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幻灭】(第二章)作者:ccav
【幻灭】(第二章)作者:ccav
字数:5717

  斯普城,斐落帝国东北边的一座低等城市,因为地处偏远加上交通不便,所以很少会有商旅来此做生意,导致城内居民的生活用给都是被城内几个家族所把持着,由于几个家族的实力相差无几都在伯仲之间,没有哪一家特别强硬,这么多年下来倒也是相安无事,互相制衡下城内的安全维护、物价水平都维持在一定正常水平。

  原本斯普城内有四个较为厉害的家族,而现在只剩下三个了,分别是以贩卖药材起家的宫家,世代以锻造武器为生的熊家,和做着拍卖行生意的庞家,原来还有一个是做护送保镖买卖的家族,只是在数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被全族灭门,不留一个活口,据说只有一个小孩逃了出去,那孩子的名字叫做闻也。

  距离斯普城的中心雷霆广场的西北方向不远处有一座占地极广的院落,这里是庞家的府邸,现在斯普城内的民众人人自危,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盖因数月前的那桩灭门惨案有人指出就是庞家所为,事后庞家对这昔日称兄道弟的闻家后事不闻不问,其他两家宫家和熊家至少都有派人来查看究竟,这更使得人们对那谣言不由得信上三分。

  更使民众感到不安的是城里的街道原本有四个家族联合组成的治安护卫队,人数一下少了许多,据说是宫家和熊家把分布在外面的好手尽皆调回了族里,而且两家秘密联盟准备对付隐有一家独大的庞家,最近几日整座斯普城的上空都被乌云遮盖,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庞家一处地下室里,灯火通明,宽阔的地板上站着几个青年,衣服上都纹着庞家的族徽,正一脸戏谑地看着地上爬着的那只『动物』,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体态丰满撩人至极的美人,此刻的她没有一点人的样子和尊严,就像一只四脚的人形动物一样跪伏在冰冷的地板上,片缕未着,直接将自己那足以引得男人窒息的乳房和心形状的臀瓣展露出来。

  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铁制的项圈,而项圈末尾的牵绳则拉在其中一名青年手里,屁股上面竟然还长着一条毛绒绒的尾巴,远远看去就和一条母狗没有分别,走近一看才知道是在菊门上插着一根仿真的狗尾巴,随着臀部的抖动那条狗尾巴以假乱真般地左右摇摆不停,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手拿项圈牵绳的青年淫笑一声,使劲将绳子往后一拉,带动项圈,那美人犬的脖颈被迫往上仰起,显露出让人惊歎为之着迷的容颜,这女子三十岁许的年纪,一张微胖的鹅蛋脸,水灵灵的眼睛,笑靥生春,周身透着一股芳菲妩媚的气息。
 这在常人看来匪夷所思难以接受的打扮在她脸上丝毫没有看出一丝尴尬和难
  为情,反而更像是一种享受,「哼,给老子过来!天生的贱母狗,爬过来。」
  那青年见美人犬的癡迷神情不由得欲火大涨,凶狠地拉了拉绳子,美人犬真就想母狗一样,一步一步地爬着地板过去,爬动过程中那对饱满的巨乳不停地摇晃着,淫靡之极,待到离那青年只有一步之距的时候才停下,擡起头来美目露出可怜兮兮地神态瞧着青年,就像驯养的小狗完成任务后希望得到主人奖赏一样。
  「哼,做的不错,看你的样子又想要奖励了是不是。」

  美人犬跪直着娇躯,双手握拳并拢放在胸前,像那小狗直立一样点了点头,「嘿嘿,果然是只贪吃的母狗,要是没我们养你,放出去了,还不得饿死。」
  说着,解开裤带将裤子脱下,露出那肮髒汙秽的粗黑肉棒,一旁的其他青年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露出了淫笑,而那美人犬对这好多天没清洗过,冠状沟充满汙垢的黑肉棒流露出癡迷神色,就是狗见到骨头一样,微微凑上前去使劲嗅了嗅,再心满意足地微微笑了笑,这场面实在是淫荡之极.

