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家庭竞赛游戏】(01)【作者:lichee】
【家庭竞赛游戏】(01)【作者:lichee】
字数:92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家庭竞赛游戏(一)

  一个周未的早上,陈志诚一家五人及张慧珊一家三人来到一座工业大厦某层楼,按下门铃,有职员开门,道明来意后,工作人员请他们到一间类似会客室的地方坐下,室内已有男女八人在座。

  大家就座后,有一位美女来到,她穿着一条连身短裙,露出两条白晢大腿。
  「我叫Linda,是今次活动的主持,今次活动的条款和内容,你们都清楚明白了吗?」

  各人都点点头,有几位女士脸上一片羞红,黄鳯英和张慧珊及她们的女儿则有点紧张奋之色。

  「你们要把所有随身物品,包括项首饰、手錶、戒指、手机等,全部存放在我们提供的储物柜内。」Linda向他们指示储物柜,各人便把身上的随身物品放进储物内。

  「外套也不要穿上,鞋子也要除下,我们有便鞋供应。」

  有穿外套的便把外套除下,大家也除下鞋子,穿上便鞋。

  「好,请大家跟我来。」

  各人跟随Linda来到一个大会场,Linda站在会场的一方,在Linda左右两旁各有一排长椅,长椅前是一个四方形的充气大水池。

  Linda请陈志诚及张慧珊等八人到左边去,另外八人到右边去。

  Linda说:「好,现在是各家自我介绍,请每位成员逐一起身简单介绍自己,先由左边陈家父亲开始。」

  「大家好,我是陈志诚,43岁,自设公司经营,这是我妻,我女,我儿。」
  「大家好,我是黄凤英,40岁,家庭主妇。」

  黄鳯英穿了一件连身贴身短裙,显出她婀娜的身材和一双白晢的长腿。
  Linda说:「请陈太也说出你的三围,其他女士介绍自己时也请说出自己的三围,例如,我自己的三围是35D-26-35。」Linda说完还转身一圈,众人见美女主持有如此标緻的身材,大家都发出讚叹声及鼓掌。

  黄鳯英说:「我的三围是36C-29-36。」

  有些男士已说:「哗,好捧的身材!」

  大家都拍掌。

  「我叫小芸,17岁,高中学生,我的三围是34C-24-34。」
  小芸穿的是一条校服裙。

  「大家好,我叫小东,15岁,初中学生。」

  小东穿的是着恤衫西裤校服。

  Linda说:「现在轮到何家,在此说明一下,今次活动的规定要2男2女的,但何家是单亲家庭,只有何太及她的一对女子,故何太情商她的表姐陈太,借调她的一名儿子作为她的为家庭成员之一,陈太的儿子也就是何太的表姨甥。」
  「大家好,我是张慧珊,41岁,政府公务员,我的三围是36C-29-36。」

