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低俗幽默】(05-06)【作者:夜惊单于】
【低俗幽默】(05-06)【作者:夜惊单于】
字数:54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养生主

  或许因为时差的原因,天色刚擦了白,李榆杨就从睡梦中醒来。怕惊醒了楼上的美人,李榆杨轻手轻脚地起来洗漱完毕,就跑去厨房。飞机餐虽是精心准备,然而终究差了一份人情味,所以现在的他已然饥肠辘辘。

  厨房里立着一座水晶灯式的物件,凑近一看竟是一副巨大的调料架。几十个精致的瓶子分门别类地乘放着不同佐料,从家里常见的油糖酱醋到稀奇古怪的藏红花粉、罗忘子酱,不一而足。李榆杨站在旁边,轻轻拨动着调料架,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许早已不了解那个叫做妈妈的女人。无论是机场见闻所昭示的巨大特权,还是种种琐碎细节所展示的品位,都勾勒出一位与他的记忆完全不符的成功女性形象。她现在的婚姻,现在的家庭又会是怎样的存在呢?李榆杨两天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鲁莽,母亲死而复生的消息对他的冲击阻碍了他的理智。他有些后悔如此简单直白地冲来此地,以致将自己置于尴尬的境地。李榆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打开炉子,漫不经心地给自己煎了个蛋,内心却已经在细细咀嚼着一路上的种种。对于即将到来的见面,他的心中渐渐涌现了兴奋之外的感情。

  阳光洒进卧室,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莲娜逐渐清醒起来。她眯着双眼瞧了一下窗外,5秒钟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双峰抖出一抹诱人的乳浪。她像一阵旋风一样冲进盥洗室,草草收拾化妆,就冲到了楼下。此时李榆杨正坐在书房里翻看一本小说,透过书房的玻璃看到了莲娜急匆匆的身影。与昨日成熟性感的形象不同,今天莲娜的装扮相当亲民居家:葛色铅笔裤搭配白衬衫,然而不科学的身材还是令衬衫的扣子承担了不该有的压力,似乎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崩开。未着片妆的素颜看起来年轻了不少,似乎只有18,9岁的模样,年轻的不可思议。上下打量了一圈,李榆杨心里有了新计划:这个女人与母亲的关系恐怕并不一般,不然不会有备用的衣服在这里。看来有些问题可以跟她旁敲侧击一番。

  李榆杨走出书房,装作不经意地说到:

  「莲娜小姐,我自作主张准备了早餐给你,谢谢你昨天去接我。」

  莲娜听完只想打自己,昨天主人的态度已经如此明显,自己哪里敢吃少主人做的早餐?可若是不吃露了破绽,恐怕也难逃法网。都怪自己起的太晚,睡的太熟。事到如今,她只好僵硬地挪进餐厅,和李榆杨分坐在长桌两侧。

  「谢谢你做的早餐,真的麻烦了。]

  「莲娜小姐你不要客气。昨天我刚到深城人生地不熟,要是没有你去接我,凭我这蹩脚的英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这里。不过我看着房子似乎并不常住人?」

  「思总她比较忙,经常在外面出差。所以她只有来深城的时候才临时住在这。」
  临时住所?李榆杨心中不禁起了疑惑,临时住所的话是不是怕自己发现什么?难道……心中虽然疑惑万千,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在不涉及到女人的情况下,李榆杨多年工作磨练出的经验终于派上了用场。

  「那我妈妈她平时都是自己住?」

  「来了。」莲娜心中也是一警,小心组织着措辞,「思总她平时都是一个人的,其实也很孤单。这次你来,我内心是希望你能多陪思总一段时间的,她太孤独了。对不起,我谮越了。」

  「没事,没事。我跟公司请了几天假,时间还是有一些的。」听到母亲一个人,李榆杨心里却是放轻松了一些,总算不用面对太复杂的关系。

  「那……」李榆杨的下一句话刚开头,外面就传来了开门声,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转向门口。莲娜下意识地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又硬生生地止住,吓出了一身汗。

