,他感觉就像被 温柔的波涛包围了,不到一会就不知不觉的射精了,但马上从莉可的嘴里传来了 一阵剧烈的吮吸感让他止不住的射精,「呃……啊~ ……」

   猛地射了几发,尽数被喝了下去,莉可松开了嘴,「好厉害~ 好美味~ 」
   「呐~ 我就说吧~ 」莉莉笑了笑。

   「嗯~ 」莉可点了点头。

   「做那个吧~ 」莉莉突然说道。

   「嗯~ 做那个吧~ 」莉可也点了点头。

   「你们要干什么?」丁可突然不安的问道。

   「足交哟(足交哟~ )~ 」两姐妹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后相视一笑。
   「妈妈说我们的足交可是要比她还厉害的哟~ 」莉莉笑着把丁可平放在浴室 的地板上,莉可和莉莉同时把小脚放进温水里彻底浸湿,然后两人分别来到了丁 可的头和脚处,同时坐下,在丁可头附近的莉莉则是用下体做到了丁可的头上, 用阴部夹住了他的嘴和鼻子,一股甜的发腻的香气进入了丁可的鼻子里,让他挣 扎的动作瞬间停止,大脑陷入粉色的乐园。

   两双套着白丝的可爱小足交叉在一起,互相揉搓抚摸,「呐~ 姐姐可以了吗~ 」

   「可以了哟~ 我们上吧~ 」

   「嗯。」莉可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神色。

   两双可爱的小脚同时往丁可的肉棒上盖了上去。

   「你们洗完了吗~ 」秦雪蛛的呼声从门外传来。

   「莫~ 明明只差一点了~ 都怪姐姐非要做什么热身运动~ 」莉可抱怨了一下,
 便抬起了自己的小脚站了起来,莉莉也跟着站了起来。

   「真是的~ 这次算你的运气好~ 」莉莉对着躺在地上的丁可抱怨道。
   丁可依旧沉浸在快乐的天堂里,全然不知自己再次被冲洗后擦干穿上一件宽 大的浴袍被两姐妹退出了浴室的门,「妈妈真小气~ 」

   「被你们足交后他还会剩下什么好吃的吗?」

   「不会~ 」莉莉很干脆的回答道,她知道被自己和妹妹足交过的人都会射到 脱阳。

   「那不就得了吗~ 」秦雪蛛笑着摸了摸莉莉和莉可的小头。

   「呐~ 妈妈你要在这里吃掉他吗?我们想看看~ 」莉可发问道。

   「不了,一会还有会议要开,等回家后妈妈吃给你们看~ 到时候再分给你们 一点~ 」

   「好耶~ 」莉莉和莉可欢呼道。

   秦雪蛛轻笑着转过头去望着躺在床上双眼无神下体还像柱子一样顶着浴袍的 丁可,还得做点保险工作呢~ 她轻轻的想到,想着想着,在两姐妹的注视下将躺 在床上的丁可抱了起来,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嘴慢慢的吻到了他的脖子 上,两颗尖利的犬齿轻轻的扎下,淡紫色的毒液顺着牙齿进入了丁可的体内,接 着她还不放心的张开双腿从阴部里扯出一根根黏糊糊还冒着淫气的蛛丝,轻轻的 在丁可的身上缠了一圈,最后在将他的四肢绑在床的四周。

   「不用这么警觉吧?妈妈~ 」两姐妹不解的问道,平常妈妈最多在食物的身 体里注入催淫毒素,从来没用蛛丝绑过。

   「要小心哦~ 我的淫毒只能保持猎物在一小时只能麻痹~ 但如果配合阴毒便 能让猎物彻彻底底的废掉~ 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是缠丝吧~ 」秦雪蛛轻笑着对两姐 妹说道。

   「唉~ 是吗~ 那我们呢?」两姐妹的疑惑好像回答不完一样。

   「你们不一样~ 由于你们没有足够大小的乳房储藏毒液,所以你们的淫毒会 十分的浓烈哦~ 让你们的淫毒进入体内没半天的时间很难清醒。」秦雪蛛想起以 前她做过的试验。

   「唉~ 太小了吗~ 」两姐妹低下头望着才刚刚发育的小胸脯。

   「等你们慢慢长大的时候你们的胸部会越来越大,而淫毒会随着胸部的变大 而被稀释,倒是后就是考验你们捕食技巧的时候了~ 」

   「是~ 」

   「好了时间不多了,你们准备准备~ 我们去开会。」秦雪蛛拍了拍手,示意 两姐妹换衣服。

   两姐妹乖乖的去换了衣服跟在秦雪蛛的身后出了门往深红色走廊的深处走去。
   「我这是……怎么……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躺着床上的丁可渐渐的清醒 过来,身体软塌塌的,四肢也僵硬无比,随着他把眼睛彻底的睁开,他发现自己 正躺着一张巨大的床上,四肢被白色的物体黏住了,而白色物体的另一端则是床 头和床脚,他仔细一看那是白色的丝线,许许多多的丝线缠在他的手臂上,他试 着去弄断丝线,却发现丝线的硬度极其的高,张力也十分的大,他扯了好久也没 扯出什么来,他刚想放弃就想起刚刚那个女人好像要把他吃掉的目光和那两个可 怕的小女孩,她们在他的身上做着很舒服的事,但他感觉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反而会要了自己的命。

