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禁恋素心】(卷03)【作者:水玥萱】
【禁恋素心】(卷03)【作者:水玥萱】
字数:13.6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卷

              第01章初临1

  将军府与海王府不同,或许是地位不同吧,所以没有那麽的奢华和宽大。
  不过,我想,对於别人而言,或许已经是够有地位的了。

  进了门,便看到了琅邪。此刻,朱御浪也在。而他们的身边,站著一个女子。
  「参见公主。」我看著琅邪和那个女子对我行礼。

  「我怎麽不知道,二哥也会来?」我只是略略的示意,却很好奇朱御浪为何在此。

  「父皇和大哥命我代替他们来看看你。」朱御浪笑的很温柔。

  我没有多说什麽,只是笑了笑。

  「将军不为本宫介绍一下这位姐姐麽?」我转向了琅邪。

  「林玉雯。」琅邪只是简单的报了名字。

  「公主万福,既然公主以後便住下了,不巧我年长了几岁,那以後便唤你妹妹可好?」她的话,说的很柔弱。

  「也罢,我本也没有什麽姐姐,就这麽多一个也是不错的。我想,父皇也不会介意的。」我笑笑,倒是没有拒绝。

  不过,我的话,倒是让这个林玉雯愣了一下。

  我看著,琅邪的手环住了她的腰。而他们,对看了一眼。

  「二哥,我听父皇说,三哥是不是要回来了?」我转头,只是看著朱御浪。
  「父皇已经告诉你了吗?三弟估摸著再过三个月便会回来了。那时候,我也要继续回到边境去了。」他的话,似乎带著一丝的不舍和叹息。

  「是吗?」我有一些的失神。

  我记得朱御风离开前,他的样子,似乎很伤痛。

  也是,被我那般对待,如何能不伤痛。

  「三个月後,我便也该离开了……」我的话,很轻很轻。

  就连我自己,似乎都听不到自己到底说了什麽。他们,也该是没有听到的吧。
  琅邪还算是客气,领著林玉雯带我到了我的住所。

  「心苑?」我看著院名,倒是和我的名字有一些应和了。

  留下云娥和一干侍卫和侍女,我只是随著他们一起参观这将军府。或许,也算是熟悉一下吧。

  琅邪的寝楼就在我的旁边,至於林玉雯的则是在他的右边。不过,这些我根本都不在乎。

  朱御浪一直陪我到了下午,才准备离去。

  「心儿,你为何会同意赐婚?」此刻,琅邪和林玉雯不在。

  「二哥为何这麽问。」我只是坐在亭中。

  「你和大哥……大哥竟然会同意!我……我是真的有些不懂了。」他的样子的确是很困惑。

  「难道,我不能是因为喜欢上了琅邪麽?」我,勾起唇,余光却看到了不远处的人影。

  「心儿!不要胡闹了!」朱御浪似乎很不满,「难道你只是因为邪对你的不友善才如此吗?」

  「二哥,何必问那麽多。反正,现在一切已经是定局了。无论如何,这三个月也便是如此了。」我看到,琅邪和林玉雯来了。可惜,背对著的朱御浪却没有看到。

  「你和大哥,到底算是怎麽回事?你们到底是怎麽搞的?为何大哥会劝邪接受赐婚,而你似乎一点也不反对。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朱御浪看来是真的有些急了。

  不过,「你到底在担心什麽?焦急什麽呢?妹妹赐婚给了哥哥的好友,不该是放心的麽?」我笑意慢慢,看到了林玉雯脸色微变,不过立刻恢复了。

  一句话,将朱御浪堵死了。他,只是很无奈的看著我许久。

  终於,什麽都没有说。反而是冷静了下来。自然,也发现了身後的琅邪和林玉雯。

  离去前,朱御浪似乎交代琅邪好好照顾我。然後,仓皇的离去了。

  我,轻轻的发笑。

  今日的朱御浪,真的有些奇怪。不过,倒是有一些可爱的。

  「妹妹何事如此好笑?」林玉雯亲近的拉著我的手。

  「没什麽,我只是想到了父皇和我说的笑话罢了。」任由著她牵著,我看到不远处云娥走了过来。

  「既然妹妹到了将军府,也算是一家人了。不知道晚膳,妹妹想吃点什麽?」说著,还故意看了一眼琅邪。

  「公主。」云娥来了,不过只是像我行礼之後,呆在了我的身後。

  「不了,今日累了一天了。我看我还是呆在这心苑中吧。」我略过了琅邪依旧一脸淡漠的样子。

  「这可不行,这晚膳可怎麽办?不如,姐姐让人做一些送来可好?」

  「谢谢林小姐挂心,公主的晚膳御厨已经准备好了。」我没有开口,云娥倒是先开口了。

  林玉雯脸上似乎有一些僵硬,不过立刻笑了。

  「这位是妹妹的侍女吧?没有想到倒是先替妹妹回答了。」她的意思,是在指责云娥的逾越麽。

  「云娥从小便跟著我,她在我眼中早已不是一个侍女如此简单了。我早已将她做了姐姐一般看待了。」我淡淡的开口,示意云娥退下。

  「没有想到妹妹和一个侍女的关系也是如此和睦。我想,以後我们的相处也会很和睦的。邪哥哥,你说是不是?」

  我看著琅邪看著她,只是微微的点头。而她,回以一笑。

  「对了,妹妹一直忘了问了。姐姐的父亲,是刑部的侍郎,对不对?」我,扯开了话题。

  「呵呵,爹爹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侍郎罢了。倒是妹妹记得,让姐姐有些受宠若惊了。」林玉雯笑的很灿烂。

  「也不是,只是父皇提到过几次的。每一次,父皇似乎都不太开心呢。」
  我的话,让林玉雯和琅邪的脸色一变。

  「公主此话,是什麽意思?」琅邪立刻接话,不过语气却是一副很渴求知道的样子。

  我只是笑笑,「若是我说了,父皇可要怪我参与这朝廷政事了呢。」

  我看著他们两个,脸色非常的古怪。

  心中,暗暗的冷笑了。

  看来,那刑部侍郎真的支持的是朱御浪了。

  我知道,琅邪虽然和朱御海也是好友。可惜,他和朱御浪一直一起征战。他们,才是生死相知的兄弟。自然,琅邪可能更多的是支持朱御浪了。

  「我也有些乏了。忙碌了一天,就先回去休息了。」

  我抛下身後若有所思的琅邪,还有已经挂不住笑容的林玉雯。

  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寝房。

              第02章初临2

  房内,我看著突然出现的男子。

  「风若其,为何你那麽喜欢突然出现。」我坐了下来,有些无奈。

  「你准备从林玉雯身上下手?」风若其倒是一脸自若。

  我看了看他,拿过了他手中的密函,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我准备如何,都和你无关。你要做的,只是看著朱御海罢了。」看完了密函,丢还给了风若其。

  他,楞了一下,笑了。他竟然可以笑得如此的欢快。

  「风若其,你何时会如此高兴了?难不成,我离宫对你来说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对他的反应,有些莫名。

