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眼淚才痛快的流了下來
眼淚才痛快的流了下來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 ?? ?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 ?? ? 你不知道我愛你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 ?? ? 你不知道我愛你

? ?? ? 而是愛到癡迷

? ?? ? 卻不能說我愛你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我不能說我愛你

? ?? ? 而是想你痛徹心脾

? ?? ? 卻隻能深埋心底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我不能說我想你

? ?? ? 而是彼此相愛

? ?? ? 卻不能夠在一起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彼此相愛

? ?? ? 卻不能夠在一起

? ?? ? 而是明知道真愛無敵

? ?? ? 卻裝作毫不在意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樹與樹的距離

? ?? ? 而是同根生長的樹枝

? ?? ? 卻無法在風中相依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樹枝無法相依

? ?? ?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

? ?? ? 卻沒有交彙的軌迹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星星之間的軌迹

? ?? ? 而是縱然軌迹交彙

? ?? ? 卻在轉瞬間無處尋覓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不是瞬間便無處尋覓

? ?? ? 而是尚未相遇

? ?? ? 便注定無法相聚



? ??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 ?? ? 是魚與飛鳥的距離

? ?? ? 一個在天

? ?? ? 一個卻深潛海底



? ?? ?紫煙手捧著本子,流著眼淚讀了一遍又一遍,最後扔掉本子,撲到我的懷裏

? ?? ? 放聲大哭,而此時,我的心裏也疼痛的幾乎抽搐。



? ?? ?夏季的夜晚清爽而怡人,我卻感覺到刺骨的寒冷。紫煙陪著我一直走到小區

? ?? ? 的大門口,爲了不讓保安看到,她停住了腳步。我轉身看著她,輕聲問道:“紫

? ?? ? 煙,我們還能再見面嗎?”紫煙雙手捂著臉龐,悲痛卻又堅決的搖了搖頭。



? ?? ?我長歎一聲,道:“回去吧!”紫煙點點頭,慢慢的轉過身子,向自己的住

? ?? ? 處走去。在淡淡的月色中,紫煙身襲一件藍色的長裙,走在幽幽的小徑上面,瘦

? ?? ? 小的身影在月色下顯得落漠而孤單,那似煙霧籠罩的樹木在月夜裏樹影婆娑枝葉

? ?? ? 擺動,風兒迎面吹來,如絲如縷的心事也隨著風兒飄到遠方。我的腦海中仿佛又

? ?? ? 浮現出那個紮著兩條馬尾辮的女孩,一顫一顫的在我的身後拼命追趕:鋼子等等

? ?? ? 我!鋼子等等我!



? ?? ?昨夜的情景對我來說簡直如夢境般虛幻而飄渺。或許,這真的是一場夢,我

? ?? ? 還沒有找到心中那個女孩,她還在遠方的某個地方等著我,一直在等,直到我找

? ?? ? 到她的那一天——紫煙的身影終于消失在夜色之中。我慢慢的轉過身子,前方的

? ?? ? 道路依然黑暗,我該往哪個方向走?



? ?? ?這時,我的眼淚才痛快的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