  张慧珊穿了一件T恤,再套上背心短裙,露出她一双白晢的长腿。

  「大家好,我叫冬冬,18岁,高中学生,我的三围是34C-23-34。」
  冬冬穿的是一条校服裙。

  「大家好,我叫小辉,15岁,初中学生。」

  小辉穿着的是恤衫西裤校服。

  「大家好,我是陈小武,15岁,初中学生。」

  小武也是穿着恤衫西裤校服。

  Linda说:「现在轮到右边,由岑家父亲开始。」

  「大家好,我是岑俊傑,51岁,体育教师,这是我妻,我儿,我新抱。」
  「大家好,我是植咏儿,48岁,舞蹈导师,我的三围是33B-23-34。」

  植咏儿上身穿了一件小背心,下裳是一条百摺长裙。

  「大家好,我是岑家浩,25岁,中学教师。」

  「大家好,我是关秀萍,24岁,小学教师,我的三围是36B-26-36。」

  关秀萍穿上身是一件无袖上衣,下裳是一条及膝半截裙。

  Linda说:「好,轮到简家,请简家父亲开始。」

  「大家好,我是简瑞洪,45岁,市场经理,这是我妻,我女,我儿。」
  「大家好,我是刘佩兰,42岁,酒店客务主任,我的三围是35B-28-35。」

  刘佩兰穿了一件长T恤,及一条贴身裤。

  「大家好,我是简少慧,19岁,大学生,我的三围是36B-25-36。」
  简少慧上身穿了一件T恤,下身是一条热裤。

  「大家好,我是简少轩,17岁,高中学生。」Linda说:「好,为方便辨认各家成员,每家编入不同颜色的组别,陈家是红组,何家是蓝组,岑家是黄组,简家是绿组,每位家庭成员会分发一条同色的头箍带,请把头箍带套在头上。」

  这时有工作人员把各家的颜色头箍带分发给各家,各人便把头箍带套在头上。
  Linda说:「好,现在首先进行的回合是脱衣竞赛,共分四场,由各组男方对各组女方,对赛的组别是红组对黄组,蓝组对绿组。」

  男士都显得十分雀跃,女士则微笑点头,也互相顾盼要对赛的组别。

  Linda继续说:「规则是这样的:在限时内首先把对方衣服脱光的一方,可得2分,已被脱光衣服的一方不可再脱对方的衣服,如时间许可,脱光对方衣服的一方还可以肆意地玩弄被脱光衣服的一方的肉体,被脱光衣服的一方不得抗拒,直至限时到为止。大家明白吗?」

  各人都点头表示明白,各组成员开始交头接耳商讨竞赛的策略。

  Linda说:「第一场竞赛是红组女方对黄组男方,请两方成员来到充气水池旁。」

 红组母黄鳯英(陈母)、女儿陈小芸和黄组父岑伟傑、儿子岑家浩分别来到
  充气水池旁。

  岑父看着红组两母女,心想红组女儿只是一位17岁少女,要她剥个清光不难,只要儿子先缠着她的母亲,待他把女儿剥光后再来把母亲?光,岑父望着红组两母女微微笑。

  陈母看黄组岑父,体形壮硕,儿子虽稍逊,但也估计到自己和女儿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她只有见机行事。

  Linda说:「请双方踏进充气水池内,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充气水池内,原来水池有一层水溶润滑油,人踏进去根本站不住,只能跪坐着。

  Linda说:「大家准备,1……2……3!」

  岑父一听到3便直滑向陈女,一手拦腰便抱着她,另一手便扯开她的校服裙。
  陈母见势便猛力拉开岑父的手,但她怎及得体育老师的气力,而且岑子已来到她的背后,一手便拉开她裙边的拉炼,另一手掀她的裙摆向上扯。

  陈母唯有放下女儿去应付岑子的进攻,她一个反身,两手抓着他的恤衫向两边用力扯开,恤衫钮釦纷纷散脱,岑子不虞陈母有此一着,呆了一呆,陈母得势不?人,用手解开他裤头的钮,再用力向下扯,岑子的长裤连内裤一并被陈母扯下来,他的??便露了出来,陈母把脚一伸,岑子身子便倒下,陈母用手摣捏他的??,岑子两脚一并,陈母手脚并用,把岑子的裤子剥了下来,跟着她反身骑在他的腰肚上,用手扯开他的恤衫,岑子竟被陈母剥个清光。

  与此同时,岑父一手抱着陈女,陈女基本上动弹不得,任由岑父剥她的校服裙,岑父三扒两拨便把陈女的校服裙剥了下来,接着扯开她的乳罩,陈女两个大奶子便跳出来。

  岑父忍不住摣摸她的奶子:「哗,少少年纪奶子便这么大,我看你妈的奶子也不小啊!」

  岑父瞄到儿子已被陈母拦腰骑住,他急忙伸手脱去陈女的内裤,陈女也奋力挣紮,她知道被岑父剥光是无可避免的,但她也想拖延时间,好让母亲得分。
  岑父拉开陈女内裤边缘,用手指插入她的屄屄内,陈女本能两腿一夹,岑父乘机扯下她的内裤,岑父又借润滑油把身子一滑,借势把陈女内裤拉到脚踝,再用手一托,便把陈女的内裤剥了下来,陈女被岑父剥个清光了。

