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盛世淫風錄21
盛世淫風錄21

盛世淫風錄

第二十一章 當代帝王



任氏兄弟兩人正在開車前往與市委書記楊官清相會的路上,任江山接到一個

電話,是他的情人,女檢察官文清桦打來的,說是在家?做了飯,讓他過去一塊

晚餐。兄弟倆一合計,去見楊書記,有任江海一人也就足夠了,于是任江山下了

車,攔了輛計程車,就前去文清桦那邊。



任江海獨自一人,來到了之前許雪所說的地方,那是位于城鄉結合部的一所

新開不久的私人會所,他還沒有來過這?。把車停好之後,任江海再次打通了鄭

露的電話,鄭露讓他在後門那?等一下,有人過去接他。



不一會,一個剪著整齊短發,經理模樣的年輕男子來到任江海面前,問明他

的姓名之後,就把他領進了電梯,電梯直達五樓之後,經理帶著任江海出來,兩

人走過一道長長的盤旋反複的走廊,在經過一道安檢門的時候,響起了報警聲,

兩個穿著西裝的男子馬上走了過來,要求任江海把身上的手機留在這?,他們會

妥爲保管,此外還要搜身,看看身上有沒有其他的電子器材。



經理對他們揮了揮手,說:「不用了,這是頂樓交代下來的,鑽石級VIP 貴

賓,免檢!」說著將一張卡片遞了過來,那兩人用手?的一個儀器掃描了下那張

卡,這才退下。



「不好意思啊任先生,這都是爲了保護我們尊貴客戶的隱私。」經理一邊走

著,一邊給任江海道歉,任江海點頭表示理解。沿著走廊又走了一段時間,似乎

是來到了附樓,前方又是一道看上去有些破舊的電梯,這一次經理伸手請任江海

獨自進去,然後替他按下了頂樓的按鈕,說:「任先生,我的職權隻能送您到這。

祝您在我們會所,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電梯將任江海直接送到了頂樓,門一開,眼前的情景,即便是見多識廣的任

江海,也不僅暗暗咂舌!



隻見眼前是一座宏偉的大廳,燈籠高挂,裝飾精美,算得上是中式文化與現

代藝術的完美結合,設計風格古色古香,很有中國傳統文化底蘊。電梯門口的兩

側,整齊著分兩邊站立著十六個古裝白衣侍女,都是貌美如花的青春少女,她們

一見任江海走出來,頓時流蘇飄曳,齊刷刷施施然地道個萬福,嫣然說道:「皇

上吉祥!」



任江海不禁莞爾,心想這Cosplay 也太過專業了吧,這時前面走來一個身著

紅裝清代宮廷裝的絕色佳人,隻見她頭頂眉目清秀,亭亭玉立,嘴角笑意微微,

眼神妩媚至極,先給任江海行了個禮,說道:「皇上,讓臣妾領你到?頭去吧。」



跟著那宮裝麗人穿過大廳,任江海發現這個大廳真是奢華到了極點:四周不

僅設有茶區、酒吧和書吧,正面還有一個昆曲舞台,不過這時候上面沒人表演,

空蕩蕩的。



走過大廳,拐進一個秘密的走廊,盡頭有人把守,負責人見了那麗人,微微

一笑,打開一道密碼門,門外竟然別有洞天,中間一個花園,內有小巧的亭台樓

閣,更有百花爭豔,繞過花園周圍的圍欄,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宮殿似地建築,殿

內所有陳設都是模仿皇宮的格局模樣,這,竟是一個富麗豪華的皇宮!



