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闇夜棋局】(01-02)【作者:魅闇月】
【闇夜棋局】(01-02)【作者:魅闇月】
字数:87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局精密之局

  这天夜里月亮与星星被乌云所掩着,大地可说是一片漆黑,没有半点光亮。
  在一处半山腰上的别墅区中,宝莱资讯企业的当家龙头——雷天铭,正在舒服地享受着泡澡的乐趣,他的美娇娘慕春雪在二楼主卧房内看着自己心爱的书。
  正当慕春雪正看到高潮的地方时,突然间她听到下头传来悽厉的叫声,她连忙冲出房外叫唤着:「铭!怎么了?」

  但说也奇怪,不管她怎么叫,雷天铭就是没回应。一股不安的感觉升上来,她连忙冲到浴室,这才将门一打开,入目的画面就将她吓的失了半个魂。她见到雷天铭躺在浴缸中,深红色的液体从他脖子上的刀口流了出来。

  慕春雪吓得冲了进去,哭喊道:「天铭,醒醒啊!别吓我。」

  但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疼痛感从她后颈部传来,她痛得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先摇了一下头,这时她感觉到,自己的手中握着一样东西,她这么一瞧,再次被吓到,一把沾着血的匕首就这么被她握着!慕春雪正要将它丢掉时,很用力踹门的声音传了进来,接着是极快速的脚步声,正当慕春雪想爬起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时,几把短枪已经对准她了。
  「别动!放下刀。我们是警察,你有权保持缄默,但你说的话都会成为呈堂証供。」

  怪怪,警察的效力甚么时后变得这么快了?这手握凶刀,被害人就在身边,这毋庸置疑的是抓贼在场。

  但慕春雪还是发出了她那没甚么说服力的说词:「人不是我杀的,我是冤枉的。」

  一名警察说:「先跟我们回去,其他的到了警局再说。」

  就这样,慕春雪被当成犯了杀人罪的嫌疑人被铐上手铐押上了警车。

  到了警局,慕春雪早是惊弓之鸟了,她吓得直说:「我是冤枉的,人不是我杀的。」

  这叫警察要怎么写笔录呢?但可别小看警察人员,就在慕春雪还处於半昏迷的情况下,一份笔录就这样完成了,就这样慕春雪被押进看守所的临时牢房暂作休息。

  待警察报请检察官后,史上最快破案、最快被起诉的杀夫案就这么的在地方法院开庭了。这是慕春雪进看守所后第三天的事,这时的她已然回神好多了,但痛失爱人的痛还是让她的脸显得愁眉不展。

  在法庭上,法官吴瑙黛问道:「被告,你可是慕春雪?宝莱资讯企业董事长雷天铭的妻子?」

  慕春雪答道:「是的。」

  在确认后,法官又说道:「检察官,你说说这查证的经过。」

  检察官马芜义说道:「是的庭上!被告慕春雪与被害人雷天铭结婚四年,育有一子,但夫妻两人时有争吵,这在物证一,邻居的探询录音带便能得知。八月六日,雷天铭再次因餐会晚归,被告在被害人去吃饭时察知,被害人的西装领口有半个口红印,这在物证二,西装一件上可得知。疑被害人在外有染,便拿出预买好掺有安眠成份的沉香,这在物証三,并附上检验单一份。摆於被害人习惯拿取的位置,於是乎被害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拿了会使他入睡的沉香点燃并洗澡,被告见机不可失,便拿起预藏凶刀冲入浴室将其杀害,这便是被告杀人的经过。庭上。」