  他的笑容,敛去了,只是看著我。

  「为何用这种眼神看著我?」我转头,不去看他。

  「心儿,若不是我的身份……你会不会……」

  「不会。」我打断他,「风若其,无论你的身份是武林盟主,还是另外一个。对我而言,你只是我的属下。对我而言,你只是帮助我完成使命的人。」

  我知道,此刻的自己说出的话,是如何的冰冷的。

  「是吗……」

  他的声音很轻,伴随著叹息。

  许久,没有了回音。

  我正想著他为何不说话了,转头才发现他早已不在了。只留下了之前的密函,其他的,什麽都没有了。

  收起了密函,我也没有再多想什麽。

  回到了床上,倒是真的闭眼歇息一会儿了。

  只是在心中,慢慢的形成了一个计划。

  住进了将军府几日了,不过我见到琅邪的时间是少之又少的。大多数的时间,他都会呆在宫中。就算是回来,也是和林玉雯一起的。

  此刻,我看著远远坐於湖边的两人,轻笑了。

  「将军和姐姐好兴致。」我示意云娥将糕点放下。

  「妹妹怎麽来了?怎麽不多多休息一会儿。」林玉雯拉著我,和蔼的让我在她的身边坐下了。

  「也没什麽,这几日一人无聊,便做了糕点送来给你们尝尝。」我也只是笑笑,看著湖面。

  「看姐姐,这几日都忘记了妹妹了。邪哥哥,你也是的,也该多去看看妹妹的。」林玉雯对著琅邪,似乎有些撒娇。

  琅邪一言不发,只是随意的吃了一块糕点。

  「看来,这春日是快要过去了。」我淡淡的看著湖面,「酷热,也快要到了。」
  我的话,他们都听到了,但是也没有接口。

  「妹妹的糕点做的可真好。」林玉雯也尝了一口。

  「宫中闲来无事,便做些偶尔给父皇和几位皇兄尝尝罢了。」我回过头,看著琅邪和林玉雯。

  「妹妹看来是真的很无聊了。不如这样可好,以後姐姐多来陪陪你。」林玉雯一直牵著我的手,轻轻的拍著。

  我开心的笑著。「那自然好啊,我一个人呆著也真的是无聊的。」

  这一个下午,倒是很和睦的渡过了。似乎,林玉雯接受了我,而我也没有什麽负担一般。

  住了几日,府中的人对我还算是恭敬的。毕竟,我的公主身份也已经够了。就算谁都看的出来,琅邪更多的是和林玉雯在一起。不过,大家都会见风转舵的,毕竟一个身份压下来,谁都没有办法做任何的事情的。

  入夜,我知道此刻的琅邪,一定是在书房内的。

  「公主,夜宵已经准备好了。」云娥在我的身旁,提醒著我。

  我看了一眼,点点头,带著她走了出去。

  琅邪门口的侍卫,看到了我,却只是通报了一声。看来,倒是看得懂何人能阻拦何人不能的。

  「不知公主这麽晚前来,有何事?」琅邪看到我,恭敬的行礼。

  「将军无须多礼,我们现在也算是有一纸婚约的。」我看著他脸色似乎变了一下,「将军直呼我心儿就可以了。而我,也直呼将军的名字,这样子比较简单。」
  他看了我一眼,最後还是开口。

  「那麽心儿,不知那麽晚前来有何事?」

  「也没有什麽,我知道琅邪你此刻还在书房,所以让云娥煮了些宵夜来。」我示意云娥端过去。然後,放下後,她便识趣的退了下去。

  「多谢心儿,此刻时辰也不早了,心儿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他的声音,疏离有礼。

  我只是慢慢的走了过去,云娥已经将门关上了。

  「琅邪,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呢,你此刻是不是太过於疏远了?」我笑著,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我皆知,这并非我们所愿意的。」说著,竟然退後了一步。

  我更加的上前,让他只能看著我。

  「你怎麽知道,这不是我愿意的呢?」说著,手覆上了他的心口,「难道,我不可以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吗?」

  「你到底是何意!」他受惊一般的甩开我的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若是让御海知道了,他会如何!」

  我呵呵呵的笑著,好笑的看著他此刻的恼怒。

  「难得,竟然让冰冷的你也动怒了。」我转身,坐在了椅子上,「你我都知道,朱御海是我的哥哥,我和他永远都不可能的。之前,你可是一直厌恶我和他的那种关系。如今,你却用此做借口,不觉得好笑了些吗?」

  「我早已有未婚妻了!无论你到底想要如何,都是徒劳。」他走回了书桌前,坐了下来。

  有一刻,房内没有了声音了。

  他只是冷著脸,低头看著东西。而我,则是慢慢的走了过去。

  「这些宵夜也是我的一片心意,不如吃一些吧。」我舀了一些出来端给他。
  他看著我,又看了看宵夜,最後只能囫囵的吞了下去。

  「看来,你真的很不希望看到我呢……」我低头,只是看著自己的裙衫。
  「不……我……」他,似乎有了一些想说什麽,最後还是没有说。

  「也罢,我不打扰你了。」说完,我便转身离去。

  「等等!你……」

  「呀!」

  「小心!」

  本来,我只是想离去的。但是,未曾想过他会拉住我。而我一个收不住,踩到了自己的罗裙,就这麽往後倒了。

  可是,没有疼痛,我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冷漠但是带著一丝关心的脸。
             第03章书房的意外

  「你……」

  一下子,我和他只是对看著。

  回神过来,我一把推开他,「刚才,你突然拉住我,是有什麽事情要和我说?」
  我只是抚平自己的衣衫,也抚平略微被吓到的心。

  「没事……」我背对著他,不知道他的表情。

  「你,你没事吧?」

  好不容整理好自己,我才转身,「我没事,我想我也该走了。」

  说完,我并没有等到他的回应。转身,走出了书房。而他,似乎一直维持著站著的姿势没有动。

  「公主,风少来了。」一出门,走了一些路,云娥就跑了过来。

  回到房内,就看到了那个一直神出鬼没的男人。

  「玩的开心吗?」他端著茶杯,略带著笑意。

  我瞪了他一眼,懒得和他多说什麽。

  「怎麽样,查出来了没有?」我直接问出了目的。

  他放下茶杯,「林玉雯的确和那人有关系,你没有猜错。」

  我深思著,「那麽,你是说那东西可能她会知道在何处吗?」这一点,我不太相信。

  「无论她知不知道,至少只有林家可能会知道的。」风若其倒是和我一起打著别人听不懂的哑谜。

  「算了,此事我自己会想办法搞清楚的。」我也端起了茶杯,却只是看著,「另外一件事情,你可有查出来?琅邪,准备帮助谁?」

  手中的茶杯,却被风若其夺走。

  「心儿,你希望他帮谁?朱御海,还是朱御浪?或者是,那个远在边境的朱御风?」他的眼中,充满著质问。

  「风若其,我只是要你调查。至於我的想法,我的希望,你似乎不需要知道的。」我夺过茶杯,懒得再看他。

  却没有想到,被他扳直。

  「朱素心!你到底有没有心!」风若其却对著我大吼,「我怎麽对你,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冷血的不在乎!」