宮裝麗人輕移蓮步,帶領任江海走進宮殿,首先就聽到周人方爽朗的笑聲:

「江海,怎麽這麽遲啊?」任江海擡頭一看,隻見紀委書記周人方和公安局長李

爲民兩人,正浸在前面一個碩大的浴池?,池內溫泉翻湧,花瓣漂浮,上面一塊

匾額,上書三個大字——華清池。兩人都是左摟右抱,身邊各有兩個全身赤裸的

年輕女子,正在給他們擦著身子。



這時一旁尚有四個古裝美女跪在一邊,見任江海上來,便起身行禮,然後上

前幫任江海脫衣,接著攙扶著他走向溫泉池中。任江海剛一進池,周圍輕煙缭繞,

四個美女就像變戲法似的,一時間變得全身赤裸,然後四人分工合作,有幫他洗

身的,有喂他吃水果的,還有用胸部給他按摩的。



「怎麽樣啊?江海,這是好地方吧?」周人方大笑著問道。



「我勒個去!」任江海笑罵道:「這是誰的地盤啊?真他媽想得出來,這不

是皇帝過的日子麽?」



「嗨!」李爲民也笑道:「這時小趙介紹的地方,說是他親戚開的……怎麽

樣?不賴吧?他這個電視台長啊,別的不說,布置這些可是行家?手!」



任江海這才注意到,兩江電視台的台長趙廉,這時也在浴池的另外一個角落

上坐著,煙霧缭繞中,剛才一時沒看見他。任江海跟他揮了揮手,一看,在趙廉

的身下,兩個美女的腦袋正湊在他的雞巴上,賣力地舔著。



在這個國家,名義上的帝制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在血與火的革命中被終

結了的,京城高高的龍椅上,再也沒有了至高無上的九五至尊。但其實,這個國

家從沒有一時一刻缺少帝王!哪怕是到了今天,隻有你手?有錢有權,你能享受

到的生活,哪怕比起古代最荒淫的帝皇,也絲毫不會有所遜色。



? ? 「咦?我姨丈跟老婆呢?」任江海問道。



「老楊啊……」周人方笑道:「來到這,還非說這些女孩沒一個趕得上他親

侄女的!這不,他跟露露在?頭玩呢!」說著手指了指一邊的偏殿。任江海一看,

透過珠簾隔著的圓門,依稀可以看到他老婆鄭露那熟悉的裸體在?面一張床上起

起落落,不用說,是跟他姨丈楊官清在肏屄呢。



就在這時候,正殿之中又有新的節目,隻見走進來一行七個古裝美人,在古

琴的樂聲中翩翩起舞,她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一層華麗的薄紗,顔色各異,玲珑

玉體隱約可見,相同的是每一個美人都容貌如花,眼如秋水,隨著古典婉轉的樂

曲舞著流雲長袖,裙衫拖曳,婀娜多姿,宛若步步生蓮的下凡仙子。



李爲民看得是心潮澎湃,他大叫一聲,推開身邊的兩個裸女,大踏步踩著四

濺的水花,沖向那七個舞蹈中的美女。那七個美女頓時發出含笑的尖叫,四散躲

閃,李爲民赤著水淋淋的身子,光著屁股,大笑著不斷追逐其中的一個身著黃色

薄紗的美女。



「江海,你不跟著去玩玩?追到哪個,就是你的!」周人方大笑著說。這時

李爲民已經抓住了那個美女,把她壓在身下,一掀那層黃色薄紗,?頭居然空空

如也,什麽都沒穿。李爲民急不可耐就把那美女的兩腿一分,雞巴一頂,快速肏