  慕春雪看着那一件件物证,心里早凉了一大半,这分明是别人早有预谋的嫁祸,但是她还是勇敢的想抗争到底。她说道:「冤枉啊!法官大人!」

  法官说道:「有何冤屈?道上。」

  慕春雪说道:「那个说甚么掺有安眠药成份的沉香,我根本就没有买啊!大人。」

  马芜义说道:「庭上,我想传唤我方证人,沉香店老闆,连天悟。」

  法官说道:「嗯,准。」

  说完法警便带了一名男子来到証人席,马芜义说道:「连老闆,请问被告是不是常到你店里买沉香?」

  连天悟答道:「是的。」

  马芜义说道:「谢谢!我没问题了,庭上。」

  法官问道:「辩方律师?」

  被告这边的律师站了起来说道:「没有问题,庭上。」

  这时慕春雪说道:「法官大人,那把匕首不是我的啊!」

  马芜义说道:「庭上,我想传唤我方证人,刀具店伙计,王蛞。」

  看得出来对方连她会下的棋都事先猜测到,并定出应付之策,法官自然是准许了。

  马芜义问道:「王蛞,你认不认得此刀?」

  王蛞看了看凶刀,说道:「认得,是我们店里卖出去的刀。」

  马芜义问道:「那是不是这个人去买的?」

  王蛞看了看被害者的照片,说道:「是的,是他买的,说是要送给他老婆作礼物。是我经手的,错不了。」

  马芜义说道:「庭上,由此可知,这刀分明是被害者送给被告的礼物,理当是被告所有,她今居然为洗脱罪名谎说不是她的……」

  法官说道:「我知道了。还有问题吗?」

  马芜义说道:「没问题了,庭上。」

  法官问道:「辩方律师?」

  被告这边的律师站了起来说道:「没有问题,庭上。」

  此时的慕春雪心灰意冷,这精细的佈局,她这心灵重创的可怜女子如何破得了,就这样她被判了无期徒刑。原因:预谋性杀人,且无悔意。但故事就因她的入狱而结束吗?当然不是,这场局只是个开端而已。

  在慕春雪入狱服刑的第三天,雷天铭、慕春雪大学时代的死党好友,同时也是苍禄资讯公司的董事长——刘贤俊,跑来探监。

  「春雪你放心,我会请最好的律师帮你申请上诉的。」

  慕春雪说道:「谢谢你贤俊!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那只有八岁大的儿子,瑁儿,他是天铭唯一的儿子。」

  刘贤俊说道:「你放心吧,我会把他当作自己亲儿子一样照顾的。你要多吃点,看你都瘦的,我看了会心痛啊!」

  慕春雪笑了一下,说道:「先谢谢你了,那瑁儿的事就有劳你了。」

  刘贤俊说道:「应该的。」

  说完,探监时间也到了,刘贤俊便离开了监狱。

              第二局蜕变之局

  走出了监狱,刘贤俊坐上了车,叼了支雪茄将其点上后,便对司机说:「胡竣研究所。」

  司机回曰:「明白。」

  车子没有回到都市,反而向另一方向的深山前进,在杂草丛生的山路中行进着。不一会车子便驶进了一个山洞之中,在只可容纳一辆车行进的洞内路间行驶着。不一会后来到了一处空地,那里有间灰白石砖所建成的漂亮建筑物,刘贤俊下了车之后便走了进去。

  走了好一会后,便来到一间满是电脑检验装置的房间,一位肤色白得有点吓人的中年男子拿了一份资料走了过来:「老大。」

  刘贤俊问道:「那个小鬼头怎么样了?」

  胡竣答道:「情况相当稳定了。」

  刘贤俊又问道:「查出为何会惊吓过度了吗?」

  胡竣支支吾吾的,刘贤俊便心中有底,他骂道:「饭桶!」

  胡竣马上说道:「但我们已经按您的意思,将他的性别认知改成女的了。」
  刘贤俊一听,高兴的说道:「你是说,那个小鬼已经认为自己是女生了,是吗?」

  胡竣点了点头,并说道:「并且我们还一直灌输他要定时吃这罐维他命,说会使他更美丽,另外还有相当多的性爱观念。」

  胡竣拿了一罐不知道装了甚么成份的药丸罐子交给刘贤俊,刘贤俊拿在手中也看不出是啥东西,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中年人:「这是……」

  胡竣说道:「强效雌激素加上雄性抑制剂,再加上增高剂三种药物混合而成的。可以让他的女性化更加突出与快速,并且也会使他增高。」

  刘贤俊说道:「真有你的,好样子。甚么时候可以带走他?」

  胡竣说道:「看您高兴。」

  刘贤俊说道:「那我进去看看她。」

  胡竣说道:「这边请。」说完胡竣便带着刘贤俊来到一个门外,胡竣说:「您进去就好,我呆在这。」刘贤俊「嗯」的一声便走了进去。

  门内是个小女孩的房间,紫红色系的四周围摆满了各式各样性爱姿势的小玩偶,一名穿着宽松小洋装的短发小孩坐在中间的地毯上看着图画书,她听到有人进来便转过头,一见到刘贤俊,马上高兴的跑了过来,喊道:「乾爹!」