   「得想办法逃出去,不然只能等死。」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但他根本没 有方法逃出去,缠住四肢的丝线让他无法挣扎,「难道只能等死吗……」

   他挣扎了许久,最后得出了这个结论,他自暴自弃的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等着死亡的来临。

   突然走廊里的一阵响动,然后是开门的声音,丁可立刻闭上了眼,进门的是 那个兔女郎,她轻轻的关上门,望着被捆在床上的丁可轻笑了起来,「果然还没 吃呢~ 那股味道~ 变的更加浓烈了~ 是被那两个小萝莉尝过了吗?」
   兔女郎快步走到床前,望着假寐的丁可,她的小手扶上了丁可的小脸,她猛 的吻上了丁可的唇,丁可只觉得一阵阵的吸力从她的嘴里传来,伴随着一阵的眩 晕感他的思想开始慢下来,「啊啊~ 香甜的味道~ 果然是少见的极品呢~ 」
   兔女郎把衣服脱了下来,再将黑丝网袜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黑丝过膝袜, 「假的真是穿不习惯呢~ 还是这条好~ 相信一会你也会喜欢上的~ 哼哼~ 」
   兔女郎开始在丁可的身体上大肆的抚摸,小舌也不老实的乱舔,玉葱般的手 指摸到绑住丁可双手的蛛丝是,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真是的~ 那个前辈真是 防备严呢~ 看来得下血本了~ 小可爱,你一会一定要给我补回来哦~ 」
   她托起她c罩的乳房,对着蛛丝挤出了奶水,蛛丝像遇到热水的雪一样,几 乎在瞬间化没了,待蛛丝全都消失后,兔女郎将丁可的浴袍脱下,露出了丁可幼 小却又健壮的身躯,虽然看着有点瘦弱但却白里透红的皮肤,「好香啊~ 」
   兔女郎俯下身去将早已顶起的肉棒含入嘴里,慢慢的品味着,很快的加速, 大量的快感让丁可忍不住的射精,「嗯哼~ 」

   不小心哼出来了,索性丁可也不再装了,他缓缓的睁开眼,望着眼前的女性, 黑色的短发陪着她的俏脸显的分外可爱,凹凸有致的身体,略有不足的是她的皮 肤不是特别的白皙,反而有些干燥,套着黑色网袜的双腿十分的诱人,的兔女郎 也心有灵犀的望着他,丁可看见了她粉色的双眼,她嘴里还在吞咽着刚入口的精 液,她用舌头将嘴唇上的精液舔进嘴里,「醒了吗?」

   「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将你偷吃~ 掉咯~ 」兔女郎嗤嗤的笑了起来,她将刚刚褪下的黑色 网袜包着内裤塞进丁可的嘴里,一阵甜腻带着微微腥臊的味道充斥着丁可的味蕾, 丁可只觉得身体慢慢的热起来,「为了不让你一会爽的叫起来所以只能这么做了~ 」

   兔女郎掏出手机看了眼面带潮红的用粉色的瞳孔看着丁可娇笑道:「放心~离她们开完会议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不细细品味的话应该能彻底吃完~ 也 就是说~ 你是我的了~ 美味的小家伙~ 」

   丁可想起身却被狠狠的推到,兔女郎将整个身体压上来,把他的头埋在胸里, 一只纤手抚摸着丁可顶起的肉棒,另一只手则是摸上了自己的蜜穴,反复的揉搓 后,蜜穴张开了一个小口,蜜露从里面滴出来滴在龟头上,「哼哼~ 别挣扎了~乖乖的配合姐姐~ 姐姐一定让你爽到不想离开姐姐~ 」

   她抓着肉棒对准蠕动着的肉穴口,顶了上去,然后用力坐了下去,丁可只觉 得自己浑身发热,下体更是被火热的嫩肉包裹住,他不适的摇动着身体却带来了 更大的快感,他僵着身体想让快感减小,但兔女郎却没有给他机会,她挺起白嫩 的肉臀开始一下一下的抽插着,没次都顶到最深处,让丁可的快感达到最大,龟 头摩擦着子宫口,柔软的感觉让丁可无法把持,「嗯呃……啊……」

   他不停的忍耐着,兔女郎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小下来的意思,反而更加的剧 烈起来,丁可只觉得自己就像在欲望大海里的一片叶子,被无情的拍打推向高潮, 他的忍耐渐渐的变小,下体的快感无限的叠加着,他的身体越来越人,他大口的 呼吸着,但吸入的全是兔女郎身上的致命香气,让他更一步的迷醉,兔女郎面带 潮红的疯狂上下抽插着,「好热啊……烫的我很舒服……别忍了全都射进来~ 射 给我~ 给我你的初精……嘻嘻~ 」