弄了起來。



「靠,這麽爽……」任江海看得那是心潮澎湃,馬上有樣學樣,也沖出了浴

池,這時身穿藍色和紫色輕紗的那兩個女孩就在他身前不遠處,一見他撲了過來,

都是驚叫連連,但一旦被他抓住,卻也不再奔逃。任江海命她們在自己眼前跪下,

高高擡起屁股,然後掀開她們身上的薄紗,露出兩人粉嫩可愛的屄穴,開始輪流

著肏弄。



這群女孩論姿色雖比不上自己老婆鄭露那樣端莊高貴,但勝在年輕稚嫩,也

算得上是千嬌百媚,任江海一邊肏弄著身下這兩個,一邊心有不足地看著前面剩

下的幾個女孩,隻見她們吃吃笑著,看著李爲民和任江海在自己同伴身上發洩著

獸欲,臉上都露出又媚又浪的神情,仿佛是在等待著君王寵幸的妃子一般。



「夠刺激吧?」這時楊官清緩緩從偏殿走了出來,全身赤裸著,而鄭露身上

披著一條白色的大毛巾,笑盈盈地跟在他身後。「江海,你身子好,這些小妞啊,

都是你的!」楊官清笑著手指著前面的女孩,大笑說道。



「姨丈!」這時他身後的鄭露跳腳說道:「你想累死我老公啊?」



楊官清還沒回話,任江海已經笑著說道:「老婆,這麽小看你老公我麽?不

就幾個小妞麽?再來幾個又有何妨啊?哈哈。」說著他放開正在肏著的那兩個女

孩,起身向前,一個穿著綠色薄紗的女孩馬上投到了他的懷中,任江海把她的頭

一按,那女孩馬上乖巧地跪了下去,捧起他高高挺立的大雞吧,不顧上面都是她

同伴的騷水,一口就含了進去。



「是啊,鄭主播,這些女孩再厲害,能比得上你這個迷人的桃源洞麽?老楊

放著這麽多美女不玩,都要先跟你進去幹上一回,就知道啊,你這個小洞有多厲

害啦!」周人方嘴?說著,也從浴池?走了出來,走到鄭露的身後,揭開她身上

的大毛巾,伸手在她的騷屄上摳摸著。



「不來了,周書記,您就會欺負人!」鄭露媚笑著轉過身子,伸手摟住周人

方的脖子,在他嘴上親了一下。這時周人方胯下那條十來公分的肉棒已經硬得不

行了,他一邊跟鄭露對吻著,一邊緩緩將她推倒在地上,然後雞巴快速頂到了鄭

露的屄洞?,不停地抽插著。



「這個老周……」楊官清皺著眉頭,罵道:「昨晚上露露陪了你一整夜,還

不夠啊?」不過他也是無可奈何,旁邊兩個女孩想要過來服侍他,可是楊官清明

顯興趣不大,揮手讓他們退下,自己一個人來到旁邊的一張躺椅上躺下。



「楊書記,來一口?」趙廉不知道在什麽時候,已經來到了楊官清身邊,身

上還穿著一條大褲衩,他拿出一根楊官清最中意的古巴H. Upmann 雪茄,用閘刀

剪了一下之後,遞給楊官清,然後幫他點上。



「搞得不錯啊……」楊官清手夾著雪茄,將嘴?的煙霧吐了出來,深吸了一

口氣,說:「看得出來,在這上頭,你小子可沒少花心思啊!」



「書記您喜歡就好!」趙廉讪笑著說道。原來,這個會所附樓的高端淫窩,

在名義上雖說是趙廉的那個親戚在打理,可是無論是場所布置,節目安排乃至于

員工選擇,都是趙廉一手安排的。也隻有他這樣的心腹,才能使楊官清等這些高

官在這?放心地享受,不用擔心有洩露秘密的風險。