  岑父没有停下来,他滑向儿子那边,把陈母拉下来,伸手便要剥她的衣裙,陈母用手按着岑父的肩膊,用脚对准他的下阴一伸,岑父一痛,手一松,身子便被陈母推开。

  陈母没有退闪,她扑向岑父,用身子压着他,伸手去解他的裤子。

  岑父穿的是松身短裤,很容易被陈母解开,陈母用力一扯,连内裤也一并被扯下,陈母得势不绕人,用手摣捏岑父的阳具,令岑父动不起来,陈母用脚把他的裤子甩出去。

  岑父也心有不甘的,忍住阳具被摣,两手拉起母的裙子,露出她的屁股来,原来陈母没有穿内裤的,於是岑父用手指插入陈母的屄屄内抽动,陈母的屄屄被指奸,身子一软,两脚不自觉地分开,岑父见机不可失,趁机把她的衣裙剥下来,陈母没有穿胸罩,陈母被剥清光了。

  脱衣竞赛限时未到,按竞赛规则岑父可以肆意地玩弄两母女赤裸的肉体,岑父把陈母和陈女拉到身边,任情地抚摸两母女的大奶子,又含又啜又捏她们的乳头,又用手指奸淫她们的屄屄,两母女被岑父玩弄得脸红气喘。

  Linda说:「好了,时间到,第一场成绩是红组得2分,黄组得4分。
  请红组母亲及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让大家欣赏欣赏母女两人的美妙身材。「

  陈母扶起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

  陈母黄鳯英,容貌俏丽,虽生育过三个孩子,但身材婀娜丰满,肉白肤红,两个大奶?丰腴挺立,乳头如熟透的葡萄,两腿腴长,臀部浑圆翘挺,阴毛油亮乌黑,茂茸萋萋,肥腻的阴唇半遮半掩着阴道口,阴道口上方那微微突起如荳蔻般的阴蒂,红润逗人。

  陈女小芸,少女肌肤,细腻嫩滑,肉白身莹,两个大奶子丰腴盈满,乳头如熟透的樱桃,小腹平坦,两腿浑圆修长,臀部浑圆,阴毛浓密乌黑细长,把整个屄屄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充满诱惑。
  两母女的裸体让各人饱览无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说:「我们已准备淋浴设备给参赛者使用,四位可以到那边去沖洗身上的润滑液。」

  大家望过去,那是一个开放式淋浴间格,无遮无掩,淋浴的过程完全任人观看,而且不分男女,换言之,男女可以一起共浴的。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二场竞赛,接下来是黄组女方对红组男方,请两方成员来到充气水池旁。」

 黄组母植咏儿(岑母)、新抱关秀萍和红组父陈志诚、儿子陈小东分别来到
  充气水池旁。

  陈父观看上一场的竞赛后,心想把对方两女剥个清光不难,但要黄组取不到分,就要有个策略。

  岑母看陈父体形健硕,心想自己是舞蹈导师,身手也不差,新抱虽是娇柔一点,但也是少妇一名,不会输给15岁的陈子。

  Linda说:「请双方踏进充气水池内,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充气水池内,四人两方对峙着。