  我,掰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风若其,我早已和你说过,我对你不会有那种感情的。不要忘了,你的身份,还有我的身份。」他的心思,我不是不知道。只是,我早已没有力气去管了。
  「我是什麽身份!我的身份,和朱戟龙、朱御海他们有什麽不同!」他依旧不愿意放过我,「为什麽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却不能和我一起?」

  我是真的有一些烦躁了。

  「风若其,你难道准备和我争执这些麽?」我看著他,表达著我的不耐,「你该知道,逼迫我的结果。」

  他,僵硬了,看著我许久许久。

  「朱素心!你狠!」说完,不待我反应,飞身离去。

  我看著苍茫的夜色,有一些无奈。

  我和风若其……永远都是不可能的。不要说我对他没有感觉,更多的是我们之间的身份,早已注定了没有可能了。

  我连朱御海都不能接受,何况是他了。

  苦涩的笑了,走进了内室,和衣而睡。虽然我知道,我根本睡不著的。
  我突然发现,这几日,我似乎每夜都会想著朱戟龙。

  依旧记得,以前我是多麽的想要恨他。即使恨不了,我也选择远离他,至少心门远离。曾几何时,我竟然开始怀念他的怀抱了?

  是不是,那一次跌入雨中後?还是,当他将那块金牌给我的时候?

  还是,他告诉我,永远不会掌控我。只要我想做的,他都会任由著我?
  「戟龙……」我不为何,轻轻的叹息了。

  「唔……」突然,被人捂住了嘴。

  我有一丝惊恐的看著眼前模糊不清的人影,狠狠的咬了那人一口。

  「来人……」突然,失去了声音。

  这人,竟然点住了我!

  「只要你不叫人,我就解开你的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嘶哑。
  我一句话都不能说,也不能动,只能看著他。黑夜中,只看出来他似乎蒙著面。

  他似乎是看著我的,看了许久,终於解开了。

  「你……你是谁?你想做什麽?」半夜一个男子闯入,我自然是惊慌的。
  「心儿,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甚至,如此亲密的叫著我。

  「你到底是谁?」我伸手想要拉去他的面巾。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被他固定在手中。

  「我只是一个一直爱慕著你的人。」说著,竟然伸手抚著我的脸。

  我一阵厌恶,却挣扎不开。

  这个男子,到底是谁?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

  「你想做什麽?」我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一言不发,让我更加的不安了。挣扎著,想要起身。

  「你!」他,竟然将我点住了。我,无法动弹了。

  「心儿,你可知道,我一直默默地爱著你。」他的手,一直流连在我的脸上,慢慢的开始往下滑。

  「不要!」我惊呼,他竟然滑入了被中。

  只是,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似乎解开了面纱,只是立刻我的眼被蒙住了。
  「你……你想要做什麽?」我什麽都看不到了,一片漆黑。

  回应我的,是一片安静。只是一双大手,不断的流连在我的脸上和身上。
  「放……唔……」我,竟然被他吻住了!

  可是,我除了能出声,什麽都做不了了!

  「不要!放开我!否则我……」我,被他点住了!

  所以的惊恐,席卷了我。此刻,我不能动,不能说话,甚至什麽都看不到。
  「心儿,我的心儿……」他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一遍遍的呼唤著我。
  我只觉得恶心,因为他的手,已经掀开了我的被子了。

  不要!我只能在心中大喊。

  我感到,自己的衣服慢慢的一件件的被褪下。

  不可以……不要……

  泪,慢慢的滑落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为什麽要这麽对我?

  我好想大喊,可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无法动弹的身子,只能任由著他摆弄,直到感觉到自己的一丝不挂。

  虽然,我和朱戟龙、朱御海还有朱御风都发生过了关系。可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碰触!那是我不想要的!

  难道……我的一生,就一定要如此吗?被自己的哥哥碰触不够,现在还要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吗?

  泪,涌出了眼眶,早已沾湿了蒙著眼的布条了。

  不要!

  我感到湿热流连在我的胸口,胸前的柔软被他含在了口中。

  不要……

  为什麽……要这麽对我……

  第04章痛,为什麽是我「心儿,你好美。」他的声音,更加的嘶哑了。可是,我那一刻却只想这麽昏睡过去。

  我一遍遍在心中嘶喊著,好想知道,这个男子为什麽要这麽对待我。

  可是……唯一感觉到的,是他的手慢慢的探入了我的私密之处。

  身子一痛,他的手已经进入了。

  他的唇,覆在了我的唇上。我,就如同一个木偶一样,任由著他轻吻著,任由著他摆弄自己的身子。

  我,什麽都做不了。

  我只希望,他只是如此,只是如此……

  然後,他就可以离开我的身子了。

  可是,当一个滚烫的利器刺入体内的时候,我绝望了。

  遮掩的布条,被拿去了。看到的,还是一个戴著面巾的男子。他,满头大汗,不断的冲刺著我的身子。可是,我却只能看著床顶。

  身子,感觉不到任何的知觉了。

  突然,身子一松。他,解开了我的穴道。可是,我却不想呼喊了,也不想挣扎了。

  「心儿……心儿……」他,趴在我的身上,不断的呼喊著。

  我的手,软软的垂在床沿。

  「为什麽……为什麽,这麽对我?」我的声音,虚浮的自己都觉得可怕。
  他,终於嘶吼一声,趴在了我的身上。

  我闭著眼,感觉到指腹流连在我的眉心。

  「心儿,你可知道,我是多麽的爱慕著你。」他,在我的耳边这麽说著。
  可是,我却没有半分的高兴。

  我,该高兴麽?被一个陌生人玷污?

  就算,这个身子,早已是残破不堪了。

  慢慢的,终於恢复了力气。我只是转身,蜷缩著。

  「滚……」我的心,连说一个字都颤动。

  身後的人,贴著我的身子,似乎僵硬了。一双大手,环绕著我。

  「对不起,我,我只是太爱你了……太想得到你了啊!」

  「出去!」我的泪,终究是没有忍住。

  突然,和他面对面。自己的脆弱,全数的被他看到。

  「你,你哭了!对不起,我,我只是……」

  「为什麽?为什麽!」我对著他,「为什麽这麽对我!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何要如此!」

  他只是任由著我发泄,却不说话。

  我的手,慢慢的松开。狠狠地,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挥上了他的脸。
  他,只是看著我。

  我的手,已经震得麻木了。

  「如果这样子,你能开心一点的话。我愿意。」他,竟然只是抓著我的手,轻轻的抚著。

  我抽回手,充满了恨意。

  「不管你是谁,我恨你!厌恶你!」可是,我却什麽都做不了。

  那一夜的残破,我也不记得到底如何结束了。

  或许是,我的心早已累了。所以,我发现自己的恨,都是那麽的无力。
  我,竟然无力反抗,无力做任何的事情。

  那个黑衣人,在天亮之前,便离开了。而我,则是抱著被子,一直看著房内渐渐的变亮。直到云娥进来,直到她看到我的样子。

  「公主!」她的惊呼,我只是略微的抬头,「是谁!谁敢如此……」

  我随著她的目光,这次发现,自己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都是红色的吻痕。床上,也是一片凌乱。自己的衣服,早已散落了一地了。

  「云娥,我想沐浴。」我,不想多说什麽了。

  最终,云娥什麽都没有问我了。她跟著我那麽多年了,我的个性她早已明白了。我不想说的,任何人都逼迫不了我的。

  可是,即使我被玷污了。我还是,什麽办法都没有。

  呵呵呵……

  难道,让人去查麽?也让人知道,堂堂一个公主,半夜被陌生男子占了便宜吗?