「這些女孩……」趙廉指了指她們說道:「都是在影視學院表演系?精挑細

選的,書記,要不要找幾個過來服侍您?」



「免了,免了!」楊官清擺了擺手,說:「讓我歇口氣再說。」剛才在?頭

跟親侄女的一場大戰,耗費了楊官清大量的體力,射過精後的雞巴一時還擡不起

頭來。



任江海連戰三個青春少女,一時也感覺有些吃力,加上記挂著要跟楊官清商

量的事,他放開身下的女孩之後,就走到楊官清這邊,在旁邊另外一張躺椅下坐

下。趙廉連忙也遞給他一根雪茄,任江海笑著搖了搖頭,說:「不用了,這口我

可來不了……姨夫,我有些事情得跟您報告一下。」說著,他擡眼看了趙廉。



趙廉一見這情形,知道他們是有要事商量,連忙轉身先行離開。任江海見四

下無人,就把他從任江山那?得知的關于那輛神秘的賓利,還有高娜、宋琴可能

牽扯到文件失竊一事的情況,低聲說給楊官清知道。



「看來啊……」楊官清聽任江海說完,也是眉頭緊鎖,半晌才開口說道:「

郭青田這家夥,最近還真沒少下功夫,這一來啊,他算是把宋琴跟高娜都拉到他

那邊去了……」



「您確定這事跟郭青田有關?」



「除了他還能有誰?」楊官清沈默了一陣,冷笑一聲,說:「他啊,這是在

自掘墳墓!以爲靠那兩個老娘們就能在兩江跟我掰掰手腕?他也不去打聽打聽,

這兩江市,究竟是誰的地盤?」



見任江海面有憂色的樣子,楊官清微微一笑,說道:「怎麽?我都不擔心這

事,你一小夥子還怕什麽?」



任江海一聽,也是一笑,搖搖頭說道:「既然姨夫您胸有成竹,我有什麽好

擔心的?不過……」他想了一想,說道:「江山說得好,眼下的情況是我在明,

敵在暗啊!姨夫。」



楊官清不停地點頭,說道:「在明在暗都好吧,郭青田應該很快就會有所行

動了!老爺子已經下了命令,讓我明天就進一趟京城,去跟他報告一下這邊的情

況。”說到這,他突然一笑,說:「我聽趙廉說,江山和你,都想去我們那「易

內會所」玩玩?」



任江海一聽,笑道:「那主要還是江山比較有興趣……不過嘛,去開開眼界

也不錯!」



楊官清點頭表示同意,不過他指了指鄭露,說:「不過這周末你可不能帶著

露露去,我明天就要帶著她進京……老爺子看過她主持的節目,很有興趣,這次

是指定了要我帶她進京的……你知道的,露露可能要留京,陪老爺子幾天。」



任江海聽了,沒有說什麽,臉色卻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些許不悅。原來,他跟

鄭露結婚之後,鄭露雖然依舊周旋在衆多高官之中,當其時數來數去,也就是楊

官清、周人方、李爲民這幾個老熟人,這些人跟任江海關系都非同一般,心理上

沒有太大的排斥感。這一下聽楊官清說竟要讓鄭露進京去服侍那老爺子,任江海

心?自然有些芥蒂。



「咳……你以爲我就舍得讓我這親侄女去服侍那老頭?」楊官清拍了拍任江

海的肩膀,說:「江海啊……老爺子現在是我們在京城最大的靠山啊,一個郭青

田算個屁?關鍵是派他來兩江的那股子勢力!這些年啊,要沒有老爺子在京城?