  Linda说:「大家准备,1……2……3!」

  陈父一听到3便直滑向岑母,两手从她背后扣着她的两臂,陈子即上前拉下她的百摺长裙,岑母不断挣紮。

  岑家新抱见势便在陈子背后拉开他,不要小看陈子只有15岁,他生得高大健砚,是学校篮球队队员,岑家新抱这位娇柔小学老师怎能扯得动他,只能不断地撕扯他的衫裤。

  陈子不理岑家新抱在他背后的拉扯,他三两下便把岑母的百摺长裙剥了下来,接着他动手剥岑母的内裤。

  岑母一下子被陈父从后架着两臂,上半身便是靠在陈父胸腔动弹不得,虽然不断踢动两腿,但陈子轻易地剥掉自己的裙子,接着也把自己的内裤剥下来,把她神秘的毛茸三角地带暴露出来,虽然她对今天的竞赛早有心理准备,但不知怎的脸上有点红热。

  这时岑家新抱在陈子背后不断拉扯,她已把陈子的裇衫撕破,现在他的上身是光着的,陈父向儿子打眼色,叫他继续,他没理会岑家新抱对他的穷拉猛扯,他用手指插入岑母的屄屄内抽动,抽动得十来下,岑母身子发软,开始气喘,陈父见此,便松开两手去拉起岑母的小背心,把小背心剥了下来,接着把她的胸罩也扯掉,岑母被陈家父子剥清光了。

  岑家新抱猛拉猛扯陈子的衫裤,陈子的裇衫被她扯破剥掉,她便继续拉扯陈子的长裤,希望可以尽快剥了他的长裤下来。

  陈父放下岑母,向儿子再打眼色,儿子领颔,摇动下身,好让岑家新抱扯甩他的长裤,岑家新抱只顾着扯甩陈子的长裤,正当她把陈子的长裤剥了下来之际,冷不防陈父身子一滑,便滑到她的背后,陈父重施故技,两手从她背后架着她的两臂,使她动弹不得。

  陈子转身面向岑家新抱,陈子不慌不忙,剥下她的半截裙,岑家新抱两脚不断挣紮,但敌不过陈子的力气,陈子三两下手势便剥了她的内裤出来,露出她毛茸的屄屄。

  陈子忍不住说:「哗,老师的屄屄好美呀!」

  岑家新抱虽已为人妻,也有过不同的性爱,但被15岁小子说着她裸露的屄屄,有点难为情,便别过脸去,突然她感到屄屄好痒,原来陈子把头钻到她胯下,用舌舔她的屄屄。

  「不要……不要……啊……啊……」

  岑家新抱被陈子舔得身子不由自主地扭动,陈父松开双手,顺势剥了她的无袖上衣,也扯去她的胸罩,一对奶子便弹了出来了。

  岑家新抱被陈家父子剥个清光了。

  陈家父子用了不多的时间便把岑家两位女性剥个清光,还有剩余时间,按竞赛规则陈家父子可以肆意地玩弄岑母和岑家新抱赤裸的肉体。

  陈父把岑母和岑家新抱拉在一起并排着,岑母和新抱的奶子虽不及陈家母女的丰满,但也腴盈滑溜,陈家两父子又搓又捏她们的奶子,又含又啜她们的乳头,两父子把玩得不亦乐乎。

  岑母和岑家新抱两具赤裸肉体,全身上下都被陈家父子肆意的摸玩抚弄,最要命的是陈家两父子时而指奸她的屄屄,时而用舌舔她们的屄屄,令她们有如蚁行,开始呻?。

  Linda说:「好了,时间到,第二场成绩是红组得4分,黄组0分。请黄组母亲及新抱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让大家欣赏欣赏奶奶和新抱的美妙身材。」

  岑家新抱和岑母得被陈家父子玩弄有气无力,两父子便扶起岑家新抱和岑母,半揽半抱着她们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

  岑母植咏儿,容貌娟好,因是舞蹈导师,身材苗条,肤白红润,两个奶子圆盈,乳头突立,双腿修长,臀部浑圆,阴毛浓密有緻,阴唇肥腻,阴道口光泽撩人。

  岑家新抱关秀萍,容貌俏丽,肉白身洁,两个奶子盈满,乳头粉红挺立,两腿浑圆修长,臀部腴圆,阴毛茂茸乌黑,覆盖阴阜,阴唇半露半闭,阴道口微微张合,惹人怜爱。

  奶奶和新抱的裸体让各人饱览无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说:「请四位可以到那边去沖洗身上的润滑液。」