  我,只是借口身子不适。连著几日,都呆在了房内。

  靠著床沿,我只是呆呆的看著房内的一切。

  云娥却告诉我,琅邪来了。

  「你,没事吧?」我只是抬眼,他今日,是一个人来的。

  「我没事,只是大概是受了凉,有一些不适了。」我,掩去了所有的伤痛。
  接下来,是一阵静默。毕竟,他对我,是无话可说的。而我此刻,也不想说一句话。

  「那你,好好休息。」说完,便离开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有一刻觉得好笑。难道,他只是来让我好好休息的?
  夜幕很快就来到,而我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披上了外衣,倚靠在了窗前。
  看著夜幕之下,摇曳著的园中花朵,似乎毫无的忧虑。可是,风一动,花儿才摇动。为什麽,花儿永远只能跟随其他人呢?

  环抱著自己的手,紧紧的,可是却还是觉得有一些冷。

  突然,一双大手出现,而我落入了一个怀抱。

  「你来,想做什麽。」我的声音,很冷很冷。连我自己,都有一些冷了。
  「你……你就那麽厌恶我吗?」他的声音,似乎有著受伤。

  我转身,看著他。

  「我不该麽?被一个陌生人玷污了身子,被一个陌生人如此对待,我不该厌恶你吗?」我,眼中大概只有恨意了吧。

  「我……」他,看著我,想说什麽,最後什麽也没有说。

  我不想和他多说什麽,只是脱了外衣,睡在了床上。

  「心儿,你真的那麽讨厌我吗?」他,坐在了床沿。

  我看著眼前的男子,蒙著脸,看不清楚容貌。

  「难不成,我还要喜欢你吗?!我根本不认识你!甚至连你长什麽样子都不知道!我为何要喜欢你?哪一个女子,会被如此对待後,还能够喜欢的!」我,吼得胸口一阵痛。

  他,只是愣愣的看著我。

  一双手,慢慢的抚著我的脸庞。

  「我……只是太爱你了……」他的眼中,充满了伤痛。

  可是,我却不想去理会。

  我,真的不懂。难道,爱一个人,就是去伤害她吗?

  若是如此,那我宁可不要这种爱的。

  「如今,已经得到了我,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了吧?那麽,你可以走了!永远,不要再出现了。」我,闭上了,不想看到他。

  他的手,僵直在了我的脸上。

  「你……真的如此讨厌我……」他的声音,很虚无,「我是如此的爱你啊……」

  我只是冷笑。

  难道要我爱上一个陌生人吗?还是一个如此对我的人?

  「可笑!」我,只是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一瞬间,身边的温度失去了。

  待我睁开眼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

  我,只是咬著下唇,紧紧的握著被子。

             第05章勾魂曲1

  那一夜的事情,我似乎将他完全的抛诸脑後了。

  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素心了。我,不会再让自己受到伤害了。那时的我,受了太多的痛苦了。现在,我早已将自己层层保护好了。

  此刻,我坐在心苑的凉亭中,随意的拿著棋子与自己对弈。

  「公主,」云娥将水果放下。

  「那人,你有否查到?」我落下一子,看向云娥。

  「公主恕罪,奴婢尚未查明。不过,奴婢一定会将那个宵小查到,并且捉拿!」我看著云娥义愤填膺的样子,有一些好笑。

  「算了,慢慢查吧。」我现在也不在乎了。

  我这身子,给了多少人,连我自己都不想去想了。多一个人,又有什麽区别呢?比起那几日,这个黑衣人至少还和我毫无关系。至少,没有那种呕吐的感觉。
  突然,我觉得自己那一刻很想大笑。

  「呵呵呵,云娥,你说我是不是像是那些妓子一般了?」

  「公主!您怎麽可以和她们相比!您是公主啊,身份尊贵……」

  「云娥,」我打断了她,「我与她们又有何不同呢……」我轻叹著,却没有说下去。

  因为,不远处我看到了琅邪的身影。不过,今日林玉雯没有跟来。

  「心儿,你身子可好一些?」他的语气我是听不出关心,他的脸还是一样的冷漠。

  「好多了,谢谢关心。」我继续下棋,「今日,你怎麽会来?姐姐呢?」
  「玉雯回家一次。她临走前,让我来看看你。」

  他的话,让我的手顿了一下。看了他一眼,继续关注棋盘。

  「你一人对弈?」他见我没有问答,又是如此问。

  「云娥不会下棋,以前在宫中最多也只是父皇陪我。」我只是随意的摆著棋局。

  结果,令我诧异的是,琅邪竟然自愿和我对弈。不过,这一次倒是正合我意。朱戟龙说过,一个人到底如何,城府多深,心思多缜密,在对弈之时就能全部看出来了。

  一个下午,都与他在棋局中度过。不过,我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一子一步的慢慢和他摆著棋局。直到日暮,云娥提醒我该用膳了。

  「不如,留下来用膳吧?」我看著他,收拾著棋子。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也好。」

  云娥布好了饭菜就离开了,只留下我和琅邪呆在亭中。

  「没有想到心儿虽然年纪尚小,但是棋艺却如此的精湛。」

  我笑了笑,看得出他是真的什麽话和我说的。

  「这些都是父皇教会我的,不过我的棋艺和你想必实在是相差太多了。否则,也不会几乎都没有赢过。」我为他和我自己都倒了一杯酒。

  此刻,月上柳梢头,微风徐徐,亭子周围也布满了宫灯。

  「琅邪,不如你告诉我,你和姐姐是如何相识的吧?」我开口。

  他,似乎有一些惊诧。

  「我和玉雯,本就是青梅竹马,我们从小就认识了,从小就定下了婚约。明年,我早已准备迎娶她了。」他的话,似乎一点都没有顾忌我的面子。

  「是吗?」我站了起来,看著荷塘月色的美丽,只可惜时间未到荷花还没有开,只有一片片叶子,「看来,你应该很爱她。」

  身後,沈默了许久。

  「我的确是喜欢玉雯的。不过,你也应该知道的。我,不可能娶你为妻的。」他的声音,很冷硬。

  「哦?」我转身,勾唇看著他,「难道,你想要抗旨不成?若是父皇下旨,你难道想要拒绝?」我的眼中是闪著戏谑的,可惜他没有看到。

  「我与玉雯早有婚约,所以皇上也不能强迫我。」此刻的他,已经沈下了脸。
  「那,如果是我不介意做小呢?」我走到了他面前,与他对视。

  「我不爱你,也不会爱你。所以,不要枉费心机了。」他的眼中,有著抗拒。
  我只是勾唇笑著,突然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你……」正好,倒在了他的怀中,他看著我。