   兔女郎的动作一下比一下剧烈一下比一下疯狂,丁可只觉得自己的理智在崩 溃,他在也无法忍住快感,下体开始抖动,他的身体也随着兔女郎的上下耸动而 挺动腰,「哼哈哈~ 我就说吗~ 很舒服~ 对吧~ 马上会让你更加舒服~ 现在先射
 精~ 」

   兔女郎狠狠的坐下去,然后用腰在丁可的身上画了个圈圈,阴部的柔肉也狠 狠的咬住丁可的肉棒,子宫将龟头吸进去巨大的吸力催促着丁可,他再也无法忍 住,一瞬间,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随后的是身体仿佛被疲倦包围了一样,精液 像怒吼的江水一样射精兔女郎的身体里,兔女郎也跟着娇喘起来,她过膝的黑丝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大腿上长着,好一会从快感恢复的兔女郎看了眼腿上兴奋的 蠕动的黑丝娇笑起来,「果然不愧是极品,明明只是吃了初精却长了这么多,平 时吃掉一个人才长这么多呢~ 我真是越来越舍不得你了~ 」

   她轻轻的抚摸着丁可的黑发,看着丁可的紧闭的双眼,许久丁可慢慢的睁开 了眼睛,看见的是带着魔性的粉瞳,毫不掩饰的贪婪的目光让他害怕起来,一种 奇怪的思想开始在脑海里蔓延,侵犯她。侵犯她……侵犯她!!!丁可被脑海里 的思想吓了一跳,但身体却开始颤抖着动起来,腰部开始用力往上顶,「怎么… …怎么回事?」

   丁可发现他的视线无法那双粉色的瞳孔,他慌张的样子被兔女郎看在眼里, 她笑了起来:「来吧~ 主动侵犯我~ 给你带来更多的快感~ 来主动的抽插主动的
 将美味射进来吧~ 」

   她拉着丁可往后一躺,姿势瞬间就倒过来,就像丁可主动强奸她一样,丁可 想抽出肉棒,却发现自己的屁股被黑丝美腿牢牢的夹杂,兔女郎的腰开始不安分 的动了起来,他的腰也配合着动了起来,开着像他主动其实还是兔女郎牵引着他 的肉棒在动,「身体不受使唤了……」

   丁可的身体主动的倒在了妖艳的肉体上,一头扎进她的胸部,双眼依旧望着 那双粉色的眼眸,如水的粉瞳开始泛起波澜,让丁可更加的无法移开视线,下体 被猛吸着,他的双手抱住兔女郎的腰开始狠狠的顶着,不一会肉棒再次开始颤抖, 兔女郎舔起了嘴唇:「就这样~ 就这样~ 射进来吧~ 」

   他使劲往前一顶继续狠狠的射着,丁可悲鸣了起来,身体根本就像被人操作 了一样自己动着,渐渐的看着眼前的粉瞳,他的眼神开始涣散,「来吧~ 我们继 续~ 来把我抱起来~ 」

   在兔女郎的操作下,丁可抱着她下了床,站在床边,双手抱着她的两片臀瓣, 兔女郎的双腿紧紧的夹杂他的腰,双手也搂住他的脖子,低下头对视着他的双眼, 吻了上去,丁可的身体接受到信号后开始机械般的抽插,在兔女郎身下承欢着, 房间里回荡着兔女郎的娇笑声和交合处紧紧碰撞的声音。

   秦雪蛛无聊的拖着香腮,望着会议室里的七个人,七个各色各样的美丽女性, 三个已经接近异化状态另外四个加秦雪蛛一共五个已经异化了,两个萝莉,三个 少女样的,两个熟女御姐,和一个外表像邻家温柔的大姐姐一样,虽然看着有点 迷糊,但秦雪蛛依旧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冰冷残酷的目光,从她的外表上看不出 她异化的是什么生物,而另外一个御姐异化的则是狐狸是组织这次会议的领导人, 她腿上穿的是肉色的丝袜,黑丝突出的是捕食,白丝突出是毒性,而肉丝突出的 则是诱惑,这些看着像丝袜的东西是什么秦雪蛛不知道,只知道她们是像寄生生 物一样,寄生在宿主的身上,改造宿主的身体结构,同时给宿主带来无时无刻的 快乐,至于其他的颜色秦雪蛛不知道。

   每个人都要划分领地,每个自己感染的附属人都要上报,商讨怎么应对来自 警方的威胁,要磨磨唧唧的商讨两个小时,此时秦雪蛛想着用什么样的姿势去和 刚刚捕获的猎物交合,细细的去品味他的阳精,品味他在最后的那种绝望的味道, 啊~ 想想就饿了呢~ 「妈妈妈妈好无聊啊~ 我们能先回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