  陈家父子便揽抱着岑母和岑家新抱到淋浴间去,四人一起淋浴。

  原来上一场竞赛完结后,岑家父子与陈家母女一起淋浴,在淋浴时陈家母女全身上下任由岑家父子肆意摸玩,她们被摸玩得兴奋莫名。

  岑母和岑家新抱刚才在脱衣竞赛中被陈家父子玩弄得意犹未尽,现便藉淋浴时任由陈家父子摸玩抚弄她们的肉体,以求尽兴。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三场竞赛,接下来是蓝组女方对绿组男方,请两方成员来到充气水池旁。」

 蓝组母张慧珊(何母)、女儿何冬冬和绿组父简瑞洪、儿子简少轩分别来到
  充气水池旁。

  简父看过红组父子剥光黄组奶奶和她新抱的手法,看看对手何母和她18岁的女儿,自己儿子虽然和她年纪相仿,但男生力气始终胜过女生,心想也可以仿傚陈家父子,依样葫芦,尽快把她们母女剥光,就可以任情玩弄她们的肉体,想起她母女俩的大奶子,越想越兴奋。

  何母看简父体形壮健,简子与自己女儿年纪相仿,心想简父一定会效法她表姐夫(陈父)剥光黄组奶奶和她新抱的手法,她得要小心应付。

  Linda说:「请双方踏进充气水池内,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充气水池内,四人两方对峙着。

  Linda说:「大家准备,1……2……3!」

  当简父一听3便滑向何母,准备如陈父一样后从她背后扣着她的两臂,谁知何母一个转身,一手抓向他的下阴,另一抓他的上衣,简子如与父亲商议好一样,冲上来就抓何母的短裙,但何母穿的是背心短裙,不同岑母的百摺长裙一扯便扯下来,简子根本不容易把背心裙扯下来。

  这时何女绕到简父背后,抓着他的上衣向上拉,由於简父的下阴被何母摣捏着,他身子的转动不灵,就被何女剥下了上衣,接着何女用口啜他的乳头,用手捏他的另一乳头,搞得简父全?骚软,何母乘机解开他的裤头,把他的裤子拉下来。

  简子见无法扯下何母的背心裙,便转个方向把裙子向上拉,想把裙子从何母头上扯去,谁知他一拉起裙子,发现何母是没有穿内裤的,露出整个屁股来,简子便想到陈子用舌舔岑家新抱的屄耳,他便依样钻到何母胯下,用舌舔何母的屄屄。

  何母屄屄被舔,只好放开摣捏着简父下阴的手,转身应付简子的进攻,简子死抱着何母两腿不放,不断用舌舔她的屄屄。

  何母灵机一触,把两腿交缠绞着简子的上身,并强忍着屄屄被简子舔弄的骚软,伸手就解开简子的裤头,何母利用润滑油不断转动身体,因为她两腿绞着简子,无形中等於拖着简子转动,简子穿的是松身短裤,很快便因转动磨擦力把短裤甩到脚踝,何母见机便拉起简子的上衣,用力向上扯,简子头一松开,上衣便被何母剥了下来,何母乘势松开两腿,把身子滑向简子下身,顺势用手扯开简子短裤,简子一时间不知所措,何母又乘势拉他的平脚短裤,何母三两下手势便把简子的平脚短裤剥了下来,简子被何母剥清光了。

  与此同时,当何母放开摣捏简父下阴之际,简父一个反身,把何女压在身下,他扯开何女的校服裙,三扒两拨便把何女的校服裙剥下来了,接着扯掉何女的乳罩,何女两个大奶子便弹了出来,简父不禁讚叹:「好大的奶子啊!」