替我們擋風遮雨,你以爲我們能過得這麽舒坦?想開點吧!」



見任江海似乎還有些悻悻然的樣子,楊官清一笑,說道:「這樣吧,露露不

在這幾天,我給你安排安排!」



「安排什麽?」任江海看了看楊官清。



楊官清神秘莫測地笑了笑,說:「前幾天啊,我們這兩江軍區的王副政委,

不是調到嶺南軍區去了嗎?給他辭行那天啊,我才知道,他啊,包了個女歌星,

就住在我們市?!他還說啊,這一去,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常回兩江,還把那女歌

星托給我照顧呢!」



「哦?女歌星?誰啊?」任江海一聽,興趣大起,在當今官場,甚至是軍隊

的高層中,包養情婦早不是什麽新聞,一些出身部隊文工團的歌星,更是讓各大

軍頭近水樓台先得月,各有各的背景。更有甚者,一些女歌星還是高官們共有的

情婦,這樣的新聞,隻要稍微留心,多少都能在網上找到一些蛛絲馬迹。



「這個歌星嘛……老實說,年紀大了那麽幾歲,不是我的菜!」楊官清的喜

好比較特殊,他既不喜歡那些四十往上的熟透了的女人,更對十八九歲的青春少

艾興趣不大,偏偏就喜歡像他親侄女鄭露、秘書林潔這樣三十上下、且初爲人婦

的美麗少婦。「你要是喜歡,我就把她讓給你……聽你大姨說,你小子喜歡的就

是年紀比你大的娘們,對不對?」



「姨夫,究竟是誰啊,您這說得我心都癢起來了!」任江海笑道:「是部隊

歌舞團的歌星?」



楊官清搖了搖頭,說:「不吊你胃口了,是她!等我明天進京見過老爺子,

回來就介紹給你認識!」說著他拿出手機,在上面劃拉了幾下,?面出現了一張

照片,遞給任江海看。



「是她?」任江海一看,頓時愣住了,他絕想不到,楊官清要介紹給自己的

這個女歌星,竟然是……



************



「這鬼天氣,是眼看著一天天就冷起來了,我說啊,今年這寒流,怎麽來得

這麽快呢?」



兩江市檢察院的女檢察官文清桦,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在鏡子?的俊朗模樣,

細心地給他整理著背後的翻領。在她那張戴著金絲眼鏡,卻又不施粉黛的臉上,

還帶著一些動人的潮紅,再透過她眼角眉間那股遮蓋不住的喜氣,不難猜出,這

個四十多歲的成熟女人,昨晚經曆過一場令人心滿意足的絕頂快感。



在昨夜連續將美熟女檢察官無數次地送上高潮的,自然就是她的小情人:任

江山了。這時任江山也整理好自己的領帶,回過頭,摟著文清桦的腰,關切地說

道:「可不是嗎?這天氣是說變就變,前幾天開車都還要開著冷氣了,這沒兩天

功夫,就降溫這麽多……」



「來,你試試這件,看看合不合身。」文清桦也不知道從哪?拿出一件嶄新

的灰色長風衣,對任江山說道。



「這麽好?今天是我過生日嗎?居然有禮物收?」任江山笑道。



文清桦白了他一眼:「怎麽?平時就不能給你東西啦?還不快過來,姐給你

披上。」



任江山順從地把手伸進風衣,穿著起來,文清桦上上下下幫他把衣服整理好,

嘴?一邊說著:「還行,挺合身的。」