  刘贤俊也笑了笑,把她抱了起来。

  『好小子,真有小馒头了。』刘贤俊的手触碰到小娃的胸部时,他的心这么想着。他问道:「我的小公主乖不乖啊?」

  小娃说道:「乖!只是乾爹,人家就是想不起来叫甚么名字耶?」

  刘贤俊心中乐了一下,便说道:「我的小公主叫刘魅香啊!」

  刘魅香想了一下,说道:「谢谢乾爹!」刘贤俊笑了笑。

  刘魅香问道:「乾爹,人家甚么时候才能回家啊?」

  刘贤俊说道:「我们现在就回家。」

  刘魅香笑着亲吻了一下刘贤俊的脸,叫道:「乾爹万岁!」

  刘贤俊笑了一下便将刘魅香带离了研究室,只是在离开房间后,刘贤俊便用手巾将刘魅香弄昏过去,这么一来,这只小动物便不知道研究室的位置了。
  在左弯右绕下过了好一会,车终於来到刘贤俊的别墅前,刘贤俊将刘魅香摇醒并带她到替她安排的房间。那儿的设备相当好,刘贤俊待她就如对待一个小公主一样,吃的好,住的好,用的好。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两年或许对一些人来说不算甚么,但对於苦苦等待能藉由上诉机会再一次见到自己宝贝儿子的慕春雪来说颇为难熬。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她心中的期待也一天天的消失,就在快灰心时,与她同牢房的女囚薛玫惠这么告诉她:「你说对方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局,我想上诉的可能性很薄弱,不过也并非完全没办法,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假释。犯人在狱中表现良好,又有悔改之心的话,那么监狱官会考虑准你假释出去。虽说还是有前科,还是有假释官会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但是出了这,毕竟可以看到孩子的机会就大多了。」

  这如旱地中遇上了甘露般的消息,振奋了慕春雪,她连忙问道:「该怎么做呢?」

  薛玫惠说道:「最重要的当然就是绝对服从那些看管的命令,别让他们有坏印象,这么一来你才有机会能被提上去假释。」

  慕春雪对薛玫惠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了,从那时候起,她努力地表现自己。
           ************

  电话铃响起。

  「老大,那女人好像想开了,现在乖得就像头羔羊一般。」

  老大说道:「做得不错,你们工作人员的打赏我会转进你们户头的。那接下来就把她转到特殊个人房去吧,我会通知博士的,你们要全力配合,若是处理得好,赏金自然少不了你们的。」

  「谢谢老大!我们一定全力配合。」挂掉电话。

  当晚的晚餐时,一名狱警就来到慕春雪的座位边说道:「9548,现在跟我走。」

  「9548」是慕春雪的号码。她应道:「是的。」说完便站了起来,正想拿起餐盘时,狱警又说道:「放下,你不需要这个。」

  慕春雪答道:「是的。」说完便放下餐盘,跟着走过去了。

  目的地是监狱中很偏僻的一座建筑物,进了门后,整个内部便呈现昏暗的效果,因为所有的窗户都设在高处且全是气窗,外界的光线很少且很难照得进来,昏暗是因走道中的煤油灯所发出的光所致。

  走了好一会,狱警打开了一扇铁门,说道:「进去。」

  慕春雪原本怕怕的不敢进去,但当她想起「要听话才能假释」的时候,便应道:「是的。」说完便走了进去。

  当她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后,她见到屋内只有一些木头与软垫,还有一个以铁组合成的奇怪架子,其余便空无一物了。

  这时狱警也走了进来,他说道:「从今天起这就是你的私人牢房,有人会为你送饭菜,你不用再工作了。不过你也不用穿衣服,所以现在把衣服全脱掉。」
  慕春雪一想要在一个男人面前脱衣服,这就让她有点胆怯了。

  狱警说道:「怎么?不肯合作,想一辈子都不能出去是吗?」

  慕春雪一听,马上说道:「不是的,我肯合作,我甚么都肯。」说完便牙一咬将衣服全脱了下来,但唯独内裤没脱。狱警挥了挥警棍,指了指那条裤子,慕春雪羞得眼泪都掉下来,但拗不过他,终於还是脱了。