  简父用手又摣又捏何女的两个大奶子。

  简父正在摸玩何女的大奶子有点得忘形之际,眼瞄到儿子形势不妙,便急忙伸手去扯何女的内裤。

  何女被简父压在自己身上,根本无法抗争,只得任由简父肆意地摸玩她的奶子,也任由简父剥她的衣裙乳罩内裤,简父三两下便把何女的内裤剥下来,何女被简父剥清光了。

  简父剥光何女便立即放开她,把身子滑向何母,他一手拦腰就抱着何母,另一手掀起何母的裙摆,他知道何母没有穿内裤,直用手指就插入她的屄屄内抽动,何母屄屄被指奸着,两腿虽然不断踢动,但屄屄传来一阵阵的骚麻,身子便放软,简父见势,便动手剥脱何母的裙子,插入何母屄屄的手指仍然抽动,何母身子已骚软无力,任由简父剥她的裙子T恤,何母没穿胸罩,T恤被脱去便是裸身了,简父终於把何母也剥清光了,而时间也到了,简父无剩余时间去摸玩何母的大奶子。

  Linda说:「好了,时间到,第三场成绩是蓝组得2分,绿组得4分。
  请蓝组母亲及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让大家欣赏欣赏母女两人的美妙身材。「

  何母扶起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

  何母张慧珊,容貌艳丽,身材婀娜丰满,肉白肤红,两个大奶?丰腴挺立,乳头如熟透的葡萄,两腿腴长,臀部浑圆翘挺,阴毛茂茸乌黑,疏落有緻,阴唇肥腻,阴道口光润诱人。

  何女冬冬,少女肌肤,细腻嫩滑,肉白身莹,两个奶子丰腴盈满,乳头如熟透的樱桃,小腹平坦,两腿浑圆修长,臀部圆腴,阴毛浓密乌黑细长,把整个屄屄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充满诱惑。

  两母女的裸体让各人饱览无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说:「请四位可以到那边去沖洗身上的润滑液。」

  何家两母女走到淋浴间,简家父子也来到,何母用眼神示意他们进来一起淋浴,简家父子两人欢喜若狂,何家两母女任由简家两父子尽情地在她们身上摸玩一番,她们也想享受全身上下?摸玩的兴奋。