  一个俏丽的身影推门进来,看到李榆杨竟是瞬间泪目,轻声喊了一句:「榆宝,我是妈妈呀。」

  然而李榆杨却像被雷劈了一样呆在了原地,因为这个人与记忆中的那个温柔身影完全无法重合。母亲离开他的时候已然20多岁,十几年未见,他都长成了大小伙子,母亲变化再大李榆杨自问都是能够接受的。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对面的女人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三、四岁,几乎比记忆中当年的母亲更为年轻。记忆中母亲的容貌的确是极美的,这直接影响了李榆杨的审美观,也是他虽然是个雏,却迟迟不肯交女朋友的原因之一。然而对面女人的容貌已经不能用美来形容,而是妖艳。明明是素颜,却是一颦一笑都带着勾人心魄的魅力,似乎她一张嘴,任何男人都会拜倒她的石榴裙下。眉眼中虽然与记忆中的母亲相似,但气质却与那个贤良持家的母亲天壤之别。当年熟悉的黑色直发也变成了棕色的大波浪。更让人惊叹的却是那傲人的身材。记忆中母亲的身材是典型的东方人,娇小而柔和。对面女人的身材却是典型的提琴型。从瘦削的肩部到猛然膨大的胸部,再到几乎一只手就能握起的纤腰和丰满的臀部。荷叶边的开口上衣被巨大的双球撑得满满的,露出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两条饱满修长到几乎占据一半身长的美腿被紧身牛仔裤包的紧绷绷的。配上一双中跟高跟鞋,对面的女人几乎跟一米八五的李榆杨差不多高。虽然看得出对面的女人已经尽量选择普通的衣服,然而搭配出的效果却仍然令人鼻血喷张。如果说昨天看见的莲娜性感指数有10的话,对面女人的身材、气质和脸蛋至少能打上100。这样的女人在街上挥挥手,就会有无数的男人前赴后继地向她献殷勤。而这样的女人居然说是自己的妈妈?

  李榆杨像块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对面的女人却不管这些,几步小跑到李榆杨身边,猛地抱起了他,就朝着侧脸亲了几下。然后就放下李榆杨抱在那里也一动不动,眼泪像不要钱的一样奔涌而出。识相的莲娜早就悄悄上了楼,将此时此地留给她的主人和未来的主人。

               6、逍遥游

  「你小时候刚回走路的时候,最喜欢吃大白兔。天天在家跑来跑去找糖吃。每天我一下班你就追着我喊:妈妈,兔兔,兔兔。我当时就想,你长大以后一定是个小胖墩,结果我家榆宝长大以后这么帅气。」

  李榆杨低头拨着橘子,听到小时候的糗事,一不小心把手指扎进了橘瓣。想要伸进嘴里吮吸一下,举到半空又陡然停住,反而溅到裤子上不少。赶紧低头告假一声,躲去了卫生间。

  李榆杨把水龙头半开,哗啦啦的水声遮掩了一切,也使李榆杨的心久违地安定了一些。顺着半开的门和短暂的走廊,一双被黑丝包裹的美腿正翘着二郎腿,轻轻抖动,半高跟的鞋拖随着玉足的摆动若即若离。初见的尴尬随着日子的流逝变得模糊起来,对幼时糗事的调侃也使被真人秀整蛊的可能性降低到了最低,尽管李榆杨的内心似乎更希望这不过是一个秀场。排除了一切意外与解释,这个冠绝人间的尤物是也只能是自己的母亲——思倩。

  其实李榆杨内心对于母亲的身份也并没有排斥,尽管相貌与性格与自己的记忆相差甚远,但是身为人子的直觉仍然能让他感受到母亲的气息,血脉相连的气息。然而他们之间的隔阂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或许因为外貌,或许因为身份,或许因为文化,或许……李榆杨扑了把凉水在脸上,打断了思绪。