  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然後看著他。

  「邪,你真的爱林玉雯吗?真的,没有被我吸引?」我伸手抚著他的脸,看他似乎有一些呆住了。

  月光下,凉亭中,只见他就这麽斜抱著我,而我则是魅惑的看著他,两人就这麽对视著。在外人眼中,是如何的相爱暧昧的景象。

  「邪哥哥!」林玉雯的声音传来,有著尖利。

  我,被琅邪推开,往後退了几步站住。

  「你!」他瞪著我,而我只是笑笑。

  只见他似乎恼怒的拂袖离去,看了林玉雯一眼,就这麽走了出去。

  我只是整理了一下衣衫,看著林玉雯。

  「姐姐回来了?刚才我和琅邪对饮,没有想到妹妹有一些不胜酒力,还好他扶住了我。」我笑著面对林玉雯。

  「原来,原来如此。」她的笑,似乎很异常,「既然妹妹不胜酒力,那麽还是早些歇著吧。姐姐也不便打扰了,姐姐还要去陪邪哥哥呢。」

  说完,匆匆的离开了。

  「公主。」云娥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看著当空的明月,心中倒是有一些欢快。

  「云娥,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爱情麽?」

  「女婢不懂,所以不知道。」云娥随我回了房中,为我铺好床。

  我走进了内室,宽衣躺在床上,挥退了云娥。

  对於琅邪,我本来就是抱著嬉戏的态度的。所以,他爱不爱林玉雯和我关系不是很大。只是,我很想看到他变脸的样子。

  不知为何,看到他突变的脸色,我就觉得好笑。

  此刻,估计他应该费尽心力在给林玉雯解释刚才为何抱著我吧?

  呵呵呵,一想到他们两个的神色,我就觉得可笑。

  只是笑完,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林玉雯几日回家,是为了什麽?

  还有,那日晚上的黑衣人到底是什麽身份?

  这里是将军府,无论如何守卫也不会如此不济,有外人进来都不知晓。难道,是府中的人?

  可是,若是府中的人又会是谁?或者,只是一个武功很高强的人?

  此人,我认识吗?为何他突然说是爱我的?

  第一次,我以为是朱御海,可是朱御海的身子我很熟悉。那人,是我陌生的。他的气息,是我从未遇到过的。

  实在是有太多的疑惑了,让我有一些头疼了。

  叹了口气,最终我选择合眼。

  希望一切,慢慢的都会明了吧。

             第06章勾魂曲2

  连著几日,都没有见到琅邪。倒是云娥告诉我,这几日似乎林玉雯一直陪著琅邪在书房内。不过,这几日我也没有去打扰他们,因为我自己也有事情。
  「云娥,将那日风若其送来的衣衫为我穿上。」一早起来,我便让云娥从新为我换上衣衫。

  我随意的选了一件淡紫色的衣衫,任由著云娥为我穿上,梳好了发髻。
  「公主,您的样子,好美。」我看著云娥,竟然是一脸痴迷的看著我。
  「云娥,你可是女子呢。」我笑著,转向了铜镜。

  终於看到了全貌,淡紫色的衣衫胸口很低,让我几乎可以说是酥胸微露著,束腰将我的胸部更加的托起,也让腰身更加的纤细。这件衣衫,外衣只是一件轻纱,所以露於外面的肌肤也只是若隐若现了。

  「公主这是要去做什麽?」云娥看著我,一脸的不解。

  「勾引琅邪,你信不信?」我抛给了云娥一个媚笑。

  我看著云娥竟然就这麽呆住了,一下子不说话了。

  「好了,走吧。记得,将我昨日做的香囊带著。」我转身,只是淡淡的开口。
  许久,才见到云娥跟上来,似乎才回神。

  一路,我接受了所有人的注目,不过他们也只是敢略微的看我一眼,然後立刻低头。

  到我进书房时,两边的侍卫根本就是忘了要阻拦我的。

  只是,我却看到了不应该出现的人。

  「二哥,没有想到你也来了。」我看著出现在书房的朱御浪,还有一旁的两人。

  「奴才参见公主。」竟然是林敬和甘起。他们,为何会再次。

  「心儿,你……穿的也……」朱御浪看著我,竟然开始结巴了。

  「怎麽了,不好看吗?」我还故意转了一圈,悄悄的给已经呆住的琅邪抛了一个媚眼。得到的,是他立刻的转移目光。而我,只是轻笑。

  「好看是好看,只是……似乎太少了吧?」朱御浪皱著眉。

  「会吗?我倒是觉得天气热了,这样子正好啊。」我也不管他们,随意的找了个椅子坐下,「奇怪了,大哥的属下为什麽会来?」

  「是王爷让奴才来送一些东西。」林敬倒是没有隐瞒,但是我也没有问下去。
  我示意云娥,让她把香囊递给琅邪。

  「这是我昨日无聊做的,想来你也是我的未婚夫,自然只能送给你了。」我突然发现,房内的男子脸色都变了。

  不过,每一个脸色都值得我好好的玩味。

  「既然你们有事,我也不便继续在这里了。」我转身离开,也不管後面的几日是什麽反应。

  出了书房,我看著天空。

  「云娥,去把风若其找来。」我的脸色,有一些阴沈。

  回到了房中,等待著风若其来。

  终於,听到了一些声音。

  「风若其,你这几日到底是去做什麽了?」我看著他,看著他似乎有一些踌躇的走到我面前。

  「你……知道了?」他坐了下来。

  「我能不知道麽?林敬和甘起都找上琅邪了。现在,我只是很想知道,你为何没有立刻告诉我?」我看著他,有著责怪。

  「我以为,你不想见到我。」

  他的话,让我皱眉,却没有再多说什麽了。

  「那你现在,希望我怎麽做?」

  我低头深思,现在林敬和甘起会来,说明朱御海已经准备行动了。不过,就算是风若其做什麽,估计也是没有用的。

  「你去查查关於林玉雯的事情。其他的,我自己会处理。」看来,我需要去找一次朱御海了,「还有,你去好好的彻查一下关於朱御风的。」

  「朱御风,他此刻不是在边境?而且,为何不查朱御浪?」看来,风若其有很多不解。

  「这些你不要管,我总觉得朱御风会这麽毫无消息不太可能。你去查查,舒嫔是否有联系他。她虽然一直监视著舒嫔,但是却不能常常给我消息。你就去找她看看清楚。」

  我和风若其聊了许多,也吩咐了给他,然後他才离去。

  所幸的是,在将军府中没有人会限制我的行动。自然,琅邪也不会理会我去哪里。

  次日,我便只带著云娥出门了。也未告诉任何人去哪里。

  当看到门童因为看到我的关系,慌忙将我迎进去,我有一些好笑。看来,这海王府的人倒是还认得我呢。

  「公主,王爷此刻正在书房。」半路遇到林敬,他恭敬的将我领至了书房。说实话,若是没有他,我可能自己还真的找不到。

  「心儿!你是来看我的吗?」一进去,朱御海似乎已经得到通报了。

  我看了一眼身旁的人,示意云娥出去。自然,朱御海也明白,立刻让两旁的人都下去了。

  「我有些话想问你。」我直接开门见山。

  「你想问什麽?我都告诉你。」他……似乎看到我很高兴?