「你的眼光還能有錯?」任江山誇獎道:「這些年啊,我的衣服,有一多半

可都是你給置辦的。姐,真謝謝你!」



「你跟我見外啊?」文清桦又拍了拍風衣,直起身子,看著任江山。「你哥

有你嫂子照料,還有個服裝業大亨的小情人,衣服當然不用操心,你啊,我要不

給你置辦,就你那幾件衣服,穿兩天就沒了!」



任江山捧著文清桦的臉,深深地親一口,一切盡在不言中。



「開車小心點。」看著任江山出門,文清桦就像個細心的妻子一樣,柔聲交

代著。



「你忘了?我坐出租過來的。」任江山笑道:「走了。」說完,轉身出門而

去。



文清桦看著任江山的背影,出了一會神之後,走進了自己房間。她先從自己

衣櫃一個抽屜?取出一條驗孕棒,然後進了洗手間,尿出了一泡晨尿之後,然後

回到房間?,把驗孕棒給放置在尿液?檢驗。



驗孕棒上出現了兩道深色的紅線,文清桦失望地歎了口氣,這段時間以來,

她跟任江山纏綿的機會不少,可惜,一直不能懷上身孕。



在內心?,文清桦深深地愛著任江山,她不僅希望他能夠做自己情人,甚至

希望自己能夠成爲他的妻子!文清桦清楚地知道,任江山的女人不少,薛玲、姚

妤青……無論哪一個,都是貌美動人的絕色女子,相比她們,年已四十三歲、比

任江山大了十多歲的她並沒有多少優勢。



所以文清桦希望能夠懷上任江山的孩子,這樣,說不定任江山會將一腔柔情,

都放在她的身上。可惜,畢竟自己已經這個年齡了,還能不能受孕,實在是難說

得很。



不過一轉念,再想想昨晚跟任江山那連場的激戰,他連續在自己的體內射了

三次,加上這兩天正是自己的排卵期,說不定一個星期之後再驗,有能出乎意料

的結果也說不定。想到這,文清桦的心頭又浮起了一些希望。



「媽!看啥呢!這麽出神。」女兒蔣曼的聲音毫無征兆地突然在自己身後響

起。文清桦大吃了一驚,忙要把驗孕棒藏起來,但又哪?來得及?



「嘻嘻,驗孕棒啊?媽!你就這麽想給我添個小弟弟?」



「胡說……胡說什麽啊,你一小孩子懂什麽!」文清桦驚魂稍定,嗔怪地看

了女兒一樣,忙把驗孕棒扔到垃圾箱?。



「嘻嘻!媽,看看你,臉都紅了!這有啥啊,你跟江山哥那麽好,幹脆嫁給

他不是更好?」



「哪有你臉皮這麽厚的女孩子?」文清桦不好意思地白了女兒一樣,「還不

快去上學?」



蔣曼笑嘻嘻得揚了揚手?的書包,突然伸手遞給文清桦一個東西,文清桦接

過來一看,卻是一盒西瓜霜喉片。



「咦?幹嘛給我這個?」文清桦疑惑地看著女兒。



「媽……」蔣曼一臉神秘地將嘴巴靠近文清桦耳邊,低聲說道:「你昨晚喊

了一整夜啊,看你的嗓子都有點啞了,多含含這個,有好處!」



「你!……」文清桦氣得跳腳,想要追打女兒,蔣曼卻已經蹦蹦跳跳地向門

口跑去,一邊跑還一邊笑道:「媽,我今晚不回來了,欣欣過生日,在家開Party

呢,我就在她家睡了!」



「那你注意安全啊……慢點走!」文清桦對著女兒背影喊道,蔣曼回頭一笑,

把門給關上了。



************



任江山在學校?處理完手頭的事務,打電話給他哥和許震,才發現他倆今天

都還沒有來學校。等過了午後,這兩人才雙雙出現,跟任江山在學校旁的餐廳?