  「为了你,我可是好几天没去洗澡了,专门为你准备的这些髒东西,现在给老子一点一点的舔干净,有一点没舔干净的,桀桀,就不给晚饭吃。」

  美人犬闻言委屈地看了一眼青年,靠近肮髒的黑肉棒伸出粉色舌头来,先在龟头打圈转圆,等到这黑肉棒彻底充血膨胀了,才开始侧着头用满是唾液的舌苔像刷墙壁一样一遍又一遍地舔着肉棒,「要不是昨晚被她榨干了,现在真想再狠狠干一次,妈的,下面真会吸。」

  「桀桀,那是你没试过她的后门,鸡巴进去以后就不想再出来了,又紧又会吸,你待会自己去看,昨晚她的屁眼都被我操的合不拢了,今天早上排便的时候拉的地上到处都是,最后我让她自己给舔干净了。」

  一旁看着的两名青年放肆地交流着昨晚的淫行,要不是昨晚玩得太久,泄身太多次现在早提枪上阵了。

  那名被伺候着的青年抓起自己的黑色肉棒的根部离开了美人犬的嘴边,正当母犬疑惑之时,肉棒狠狠地抽到了她的脸颊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白嫩的脸蛋上赫然多了一道两根手指粗的红印,或许是太过疼痛又或者受到了惊吓,美人犬眼眶内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哭什么哭!给老子继续舔,再哭,就抽到你不哭为止。」

  青年作势又扶着肉棒要往她脸上抽去,母犬嘬嘬哭泣又不敢违抗命令,一边小声抽泣着一边继续舔弄肉棒,『啪』的一声,又是一记肉棒重打在脸上,这回母犬不敢再哭,强忍着痛继续服务,肉棒毫无征兆地再砸到了脸上,就这样,在舔弄中承受着肉棒的抽打,最后在一声低吼声中青年喷发出了自己浓郁的精力,全都射到了母犬的脸上,肉棒抽打所造成的红色印记,白嫩的皮肤,浓浊的精液三者形成了一副淫靡至极的画面。

  「卡兹」

  一声,地下室的铁门被打开,一个中年男子缓缓从石阶上走了下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下人,那些青年见了恭敬至极地叫了声族长,原来这中年男子就是这庞家的族长,身材算不上高大,只是比一般人高了寸许,像刀削一般的刚毅脸庞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配合他那一族族长的气势确实是让人敬畏三分。

  庞族长冲着青年们点了点头,再看去在那正挂着脸上精液往自己嘴里送的美人犬,邪邪一笑,「怎么样,调教的如何。」

  「族长您放心吧,现在这条母狗已经被调教的差不多了,再有几个月的教导估计看到男人就会扑上去,桀桀,脱他的裤子了。」

  「好,干的不错,看你们的脸色,昨晚没少消耗吧,哈哈。」

  众人一起放声淫笑,「快到饭点了吧,你们也去吃饭休息吧,这母狗也需要进食了,食物准备如何。」

  「族长放心,全是年轻精壮的货色,刚才在他们的食物里就加了料了,保证待会有好戏看,那班杂种也是有福,能亲自品尝到自己家族长夫人的肉体,他们在闻家不过是最低级的存在,便宜他们了。」

  闻言,庞族长重重拍了一下青年的肩膀,「哈哈哈,好,我可要看看平日里端庄高贵的闻夫人是在怎么伺候别的野男人的,还是平日里被自己使唤的低贱下人,要是闻龙信没死就好了,亲眼看到自己妻子的贱样。」

  没想到这被众人羞辱的母犬竟然会是那闻家的族长夫人,是闻也的亲生母亲。
  「族长,不是还有一个闻龙信的儿子逃出去了吗?把他抓回来,让他看着自己母亲在男人堆里搞在一起的淫贱模样,那才刺激。」

  青年深知自己家族长的口味,一脸谄媚地提议道,「哼,不错,那小兔崽子我肯定是要抓回来的,你小子不错,以后就升做第十小队的副统领,明天去报到。」
  「是!多谢族长!」

  这真是天大的福气,在这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都不知任职多久了,终于是给自己熬出头了,他却不知这族长这么心切要抓回那闻家少爷,并不只是为了个人的恶兴趣,而更重要的是他身上的秘密。