  为什麽?我有一些不明白。他要的,似乎我已经不可能给他了。那麽,他到底为何还要如此开心?

  我的价值,不是已经没有了吗?

  突然,我总觉得,是不是风若其也隐瞒了我什麽。可是,风若其需要隐瞒我麽?

  「心儿?」

  我回神,这才发现竟然只是皱著眉,却是不发一语。

  「那日,林敬到了将军府,为何你没有来?」我想了想,「难道,你不想见我?」

  「不是!不是的!」他,似乎有一些急躁,「我……因为我有一些事情,所以不能亲自来的!我没有不想见你!」

  我看了她许久,慢慢的起身,走向了他。

  「御海,你可知道,我好几日没有见你呢。本来,我以为林敬来了,就能看到你了。就算看不到,你也会送我一些东西的。可是,谁知你知道带给琅邪而已。」我,抚著他的脸,有著责怪和委屈。

  「不是!心儿,对不起!真的是因为这几日我很忙碌,所以,所以……」
  「你在忙什麽呢?」我还是看著他。

  「军事……不!」他接下来的话,似乎没有说下去,「是关於朱御风的一些。他不是在边境,可能要回来了。」

  我心一沈,但是却勾住了他的脖子。

  「恩,也算是军事,为何你要说不呢?」我笑嘻嘻的看著他,「好了,不说这些了。御海,你想我吗?」

  「想!」他将我抱住,坐在了椅子上。

  我顺势靠在了他的怀中,眼神却失去了温度,只是看到了他桌上的一些纸张。
  「那你,想要我吗?」我,慢慢的抽去了腰带,却还是不看他。

  「心儿!你真的……真的愿意……」他的声音颤抖,但是手已经覆上了我的身子。

  男人!我心中冷哼。

  但是,却站了起来,褪去了衣衫。将衣衫丢在他的桌前,慢慢的躺在了上面。全身,只著了一件里衣。

  「心儿……心儿……」他,只是呼唤著我的名字,手颤抖著将我的里衣出去。
  我将他勾向了自己,献上自己的唇。

  他疯狂的吮吻著我,像是要将我的力气抽尽一般。我的手,也慢慢的将他的衣服除去,手最後贴在他滚烫的胸膛上。

  「心儿,我要你……给我……」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只感到,腿间,一个滚烫的热源贴著自己还未准备好的私密。他的手,已经滑下,不断的抚弄著花瓣。他的头,已经埋在了我的胸前,舔舐著我的柔软。
  我整个人躺在桌上,发丝倾泻在铺著的衣衫之上,手慢慢的抓著衣衫,但是却是发出了一声声的呻吟和娇喘。

  「御海……」我的声音,开始破碎,可是意识却是清醒的。

  手,慢慢的拂过他的背脊,将他抬头看著我。

  勾起一笑,只是看著他。他似乎受了刺激一般,再一次将我吻住。

  「心儿,你好美……」他的声音很低沈,带著情* 欲,可是却没未有动作。
  因为,我还为准备好。

  「御海,不要在桌子上,好不好?」我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的吐著字句。

  「好!」他将我抱起,走向了软榻。

  此刻的他,我知道,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此刻的他,只想要占有我。
  而我,也乖乖的躺著。任由著一次次的轻抚著我的身子。

  「呀……恩……」他的手指,突然深入,让我有一丝的呻吟。

  我看著他,满头的大汉,像是在忍耐著什麽一样。

  我看著他赤裸的胸膛,就在我的眼前。慢慢的起身,伸舌舔弄著他的红梅。得到的,是他的闷哼。

  「小狐狸,不要逼我!」终於,激起了他所有的情* 欲,而我的身体,也准备好了。

  他将我调整了姿势,跪坐在我的腿间。滚烫的分身抵在了我的入口,却只是慢慢的摩擦著。

  「心儿,说要我……」他压在我的耳边,舔弄著我的耳垂。

  「恩……」我轻轻的娇喘著,「御海……」

  手,自动的攀上了他。

  「心儿,我的心儿……」他的分身,慢慢的开始进入。

  『扣扣扣』突然,一阵敲门声。

  我回神,「御海……有,有人……」「不要管他!」他停顿了一下,再一次抱住我。

             第07章勾魂曲3

  我已经感觉到了那滚烫已经有些进入了我的身子。

  可是,敲门声再一次传来。

  「御海,有人敲门。」我勾著他,却已经清醒了。

  他的手,紧紧的抱著我,头埋在我的酥胸之中。

  「不要管他!」分身正准备冲入。

  「公主,奴婢是云娥,有急事。」门外传来了云娥的声音。

  我一把推开朱御海,然後起身。

  「心儿!」他的声音,有著不满和挫败。

  「何事?」我只是整理好自己的声音,开口。

  身後的男子一把将我抱住,不断的轻吻著我的背脊。手环在我的身前,搓揉著我的酥胸。

  「刚才将军府中来人,说是将军因为公主不见了很是担心。」云娥的声音,很冷静。

  我沈思了一下,推开了身後的朱御海,「我知道了,立刻回去。」

  「心儿!」朱御海惊诧的保持原来的动作看著我。

  我知道,此刻云娥已经退离了。

  「御海,下次好不好?若是我现在不回去,我想将军府会翻天的。」我轻吻了一下朱御海,然後转身去穿衣。

  「那我怎麽办!我……」他的声音,还带著浓浓的情* 欲,但是更多的是不满。

  「御海,」我转过身,已经穿上了里衣,「过几日我再来,好不好?毕竟,我现在名义上是琅邪的未婚妻的。」

  他看著我许久许久,「我明白了!」最终只是转身,背对我。

  而我,只是穿好了衣衫,然後整理好头发。也不管他,出了门口。

  我当然知道,此刻的朱御海一定不好受。毕竟,他没有满足。不过,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关上门,知道他此刻一定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了。

  林敬他们看我出来,也没有多说什麽。我只是带著云娥回去了。

  马车中,云娥只是看著我。

  「想问就问吧。」我掀开了马车的窗帘,仍有著风吹著我有一丝温热的脸庞。
  「公主,你刚才是在和大皇子……」云娥停顿了一下,「为何公主却之前让奴婢在那个时候来通报打扰你们?」