  虽然生过孩子,但慕春雪的身材还是保持着玲珑有緻,两年的牢狱生涯只瘦了她脸部的肉,却不损及她那诱人的身体。

  狱警点点头,说:「很好,这才乖嘛。」接着用警棍指指那铁架子:「现在趴上去。」

  慕春雪应道:「是的。谢谢!」话完便走到架子边。

  由於架子的高度很低,所以慕春雪便需要跪下来,当她趴下去时,赫然发现这架子的长和宽与她的体型十分相似,颈部刚好不偏不倚地贴在最前头那个半圆型的木板凹槽中;胸部位置悬空,腹部则有软垫支撑着,腰部正好搁在后边木头的凹槽中。

  狱警说道:「手放在头两边的木板凹槽上。」慕春雪依言照做。

  接着狱警火速的拿起摆於一旁的木头,先放在位於颈部的木头上,一接合马上上锁。慕春雪察觉时已经太晚了,她的头和手完全被锁住,无法挣脱这个木制枷锁。接着狱警又拿起另一块木头,与腰部的木头接合锁住,接着他将慕春雪的双脚撑开,用铁锁分别锁在架子两边的柱子上。

  这样一来,慕春雪下体的两个洞穴便完全暴露在进门的人眼中,完全不能动弹任人鱼肉的羞辱感全涌了上来。

  不过她的泪落得有点早,这时一个她熟悉的女子声音传来:「来看看我的好姐妹,这是甚么?这不是那香喷喷的排骨饭吗!」

  慕春雪惊讶的说道:「玫惠姐,快救我!玫惠姐!」

  没错,来的人正是薛玫惠。她将一盘看是可口的排骨饭摆在慕春雪头前方的铁架子上,她抚摸着慕春雪的背部说道:「救你?我的好姐妹你有没有说错,你现在过的可是不用工作就饭来张口、茶来伸手的舒服日子,做姐姐的都还不知道多羨慕呢!而且还能享受到这里的猛男们疼爱,真是羨煞我了,这就是你乖乖听话的奖赏啊!」

  慕春雪这才顿悟,原来薛玫惠说的那些不过是解除她防备的糖衣陷阱。她咬牙切齿地说道:「薛玫惠,你骗我!」

  薛玫惠说道:「冤枉啊大人,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只是你这贱人价值连城,与其跟你义结金兰,不如卖了你还赚得多呢!」说完便在慕春雪的面前脱下了囚裤,将尿撒在慕春雪的饭菜上,并说道:「这是姐姐我私下帮你加的料,你不用谢我了。掰掰!」

  慕春雪骂道:「薛玫惠,你不得好死!」

  薛玫惠笑道:「你叫吧,叫破嗓子也没人会管你的。」

  接着狱警走过来,脱下裤子掏出他那根屌,在慕春雪两腿间跪了下来。这傢伙还算有点人性,并没有强行插入,而是先用手不断地搓揉着慕春雪的阴核,慢慢挑逗起她的性欲。

  除了丈夫外从未被别的男人碰过的私密地方,此刻竟让一个陌生男人这般羞辱着,慕春雪又羞又怕,哭喊道:「不要啊……求求您,不要啊!」

  当狱警觉得差不多时,便将屌插了进去,一边抽送一边还说着:「不要?开玩笑,不用钱的怎么会有人不想要好好爽一爽呢!真是爱说笑。」就这样,慕春雪在完全不能反抗的情况下接受着狱警的奸淫。

  当狱警干爽了,便与薛玫惠一起离开了,空荡荡的牢房中只剩下如狗一般被锁住的慕春雪在那哭泣,哭累了便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约莫早饭时间吧,铁门打开的声音再次唤醒了她,另一个狱警走了进来,将前一晚的排骨饭端走,换上稀饭。狱警将排骨饭丢掉后再次进入牢房,他一样是脱下裤子跪到慕春雪两腿间,只是他没前一个那么好,还帮慕春雪磨出汁来,他在慕春雪的臀部位置直接撒了泡尿,之后藉尿液的湿润来插弄。
  慕春雪再次哭了,但那只是她最后仅存、最没效力的抗议武器。