  几乎与此同时,李榆杨的微信响了。李榆杨解锁了手机,发现是自己的老同学彭声的消息。

  「榆杨,你上次让我查的那个人没问题,名下曾经有过好几家大公司。不过我听我同事说似乎很多年前就去了美国发展,公司也卖给了华一家跨国集团,不过似乎还有不少股份,实力很雄厚。我把详细的资料发你邮箱了。」

  「谢了,彭声。这些我能放心跟老板交待了。我现在在国外出差,等我一回去就请你吃饭。」

  「不用,不用。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这点小忙你还说这话是瞧不起我。不过你要是真来株洲,可千万要来找我,咱哥儿俩可有段日子没见了。」

  李榆杨又和彭声寒暄了几句,就结束了聊天,转而思考起他刚刚发来的消息。经过几天的旁敲侧击和一些简单的互联网搜索,李榆杨对于自己「母亲」最近十几年的经历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虽然不知道她当时为何离开父亲,又如何来到美国,但是仅李榆杨所查到的资料,自己的母亲就绝对当得上一句绝世妖姬。她结过两次婚,时间都不算很长,第一次11个月,第二次一年零8个月。蹊跷的是,两任丈夫都是亿万富翁,婚姻结束的理由则都是丈夫因病死亡。然而更蹊跷的是,虽然网上多有阴谋论的猜测,但不论是警方还是死者的家属都从未对死因有过质疑。在获得了继承的遗产后,思倩整合了多种资源,几乎从无至有地创建了著名的A

  遗憾地是,对母亲经历的调查也仅限于此了。榆杨更感兴趣的也是最关键的一部分因为年代久远,信息技术不发达,所以几乎没有公开的记录。而在人生地不熟的美国,李榆杨也缺乏私人渠道。能找到的最早的记载中,母亲是一位从大陆携资金来美开办营销办事处的小企业家,因缘巧合结识了一位姓范德比尔特的先生,开始了传奇般的十年经历。

  然而李榆杨并没有停下调查的脚步,当意识到公开信息的追溯艰难之后,身为一名前审计员的他迅速将调查方向转向了自己的童年记忆。他每天晚上都沉浸在这种调查工作中,作为对于母亲陌生感的对抗。通过和当年街坊的联系和国内的关系网,李榆杨迅速得到了一个不算陌生的名字:林子羽。当看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就浮现了一个精瘦的身影。林子羽是李榆杨父亲的战友,或者说是下属,曾经是李榆杨父亲带领的连队的干事。退伍之后,父亲转业到地方成了机械厂的车间主任,林子羽因为作风问题,加之家庭条件,于是下了海经商。李榆杨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林子羽的时候,这个人穿着相当骚包,带着一部砖头大小的大哥大,说话有点流里流气的。

  不过见到了父亲的林子羽却很是收敛,平时在父亲身边大气都不敢出。虽然两人的年龄其实相差无几,但是部队中培养出的上下级关系仍然在二人心中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那种拘谨和小心反而把他的张扬衬托出成一种滑稽的猥琐。母亲的失踪就发生在林子羽离开之后不久,并且无数情报显示母亲当年的失踪和这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能母亲当年就是被这个猥琐的猴子拐跑的!奇怪的是,母亲一直对林子羽并不感冒,小的时候还教育李榆杨以后远离这种人。一些相互矛盾的线索和口供搞得李榆杨焦头烂额,身为当事人的父亲临死都不肯透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或许时至今日,唯一能给李榆杨答案的人只剩下林子羽和母亲两个人了。

  李榆杨曾经慎重地考虑过直接向母亲询问。但不论对已经过世的父亲还是面前陌生母亲,答案可能都是他们一辈子都不愿说出口的。纠结了再三,李榆杨还是决定按照计划继续追查林子羽。为此,他前两天以尽职调查的名义拜托在工商局工作的发小彭声查阅了南府省公司注册地址和法人信息,没想到这大海捞针式搜索居然真的有了结果。李榆杨转身关掉水龙头,打开锁,猛地推开门。然而风声之后接着门闩一声吱呀的哀鸣,门后的李榆杨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姿态,正不紧不慢地用纸巾擦着手。