  我回头,放下了帘子,「我从未想过要给他,今日,只是想得到我想知道的东西罢了。」

  云娥还是半知不解。

  「云娥,待会儿回府後,你去告知风若其,朱御海已经行动了。还有,让琅邪知道我今日是去了海王府。」慢慢的,从怀中掏出一封信,「这个,你交给风若其,让他想办法给朱戟龙。或许,可以通过舒嫔那边,交给朱戟龙。」

  云娥没有多问,只是点头。

  回到了府中,我只是回到了我的心苑。不过,很快琅邪就来了,看来他是知道了我去找了朱御海的。云娥的办事能力,我也该是放心的。

  「你去了海王府?」他的语气,似乎很平静。

  「我找他有些事情。」我的语气,也很平静。

  我看著,他皱著眉,似乎在考虑著什麽。但是,似乎没有了之前的一股厌恶的气息。

  我起身,走到了因为沈思,所以有些呆滞的他面前。

  「你怎麽了?怎麽突然关心我了?」我的手,慢慢的抚著他的脸。

  「你……」

  「难道,你突然发现,爱上我了?」我是故意的,故意想要激怒他。

  「胡扯!」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想要挥开,突然定住。

  「你和朱御海发生了关系?!」

  我知道,我刚才只是穿上了衣衫,甚至回来後也没有换去。所以,此刻自己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上,还有身上的气息,都带著朱御海的味道。

  我笑看著他,「你说呢?」我趁他不注意,倒在了他的怀中。

  他愣了一下,立刻像是受惊了一般推开我。

  「你!无耻!」说完,拂袖而去。

  我的嘴角,失去了温度。只是,冷冷的勾唇。

  无耻?

  真正无耻的又是谁呢?

  我并没有解释,也不可能去解释,其实我跟朱御海根本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他现在的样子,就是我要的效果。若是他像是一开始那般,已经不厌恶我了,不厌恶我和朱御海的关系了。那麽,一切计划都毁了。

  他的辱骂,并不能对我带来什麽伤害。

  反正,他一向厌恶我。而我,也一向不在乎。我的目的,不是他。

  正想著,却看到云娥进来了。

  「事情办得如何?」

  「回公主,已经办妥了。」云娥扶著我坐下,「奴婢刚才看到将军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是为了什麽?」

  「怒气冲冲?你确定是这个情绪?」我感到一些奇怪。

  「是的,奴婢没有看错。」云娥也是一脸的不解。

  我将刚才的事情,慢慢的告诉了云娥。她是我的心腹,我自然不需要隐瞒。
  「琅邪,应该是厌恶,又为何要生气?」我把玩著茶杯,心中开始思量著。
  云娥也没有声音,只是站在了一旁。

  「算了。云娥,这几日林玉雯如何?」我不去想了,那一些都是不重要的,何必去挂心。

  「这几日似乎将军很多时候都和她在一起,而且那日他们一起去了寺庙上香。不过奴婢派人跟去,才发现原来是见了林玉雯的父亲,那个刑部侍郎。」云娥一一的报告。

  「去见刑部侍郎?」我手指扣著桌子,「若是只是去见他,何必如此神神秘秘,看来琅邪是真的准备支持朱御浪或者是朱御海了。云娥,这几日你必须好好的去盯著。」

  「是。」

  我思考了很久,又开口,「还有,将你刚才见到琅邪时候,他的表现和表情,想办法让林玉雯知道。她可是好久没有来看过我了呢。」

  云娥虽然还是不明白,但是还是遵照我的命令的。

  「云娥,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何?」我看著一旁,她只是站著。

  「若是公主觉得奴婢该知道的,奴婢便听。若是公主觉得奴婢知道也无用的,奴婢就不需要知道。」

  她的回答,让我含笑。

  「云娥,看来只有你了解我。」我叹了口气,拿出了怀中的一块令牌递给她。
  「公主?」

  「拿著吧,我身边有朱戟龙的金牌不会有事情。我怕,若是有一天你因为我办事,出了什麽意外,我可是找不到第二个侍女了。」我将那块盟主令放在了她的手中。

  「奴婢就算是为了公主付出生命,也是心甘情愿!若不是当年公主……」
  「云娥!小心隔墙有耳。」我出声,打断了她。

  「奴婢明白了。」她乖乖的收下了令牌。

  她自然了解我,只要是我下的决定,下的命令,是没有人可以更改的。
             第08章勾魂曲4

  第二天,林玉雯就来了。我再一次感叹,我有一个能干的侍女,不是吗?
  「妹妹这几日似乎一直呆在府中呢?」林玉雯与我,一起散布在园中。
  「是啊,姐姐也不知道来看看我,害我一个人多麽的无聊啊。」我也与她笑言相对。

  慢慢的,走到了湖边,看著泛著春意的湖面。

  「你也知道的,邪哥哥一直喜欢让我陪著他,前几日还要我陪著去上香,姐姐也是抽不开身啊。希望妹妹可以见谅。」她说著,一脸歉意的看著我。

  「妹妹自然不会怪姐姐了。不过,姐姐可要帮我一个小忙呢,不知道可不可以?」我带著希冀的看著她。

  「若是姐姐可以帮忙,一定会的。」

  「那就好,姐姐一定可以的。」我松了口气,「昨日,妹妹因为无聊就去了一次海王府,去看看我的大哥。可是回来後,也不知道为何,琅邪却非常生气。当著我的面,只是问我是不是去了海王府,然後就拂袖离去了。妹妹真的搞不懂,哪里得罪了他。所以,可不可以请姐姐去为妹妹说说情?」

  我笑著,看到林玉雯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变化,但是立刻恢复了。

  「邪哥哥也真是的,妹妹去看看自己的大哥,他生什麽气呢!回头,姐姐会好好的说说他的。」林玉雯的样子,似乎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谢谢姐姐了。」我开心的勾著她,「还好有姐姐在,要不然他的怒气,真的是让我莫名其妙啊!妹妹也只是和大哥拥抱了一下,竟然没有想到却被琅邪说身上有大哥的气息。真是的!他的鼻子怎麽会这麽灵的!」