  就这样,每到用餐时间就有狱警送餐来,也都会用各式各样的方式玩弄她的身体,现在的她只是台公共泄欲器。

  过了一天一夜的折磨,她不再哭了,她开始认命,她也开始张开嘴巴扒着眼前的食物,不管里面是加了尿还是加了精液,她都忍着吞下肚去。她只有一个目的——她要活下去!她相信只要她活着,她就一定可以有机会再见到她的宝贝儿子,为了他,慕春雪一定要忍下一切活下去。

  生活方式改变的,不只有慕春雪一个人……

  这天下午刘贤俊正坐在客厅中喝着黑咖啡,突然一阵哭声打破了他的宁静午后,只见门边,刘魅香哭得泪流满面的冲了进来,并叫道:「乾爹!」

  两年的时间,让这孩子长得格外秀气,胸部的起伏也颇有姿色,刘贤俊一脸心疼样说道:「我的小公主,谁欺负你了啊?告诉乾爹。」

  刘魅香趴在刘贤俊的身上,那股柔软感觉让刘贤俊感到无比爽快。刘魅香说道:「今天学校做体检……」刘贤俊「嗯嗯」了两声,心里八成有谱了。刘魅香接着说:「护士阿姨说我上面有,下面也有。」刘贤俊还是「嗯嗯」两声。
  刘魅香哭着说:「同学说,女的上面有,下面不可能有,我两边都有,他们说我是怪物。小香不要做怪物,小香不是怪物啦!呜……」

  刘贤俊将刘魅香推开,说道:「那我们的小香香是男生还是女生啊?」
  刘魅香一脸疑惑地说道:「小香是女生啊!乾爹,你要帮帮人家啦!」
  刘贤俊说道:「好,先去洗把脸,吃完饭后,乾爹找人帮我的小公主处理掉不该有的东西,这样那些臭傢伙就不会再说我们小公主是怪物了。」刘魅香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刘贤俊一脸冷冷的笑了一下,之后他便拨了通电话给一个人:「是病独吗?是我。」

  病独说:「能接到您的电话是我的荣幸,有甚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刘贤俊问道:「两年前我要你准备的东西都弄到手了吗?」

  病独说:「您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说一句话了。」

  刘贤俊说道:「很好,我今天就会把小动物带过去,到时就要看看你这位被称为『闇夜里的整容师』的本事了。」

  病独说道:「是的,小的绝不辜负您的厚望。」

  挂上电话,刘贤俊靠在沙发上说道:「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话会这么说,是因为上午他才签定了一份合并案,不过与其说是合并,实质上骨子里根本是他的苍禄资讯公司吞并了宝莱资讯企业,转型成禄凤国际资讯集团。这可是花了他日以继夜的努力才有的成积,砸下的人力、财力与心力,是难以估计的,所以他能坐上这位子,无论财力、潜力、物力以及人力都堪称得上全球前十五大企业之一的总裁之位,他是用尽心力了。

  对於一个才十岁大的小孩来说,要去除掉原有的男性生殖器官,换上女性阴道与外阴部器官,这么耗费体力的大手术,是需要相当长时间去休养及调息的,从进手术室到能完全下床活动,刘魅香就足足花了半个月的时间。

  或许这惊人的速度除了他本身的回复力与适应性强外,病独的技术与胡竣的药物都帮了相当大的忙。至於她躺在病床上的期间,刘贤俊只是每天拨空来看她的情况,其他的都交给他一名得力手下叫李雏珑的年轻小伙子打理,这年李雏珑十九岁。

  当刘贤俊带刘魅香回到家之后,便单独领着她进自己的卧房里,刘贤俊坐在床边对着站在他面前的刘魅香说道:「小香啊,乾爹帮你拿掉了那东西,让你成为最美丽的公主,不会再有人说你是怪物了,你要怎么报答乾爹啊?」

  刘魅香答道:「乾爹想要甚么?小香努力去买给乾爹。」

  刘贤俊问:「小香知道乾爹喜欢甚么吗?」

  刘魅香想了一下,答道:「狗狗,乾爹最喜欢狗狗了。」

  刘贤俊说道:「那你能做乾爹的乖狗狗吗?服侍乾爹、尊崇乾爹的命令,那乾爹会更加疼爱你的。」

  此话一出,刘魅香愣住了,不过在过去的两年中,她在潜移默化中逐渐接受了相当多的有关犬奴的影片与声音的薰陶,早已有想试试的心。但她还有一个疑问,便说:「那学校呢?」

  刘贤俊说道:「当然是继续去上课啊!我要的是一只聪明乖巧的母狗,在学校你要做资优生,在家里就做我的乖母狗。怎么样?乾爹的条件不算苛刻吧?别忘了乾爹可是帮了你一个很大的忙喔!若你还留着那一根东西,那你如何去上学呢?同学们又会怎么看待你呢?」