  Linda说:「我们继续进行第四场竞赛,接下来是绿组女方对蓝组男方,请两方成员来到充气水池旁。」

 绿组母刘佩兰(简母)、女儿简少慧和蓝组子何小辉、表姨甥陈小武分别来
  到充气水池旁。

  简母看对方是两位15岁少年学生,自己女儿都比他们年长,况且女儿平日也有打羽毛球,不是弱质纤纤的女子,心想今次一定可以赢取4分。

  蓝组何子和陈子看对手是一对母女,年纪都比自己长,?不能用陈父那个策略,而且简母穿的是长T恤贴身裤,简女穿的是T恤热裤,要剥光她们要花点心思了。

  Linda说:「请双方踏进充气水池内,当我数到3便开始。」

  四人便踏进充气水池内,四人两方对峙着。

  Linda说:「大家准备,1……2……3!」

  简母一听到3便把身子滑向两位少年,想利用冲力把他们压在自己身下,好让女儿去剥他们的衫裤。

  陈子是学校篮球队员,何子是学校手球队员,两人身手也很敏捷,他们利用润滑油的借力闪避简母的冲势,也让简女扑了个空。

  四人互相你追我逐,你闪我避,你撞我碰,你拉我推,有时大家身体碰撞一起,便你拉我扯对方的衣服,两位少年学生的恤衫已被扯破不少。

  陈子看自己和何子上身的恤衫已破烂不堪,陈子向何子打个眼色,两位少年索性自行脱去破烂的恤衫。

  简母和简女笑起来,心想难道两位少学生投降,自行脱光。

  陈子和何子不断打圈滑行去碰撞简家两母女,因为他们上身光滑,简家两母女捉不稳两位少年学生,渐渐简家母女被陈子和何子围在一起。

  简家母女一时茫无头绪,只当两少年冲过来时便伸手去抓他们,但他们总是闪躲过去,母女两人渐渐靠拢一起。

  陈子和何子这时一左一右猛力冲向简家母女,简家母女一时失稳,身体向后倒下,陈子和何子乘势骑在她们腰上,何子骑在简女腰上,陈子骑在简母腰上,两母女被骑着起不得身来。

  陈子和何子猛力把她们的T恤拉起,简家母女两手不断挣紮,但刚才的追逐已消耗了她们不少气力,敌不过两位少年的力气,上身的T恤终於被两位少年剥了下来,两位少年得势不绕人,跟着扯去她们的胸罩,美白的奶子便弹了出来。
  陈子说:「阿姨的奶子好白好滑手啊!」

  陈子一边说一边搓揉简母的奶子,说完又低头用口含啜她的乳头。

  简母感到一阵阵骚麻,身子便软下来,竟闭目享受乳头被含啜的快感。
  何子说:「姐姐的奶子好白好弹手啊!」

  何子一边说一边搓揉简女的奶子,说完又低头用口含啜她的乳头。

  简女感到一阵阵骚麻,身子便软下来,竟闭目享受乳头被含啜的快感。
  陈子和何子见胯下的女士已身软无力,便转过身去解她们的裤子,他们连她们的内裤一并拉下,两母女没有挣紮,任由两位少年把她们的裤子剥了下来,简家母女被两位少年学生剥清光了。

  令两位少年惊讶的是简家两母女的屄屄竟是光洁无毛的,两位少年欣喜若狂,连忙分开两母女的双腿,用舌去舔她们的屄屄。

  屄屄便舔的阵阵骚麻令简家母女不能自控,两手不断地抚摸自己的奶子,又轻轻地呻吟:「噢……啊……好舒服……」淫态毕现。

  Linda说:「好了,时间到,第四场成绩是蓝组得4分,绿组0分。请绿组母亲及女儿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让大家欣赏欣赏母女两人的美妙身材。」
  时间到了,何子和陈子才停止舔简家母女的屄屄,并扶起母女二人。

  两母女张眼看着两位少年,想起刚才的淫态,脸上腓红,任得两位少扶起自己,两位少年半揽半抱着两母女离开充气水池,来到排椅前。

  简母刘佩兰,容貌娟好,身材婀娜,肤白肉滑,两个奶子圆盈,乳头突立,两腿腴长,臀部浑圆翘挺,屄屄无毛光洁,阴唇肥腻,阴蒂突起逗人,阴道口湿润撩人。

  简女少慧,容貌俏丽,肌肤细腻,皮光肉白,两个奶子盈盈而挺,乳头如熟透的樱桃,两腿修长,臀部浑圆翘挺,屄屄无毛光洁,阴唇显露,阴蒂突起逗人,阴道口红润,惹人怜爱。

  两母女的裸体让各人饱览无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Linda说:「请四位可以到那边去沖洗身上的润滑液。」

  两位少年便半揽半抱着简家母女到淋浴间去,四人一起淋浴,简家母女刚才被两位少年玩弄得性起,现更要藉一起淋浴,好让两位少年尽情肆意地摸玩她们的肉体,以享受全身上下被抚摸的快感。

  Linda说:「四场的脱衣竞赛结束,这回合的成绩是:红组陈家有6分;蓝组何家有6分;黄组岑家有4分;绿组简家有4分。」

  大家鼓掌。

  Linda说:「经过一轮刺激的竞赛,相信大家也需要休息一下。」
  这时工作人员拖开四方充气水池,摆放一张大台,上有饮品食物。

  Linda说:「我们提供饮品食物给各位享用,以补充体力,应付下一轮的竞赛,大家随便,不用客气。」

  大家拍掌欢迎。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