  然而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看到李榆杨出现还大胆地靠了过来。莲娜转身把李榆杨壁咚在墙上。一只纤手抓住了李榆杨仍显潮湿的右手,温柔而坚定地按在了自己后腰,在棉质的米色的连衣裙上留下了清晰的湿痕。纤手又拖着李榆杨的左手一路向下划过丰满滑腻的臀部曲线,一道由浓转淡的水渍消失在紧窄的裙摆下端。红唇紧贴着李榆杨右耳的耳垂,李榆杨甚至感受了一个俏皮的湿滑软肉灵活地在自己的耳廓边缘划过。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伴随着轻微的气流穿过鼓膜,酥化李榆杨的右半身。

  「少爷,您怎么能用那些粗糙的纸来擦手呢,要擦就擦在奴家的身上吧。」
  「莲娜,你的台词太出戏了。」

  李榆杨不着声色地抽出自己的左手,故作冷漠道。

  「是么?」莲娜并没有在意刚刚溜走的左手,反而顺势把自己的右手贴到了李榆杨的大腿内侧,挑逗地轻抚过已然相当明显的突起。莲娜又往前顶了一步,轻抬玉箸,用大腿轻轻摩擦挤压李榆杨的阴囊。「似乎出戏也没什么不好么?少爷的身子可老实地多了。」

  李榆杨对此并没有搭话,反而轻轻地推开了莲娜。「莲娜,其实你没必要这样,我很快就会回去的。有些事我其实没有那么多想法。」说完李榆杨转身就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妈,我跟我国内的朋友说点事。」

  回到屋子,打开电脑,李榆杨双手托腮看着启动屏幕发呆。妈妈的事情,莲娜的事情,自己的事情,还有未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思绪一瞬间冲进李榆杨的思绪,脑中反而一片空白。

  莲娜的事情乍一看来看来不过是美人倒追太子党的烂俗戏码,就算是接受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然而通过这两天的调查,李榆杨早就发现莲娜的真实身份:自己的继妹或继姐,母亲嫁的第一任美国富豪的大女儿。知道了这个情况的李榆杨不由地脑补出一份利用道德缺陷逼走遗产竞争者的计划。每次想到这里李榆杨都感觉遭到了无妄之灾,然而人生地不熟,也只能委屈作罢。唯一奇怪的是,母亲对于莲娜的行为似乎是放任自流的状态。是考验还是不在乎?李榆杨不想猜也懒得去猜。「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有容奶大,无欲则刚。」李榆杨心中默念了几句,脑海中却不由地回想起莲娜那浑圆饱满的双乳。「要是能摸一摸……打住打住,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我还是先专注调查的事情吧。」

  打开彭声传来的文件,李榆杨才意识到这个林子羽恐怕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光挂在他名下的企业就曾有近十家,其中又不少还是他在工作中听闻过的大客户,不仅历史较长,盈利状况也相当不错。最重大的改变来自于千禧年之后,他在大陆的企业都逐渐更换了法人,企业的控股权逐渐转移到了一家百慕大的资本公司。他本人只保留了一家注册地在美国的小公司的董事长地位,并以此移民到了美国。乍一看,这不过当时捞偏门的暴发户常用的脱壳伎俩,然而那家百慕大的母公司按照行内的谣传却是母亲的产业!由于百慕大地区并不实行严格的公司注册信息登记,李榆杨并不能肯定这一点。但是无论如何,一个还活着的大亨为什么会把产业交给一个已经离婚的女人呢?李榆杨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或许可以试试冒名去接触一下这个林子羽。

  在脑中不停地构思着林子羽的接触计划的李榆杨,渐渐陷入了梦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