  刘魅香低下头说道:「小香知道了,我会努力做好乾爹的母狗的。」

  刘贤俊笑了笑,说道:「那么你现在把衣服全部脱掉,狗狗是不需要穿衣服的。」

  刘魅香应道:「是的!乾爹。」关於称呼,刘贤俊好像没想要更改的样子。
  或许是被思想改造过的因素吧,刘魅香并没有太多的坚持便将衣物全脱了下来,白晰的肌肤、饱满的乳房、漂亮的下阴、肥厚结实的臀部,看得刘贤俊是心痒痒,但他还是忍了下来,说道:「好,现在跪下来。」

  刘魅香应道:「是的!乾爹。」说完便跪了下来。

  刘贤俊从一旁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个灰黑色的项圈,走到刘魅香的面前为她戴上,接着又用一条皮绳的一端勾在项圈上。接着他说道:「你的犬名就叫娜,当你套上项圈后就只能学狗叫,若是犯错,乾爹可是会用鞭子抽你的喔!明白吗?娜。」

  娜「汪!汪!」应了两声。

  接着刘贤俊便说:「那好,我现在要牵娜去散步了,你可要乖乖爬好喔!」
  娜「汪!」了一声,便立即趴在地上。

  或许是记忆生效吧,她自然地将两脚的膝盖抬高,臀部尽可能的压低,刘贤俊看在眼里,爽在心里。接着便牵住她在房间中左绕绕、右转转,或许是第一次吧,没多久娜便一头汗水了。

  刘贤俊说道:「这样不行喔!体能还要多加强一点。」

  喘着气的娜「汪!」了一声来到床边,刘贤俊便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全脱光,之后坐在床沿。刘魅香见到刘贤俊胯下那支顶天粗屌,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她是讨厌自己有,但莫名的就是喜欢或说是渴望看男子身上的屌。

  刘贤俊心想:『胡竣这傢伙还真有两把刷子。』想完便问道:「想不想舔乾爹的这一支啊?」

  娜毫不迟疑地「汪!」了一声,刘贤俊便说:「那就爬过来,好好地服侍我吧!」

  娜「汪!」的叫了一声便爬过去,用嘴巴在大屌上轻柔地舔弄着。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做这种服务,但脑中好像早就有许许多多的影像在教导着她如何去做;
  至於她服侍的对像是自己乾爹,这有违伦常,是乱伦行为,但对她来说却一点也没印象学过这些东西,所以她就像一只骚货淫犬般的仔细且细柔地舔食着刘贤俊的屌。

  舔了好一会后,刘贤俊便要娜爬到床上去趴着,娜听命行事,由於地心引力的关系,让刘魅香的丰胸更显壮丽,让人不想揉捏一下都难。刘贤俊上了床后摸了摸娜的下体,那儿被病独改造过,凡受到刺激就会渗出润滑液,换言之,现在那里已很湿润了。

  刘贤俊说道:「真是只淫荡的母狗,还没疼爱就湿成这样了。」娜「汪!」了一下,刘贤俊便握着屌就这么插了进去。

  初次接受如此粗壮的大屌进犯,一股撕裂的剧痛刺激着刘魅香,使她发出哀号,但那声音听在刘贤俊的耳里却像天籁之音般美妙动人,不过他还是把挺进速度降低了,他要的是刘魅香的自愿奉献,他有的是时间等。

  好在没一会刘魅香便自动扭摆着自己的腰来迎合刘贤俊的屌,刘贤俊知道时机到了,这瓜可以採收了,便一边尽情地插弄,一边用手去搓揉娜的丰胸,并问道:「用人话回答,乾爹我干得你爽不爽啊?」

  刘魅香应道:「爽,好舒服啊!乾爹,再大力点……再深一点……对,乾爹继续……继续干,娜是乾爹淫荡好色的小母狗。」

  刘贤俊一阵狂笑,说道:「说得好,说得太好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