  夜晚的天鬼山脉静的吓人,丝毫没有日间的热闹,在鹿瀑沼泽所围绕的中心的一处森林深处,白天逃了一整天的闻也就在一棵大树正沈睡休息。

  「不要!」

  睡梦中的闻也突然惊叫一声惊醒过来,大口气地喘着吓出一身冷汗来,「怎么,又做恶梦了。」

  贝贝跳到闻也的肩膀上关切着看着他,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闻也夜晚做噩梦被惊醒的场景了,自从闻家发生了那件灭门惨案后他就没有一个晚上是睡得安稳的,眼睛一闭上就是父亲死前的那副狰狞的表情,时刻在告诫着他,複仇!「你没事吧。」

  「我没事,……。,贝贝,我们距离那个地方还有多远. 」

  早上在赶路的时候贝贝告诉了闻也,这座森林的中心有一座活泉,里面的泉水彙集这周遭沼泽的赤热之力,里面充斥着狂暴的炎之能量,本来是专门给魔兽修炼肉体使用的,寻常人是根本吸收不了的,即使勉强吸收了也会被那狂暴的炎之能量冲击的筋脉破碎成为废人。

  原本这该算是得物无所用的一个典型,但没想到的是一物降一物,那七星破厄灵尊对这泉水里的能量有着特殊的中和作用,有了它即使是人类也可以放心地在里面修炼,这对于修炼炎属性功法的闻也来说,价值远比现在这能看不能吃的七星破厄灵尊要来的有用的多。

  贝贝擡头看了看布满星辰的夜空,似乎是用一种古老的秘术在利用星辰确定方位,「照我估计,以现在的速度来看,至少还要有半天的功夫才能到达. 」
  没想到赶了一天的路了,还是需要半天时间才能到达那座泉水,闻也现在心急如焚一刻都不想再等,「我们现在就走。」

  「现在?被这里的魔兽发现就遭了,还是等到明天吧,也不急这一时半刻的。」
  魔兽的听觉大都异常灵敏,加上夜晚天鬼山脉格外的甯静,不像白天还有其他的一些杂音能够掩盖自己,稍微发出一些响动就会很容易被附近的魔兽发现.
  按理来说,这个地方四周被鹿瀑沼泽所环绕,与世隔绝,应该是渺无人烟,或者说鸟不拉屎的地方更为贴切一点,但当他们在赶路时由贝贝不时感应到的强大气息断定,这地方非是没有强力魔兽存在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能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魔兽,绝非泛泛,好在有着贝贝那超乎寻常的感应,每每都能有惊无险地避过.

  「我现在就想走,一刻都不想多待了,算我求你了。」

  瞧着闻也那诚挚的眼神,贝贝实在难以拒绝这倔强少年的恳求,那晚的经历让他彻底从男孩转变成了能独当一面的男人,「好吧,但我们走慢点,尽量别发出声响来,一旦被发现,在这样的晚上马上就会全森林里的魔兽都知道。」
  闻也感激地冲贝贝点了点头,这其中危险就是贝贝不说他也知道,这位良师兼益友的夥伴自逃离的那晚开始就陪伴着自己历经艰险,任何感激的言语都不足以表达他的情绪.

  「好了,别婆婆妈妈的,一个大男人还跟女孩子一样,要走就快走吧。」
  夜晚的鹿瀑森林里一道瘦小的身影就这样在林间小心穿梭着,难以想象要有多大的果敢和仇恨才能支撑着他冒如此大的危险.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鹿瀑森林里时,万物複苏,森林又恢複了热闹躁动和活力,而一道黑影却从昨晚开始就不停地在森林里穿梭,不知疲倦地奔跑着,「就快到了,不如先休息一下吧,你的身体也快撑不住了。」

  从昨晚开始闻也就在贝贝的指示下全程赶路,好几次贝贝警戒他前方可能有危险时,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往原定路线奔去,所幸还几次都避过危险,如果是换了日间的有危险就改变路线的方式赶路,恐怕不能像现在这样神速到达这里.
  对于贝贝劝告闻也像是没听到一样,自顾往前方的目的地跑去,这可能已经成为唯一支撑他没倒下去的动力了,贝贝只能心里歎了口气,继续指示路线。
  终于在半个时辰左右到达了那中心活泉的外围,以那活泉为中心的方圆百丈之内全是一大片的空地,与外面树木林立的森林相比更像是一座荒漠,只是地上还长着一些绿草才不显得太过冷清。