  我抱怨著,一边走一边说。

  「呵呵呵……」此刻,似乎林玉雯只能带著奇怪的笑意。

  「妹妹你看,这湖水是多麽的美丽啊。」突然,她又变了,一副温婉的样子,拉著我走向了湖岸。

  「真的呢。」我看著湖面,泛著波光,甚是美丽。

  「不过妹妹可要小心了,这青苔可是相当的滑的。」林玉雯的手,将我松开了。

  我只是看了一眼,然後发现,湖边都是青苔,一不小心就会滑倒。

  「啊!妹妹,你做什麽!」

  突然,我听到她的尖叫,然後身子往前一倾,就看到她突然倒了湖中,而我的手却像是放开了她一般。

  只听到落水声,还有一个人影飞过。

  我只看到琅邪一声湿,抱著颤抖著的林玉雯。

  我心中冷笑,知道自己中计了。

  「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琅邪的样子,非常的愤怒。

  「邪哥哥……不关妹妹的事情,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的。」她却只是小声的开口。

  我冷冷的看著,一言不发。

  「不关公主的事情,是她自己……」

  「云娥,闭嘴!」我喝止了云娥,「是我又如何,你准备如何?」我冷冷的看著琅邪。

  「你!」琅邪似乎震了一下,只能怒气冲冲的看著我。

  而我,只是冷冰冰的回看著他。

  「邪哥哥……冷……」她怀中的林玉雯扯著她的衣衫。

  「我立刻抱你回去!」琅邪说完也不再看我,却留下一句话,「你是公主,我奈何不了你!希望你下次好自为之!」

  他的声音,很冷。可是,我的心早就是冰冷了,所以根本不可能传到我的心中。

  我只是站在了湖边,看著依旧泛著波光的湖面。

  「公主!您为什麽不解释!明明是她!」云娥却一脸的气愤。

  我只是笑笑,「她早就料到了此刻琅邪会来了。而且,刚才的场景,就是看起来我推了她一样。加上,刚才的那些侍女都是她的人,解释也没有用的。」
  「可是,您为什麽要承认!」

  我没有开口了,只是带著云娥回到了心苑。

  房中,风若其已经在了。

  「你倒是神出鬼没。」我在云娥退出去後开口。

  「怎麽,被人诬陷的滋味如何?」他笑著,喝著茶。

  我也端起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就和这茶的滋味一般。」

  「很苦涩?」他,似乎很好奇。

  「不,很爽口,略带著甘甜。」我笑著,看著他到时要如何反应。

  他怔了一下,然後大笑。

  「心儿!不愧是心儿啊!」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封密函,「这个,是他给你的。」
  我拿了过来,看著里面的内容。

  「没有想到,朱戟龙竟然早就猜到是你送去的。」风若其在我看信时一边说著,「我倒是很想知道,他到底知道了些什麽。」

  我合上了信,然後看著他。

  「若其,不要想和朱戟龙斗。我们,是斗不过他的。」我是好心的忠告。
  「没有试过,你怎麽知道?」

  我看著他一脸的无知,叹气。

  「我的身份,你的身份,他早就知道了。」

  「怎麽可能?!」我看著风若其立刻惊跳起来的样子,有一些好笑。

  我没有回答下去,只是想著刚才信的内容。朱戟龙只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其他的不需要担心。那麽,他是已经知道了朱御海的行动?还是,早就对他的三个皇子了若指掌了?

  哎……为何,我总是处在无解的谜题中呢?

  「心儿,那个……黑衣人还来找过你吗?」

  风若其的话,让我从沈思中醒来。风若其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也不想去问如何知道的。

  「难道,你知道他的身份?」

  他摇摇头,「我查过,可是完全查不到。你确定,你曾看到过那个人身上的一块令牌是如此的?」

  他拿出了前些日子,我让云娥去查的令牌样子。

  「没错,怎麽了?」他似乎,有什麽话要说。

  「这个……若是我猜的没有错,应该是『战』的令牌。」

  「战?」这又是什麽,我似乎从未听过。

  「他是一个情报组织,或者说是一个很神秘的组织。江湖中知道的,也只是他们是贩卖和收集情报的,其他的就无人可以知道了。」风若其似乎很忧心的样子。

  「这样子的人,为何会……」我不理解,我从不涉足江湖,怎麽可能认识那样子的人?那个人,似乎对我很熟悉的。

  「看来此事,我要好好的调查一下了。」风若其带著深思。

  我也沈默不语了,心中思量著那个黑衣人的身份。

  到底,会是谁呢?

             第09章勾魂曲5

  连著几日,我都没有见到琅邪。听说,林玉雯似乎病了。也是,虽然现在天气还算温和,可是那湖水还是冷的。

  「公主,何事如此令您愉悦?」云娥为我在亭中放好了琴,开口问我。
  我坐了下来,抚著琴身。

  「也没什麽,只是想到林玉雯为了我竟然去尝试那麽冰冷的水,看来我的面子还是很大的,不是吗?」我呵呵呵的笑了,心情大好。

  「公主真的不生气吗?」

  「有什麽好生气的?林玉雯要的就是我的在意和我的生气,若是我一片不在乎的话,她的希望就落空了。那麽,她才是那个该生气的人呢。赔了身体又不能让我生气,不好笑麽?」我笑盈盈的看著云娥。

  「公主说的也对。」云娥为我点燃了熏香炉。

  「而且,今日朱御海必然会来的。看来,又有好戏看了。」我拨动琴弦,慢慢的沈醉在欢快的乐曲中。

  一旁的云娥,只是静静的坐著。她知道,我抚琴时不喜欢别人站在一旁的。
  果然,如我所料,有人通报朱御海来了,希望可以见见我。

  我随著小童到了琅邪的书房,房中朱御海带著林敬,而且朱御浪也在。至於琅邪,则是一脸的阴沈。

  「大哥二哥,你们怎麽都来了?」

  「心儿可是说会来看看大哥的,结果一直没有来,只能让我亲自来了。」朱御海的话中有话。是在责怪那日我的突然离去吗?

  「对不起大哥,不过这是在将军府,不像是在宫中,所以……」我说的为难,趁著琅邪和朱御浪不注意,当著朱御海的面瞟了一眼琅邪。

  朱御海的脸色立刻变了,但是却一言不发。

  「心儿,你只想到大哥,难道忘了我这个二哥了吗?」朱御浪开口。

  「怎麽会,心儿自然不可能忘记的。」我立刻笑著,跑到他身边,勾著他的手臂。

  「你啊,怎麽还像是个小孩子?」他抚著我的头,却让我有一刻僵硬。
  这个感觉很熟悉,就像是曾经,我幻想过的一般。

  可是……那时候的一切,早就破碎了。

  「呵呵,当个小孩子不好吗。」我只是笑笑。

  琅邪并没有把林玉雯的事情说出来,我想他顾忌著朱御海在,所以是不可能说的。

  倒是朱御海立刻就问了那日的事情,琅邪也按照我的预料回答了。

  朱御海走之前,脸色非常难看。但是还是笑著看著我,让我有空就去海王府。然後,就带著林敬离开了。

  「心儿,大哥似乎心情不好?」朱御浪走到我身边。

  「可能是父皇有交代了什麽困难的事情了吧。」我说的淡然。我怎麽会不知道他为何生气呢?

  「我不打扰你们兄妹聊天了,先行离去。」琅邪突然开口。

  「邪,你也有急事?」

  「这几日,玉雯病了,我只是陪著她。」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
  而我,只是淡笑著,勾著朱御浪的手臂。

  「姐姐病了?那你可要好好照顾她了。代心儿问候她一下,记得告诉她,谢谢她对我很好的照顾。有机会,我一定会对父皇说的。」我笑著,却是一字一句。
  琅邪似乎看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