  走近了一看,才发现泉水四周是用一块块白玉般透亮的石头以圆形围绕着,奇特的是这泉水并不像外界的那些泉水一样清澈透明,而竟然是和那鹿瀑沼泽一样是猩红色的,只是淡了许多,更像是血液滴到了清泉里飘散开来的颜色,或者这就是炎之能量彙集的成果吧。

  看着这充满炎热之力的活泉,闻也的疲倦一扫而空流露出贪婪的目光,「贝贝,现在是要怎么做,直接抱着石像下去,泡在里面吸收吗?」

  「嘿,你要不怕被能量充满爆体而死的话,就尽管抱着那尊石像跳下去试试吧。」

  闻也面露尴尬,不好意思地干笑几声,「我随口说说而已,还要听贝贝老师的指示。」

  贝贝冷哼一声,旋即沈思道,「现在想吸取其中的能量恐怕有点难度了。」
  「怎么回事?」

  「这泉水名为狂澜炎泉,传说是那上古异兽狂澜虎兽的锤炼肉体所用的,嘿,能当这等绝世凶兽的锻炼之所自然不是寻常的泉水,这鹿瀑沼泽传说就是当年他们一族最后出现的地方,外面的沼泽阵法就是他们所设置的,这泉水原本就是利用外面的鹿瀑沼泽中的融炎之力所彙聚而成的,物极必反,原本这泉水的颜色应该是和外面的沼泽一样是猩红深色的,现在竟然变得如此稀薄,可见其中能量已经充斥至无法想象的地步,恐怕就是那当年的狂澜虎兽也不敢轻易下去。」
  这么说来,岂不是空欢喜一场,闻也心有不甘地看了一眼狂澜炎泉,「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贝贝看了一眼闻也,再次陷入沈思当中,知道贝贝正在搜肠刮肚地转动脑筋想着办法,闻也在一旁也不敢打扰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贝贝无力地歎了声气,「你真的非要下去不可,我们可以找别的……」

  还未等贝贝说完,闻也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坚决道,「时间无多,灭族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刻也不想再等,贝贝,你就告诉我方法吧,受怎样的苦我都认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贝贝还能再说什么,「好吧,我不说什么了,待会我会灵魂之力暂时启动那七星破厄灵尊同时也将你包裹起,你拿着它进入者泉水里,以一上一下姿势托举它,再运转残炎决吸取池水中的能量,千万不可直接吸入体内,而是兜个大圈将能量送到灵尊去,由上至下进行中和,这样才可转变为可供你吸收的温和能量,最后才纳入气海。」

  这事说起来容易实则危险重重,人体筋脉之脆弱哪里禁得住这么狂暴的能量冲击,稍有不慎就会成为废人,而贝贝用做自己强大的灵魂之力硬是开启这七星灵尊的机关,还要同时用灵魂之力包裹着闻也,不至使池水中的能量一下子全部往他身上冲击,否则即使有七星灵尊也来不及进行转化中和这么多的能量,最后不是筋脉破碎成为废人就是被能量充斥爆体而亡,所以其中所要消耗的灵魂能量实在无法估计。

  闻也早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少年,其中关键自然明白,心中感动,将肩膀上的贝贝轻轻放在地上,扑地一跪,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少给我来这套,迟则生变,赶紧开始吧。」

  相处时间这么久,闻也早发现贝贝就是那种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骂自己几句反而心里高兴.

  站起身来,贝贝捏转手印,一股雄浑的灵魂之力汹涌冲去,将闻也全身包裹,发出淡淡的洁白光辉,而那七星灵尊像是活了一样,那兽人雕像的眼睛都亮了,开始轻微地扭动起来,已经不再是呆板的石像,更像是一个缩小版的活体魔兽。
  望了望那淡红色的狂澜炎泉,闻也把心一横脱去衣裤,按照贝贝所传授的方式托举着灵尊跳了进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叶怀秋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