碰了頭。



「我去,山,昨晚你沒去真是虧大了。」看得出任江海還是很有些興奮的,

把昨晚在會所?的淫靡情形,一一說給任江山和許震知道。



「不就是古裝Cosplay 麽?老大,你不是隻喜歡老娘們的麽?怎麽?真改胃

口了?」許震笑道。



「偶爾調劑調劑不行啊?」任江海說道:「對了,三兒,你那邊的事兒安排

好了?」



「基本差不多了……」許震對任氏兄弟兩個說:「大哥,二哥,有個事兒你

們得趕緊去辦了。在我們這會所?玩,大家都是熟人,帶不帶套完全看自己喜歡,

所以有個規定,成員每個月要去做個傳染病檢查……當然我不是信不過你們倆,

不過這是規定而已……還有,你們倆到底打算帶誰去啊?也得先帶去醫院做個體

檢。」



「哦,這規定挺好,玩得也放心點。」任江山首先點頭,表示贊同。



「你想好帶誰去了?」任江海問他弟弟。



「嗯。」任江山點頭,看著他哥:「你還沒想好?」



「這……」任江海一時卻答不出來,他老婆現在應該已經在飛往京城的飛機

上,一下子還真不知道帶誰去是好。



「別帶你那些老娘們情人啊!」許震苦笑著說:「兄弟我吃不消也就算了,

老大,你知道的,那個老爺子們啊,喜歡的可是嫩口貨色。」



任氏兄弟聞言都笑了起來,任江山拍了拍他哥的肩膀,說:「哥,你要還沒

打定主意,就讓我給你安排吧,包你滿意!」任江海笑笑點頭,說:「那就看你

的了!」



這時外面的雨勢漸漸大了起來,兄弟三人分開後,分頭去做自己的事情,到

了下班時間,任江山開車來接他哥哥,說是有好事介紹。



外頭大雨傾盆,雖然才到下午五點,路上的能見度卻已經很低,行駛中的車

輛大多打開了車頭大燈,而且一路的堵車都非常嚴重。任江海問這是去哪?任江

山跟他說先去江大附屬一中接人。由于堵車,車子開得很慢,任江海本想問清楚

要去接的人是誰?但看到弟弟一臉神秘的樣子,他也就保持沈默。



從兩江大學到附屬第一中學本來隻要十分鍾的車程,但這一次卻足足開了有

四十多分鍾才到。兩江大學附屬一中的大門口人山人海,大雨天?,等在門口接

小孩的家長很多。任江山把車子開到學校東門外,那?的人流比較少。一般學生

放學,要不是走大門口出去,要不是走西門那邊繁華的商業街,而東門外是一片

工廠區,比較荒涼。會走東門放學的學生,除了一部分是家住在這附近的,其他

的大多都是有著特殊的目的……



在學校東門外找了個地方停下,任江山打量了一下周圍,這?停著的車大多

都是豪車,他這輛一百來萬入手的2012版的3。0T渦輪增壓奧迪Q7在這

些車?雖然不掉價,但也絕不是最好的。從東門那?不停地走出來一個個洋溢著

無限青春魅力的女中學生,其中不少都是直接走到某輛豪車前面,然後上了車就

絕塵而入:對有些有錢男人來說,若是想找點鮮嫩口味的美女玩玩的話,大學?

頭那些一個賽一個成熟放蕩的女大學生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口味了,所以這兩年

來,相對更嫩、更青澀的中學女生已經成爲這些有錢人的新目標,這也是爲什麽

到了周末,這所中學的東門口會有這麽多豪車彙聚的原因。



「再過幾年,別他媽的都改玩小學女生了吧?」任江海突然笑著說道。這樣

的念頭其實不算奇怪,任江山正要搭茬,就在這時,車?的收音機頻道正在播報

著某地一小販因爲打死城管而被執行死刑、留下孤兒寡母孤苦無依的新聞,兄弟

兩個不由得對視苦笑一聲。



「這世道,真雞巴好玩!」任江海喃喃說道。



按下車窗,窗外的雨勢減弱了一些,不過還是有些雨絲飄進了車?,打在臉

上,感覺又清醒了一些,這時候任江山的手機響了,他把收音機聲音調小,來電

顯示上的名字是:「小妖精」。



「喂,你在哪兒呢?」一個清脆悅耳,但又帶點稚氣的女孩聲音響起。



「就在東門口啊,說好的。」任江山答道。



「啊?你到啦?我怎麽沒看到你啊!」



「你也在東門?」任江山一邊問,一邊向學校門口的方向打量著,看了一會,

終于看到,在校門外的雨沿下站著三個女生,身上穿著中學的校服,手?都打著

傘,所以自己一時沒有注意到。



任江山快步穿過雨中的街道跑了過去,一看正是他要等的人,不由得笑說:

「你怎麽不早點給我電話啊?我以爲你還在?頭呢!」



「誰知道你今天來這麽早啊?遲到大王!」站在最右邊那女生笑著說,把雨

傘放了下來,隻見她一頭秀發披肩,長相甜美,正是任江山情人文清桦的獨生女

兒:蔣曼。而她身邊的兩個女孩,跟她都穿著一樣的校服,其中一個也是長發飄

飄,看上去非常清秀文靜,氣質非凡,而另外一個皮膚有些黝黑,剪著利落的齊

耳短發,五官很是突出,一對大眼睛,映襯著她的膚色,看上去帶點野性,很有

青春美。



「來來來,我先介紹一下!」蔣曼笑著說:「這位啊,就是今天的壽星大人

了!」她手指著那文靜的長發女生說:「欣欣,兩江附中頭號女神!」



「小曼,你胡說什麽啊!」叫曹欣欣的那個女生臉上顯出淑女該有的羞澀神

情。蔣曼笑笑,不去理她,又指著短發女生說:「葉爽,欣欣的表妹,也是我的

閨蜜,大美女哦。」



說著她又指著任江山,給她的兩個朋友介紹說:「這就是我江山大哥,他啊,

可是大人物哦,我們校長見了他都得點頭哈腰的!」



曹欣欣跟葉爽都跟任江山打過招呼。這時旁邊停下來一輛奔馳R 500,蔣

曼一看,笑著對曹欣欣說:「你幹爹來接你了!大壽星!」



奔馳上下來一個身形矮胖粗壯的中年男子,任江山擡頭一看,不由一愣,原

來竟是熟人。男人看到任江山在那?,滿臉堆笑快步走了過來:「任處長,您怎

麽會在這??」



「彭胖子,你小子不錯啊,都在我們學校認起幹女兒來了!」一個聲音從那

個男人背後傳來過來,那人轉頭一看:「喲!任老大,原來你也在啊。」卻是任

江海在車上看到那人,也下車走了過來。



這個叫彭胖子的,是市?一家大建築公司的老總,四十多歲年紀,他本來跟

任氏兄弟關系不錯,前些年兩江大學不少建築項目,都是給了他的公司去做,不

過在去年一個項目上出了一些問題,後來雖然施法彌補了,但是彭胖子自覺自己

的信用已失,不大好意思再見任氏兄弟。所以這次學校學生宿舍的建築項目,任

江山就找了別的工程隊去做。



彭胖子忙不疊地給任氏兄弟遞煙獻著殷勤,反倒把他的幹女兒,今天的壽星

曹欣欣晾在了一邊。



任江山見狀,問道:「怎麽?今天是給你女兒過生日來了?」說著眼睛瞟了

瞟曹欣欣。彭胖子有點不好意思,嘿嘿笑著,看到蔣曼跟任江山的親密神情,他

若有所悟,眼珠子一轉,笑著說道:「可不是嘛,今天難得兩位任處長都在這,

這樣吧,我先帶欣欣回去換換衣服,晚上七點半Party 開始,兩位可一定要賞臉

來啊。」



「少不了吃你這一頓。」任江山笑說,于是曹欣欣上了彭胖子的車,先行離

去了。而這時葉爽還在左顧右盼的,蔣曼問她:「怎麽?歐陽還沒來啊?」



葉爽不答,但一臉都是不快的神色。蔣曼見狀,就說:「這種小混混就是靠

不住……小爽,要不這樣吧,你跟我們的車走吧!」



「操……」葉爽對著雨中的大街罵了一句,這時雨越下越大,她看看自己在

等的車始終沒有出現,隻好點了點頭。



于是任氏兄弟帶著蔣曼跟葉爽回到車上,任江海一看是蔣曼跟他弟弟的模樣,

不由得笑了起來,他當然清楚弟弟跟文清桦的特殊關系,卻不知道原來他跟文清

桦的女兒也有這麽親密的關系。



「海哥,你笑什麽?」蔣曼跟葉爽兩個在後座坐下,從後視鏡?看到任江海

的模樣,就問道。



「沒什麽……原來我這個弟弟啊,還是有事兒瞞著我這個大哥的。」任江海

看了弟弟一樣,笑道。



「嗨,那有啥啊!」這時候蔣曼半站起身子,從後面環繞著任江山的脖子:

「親愛的,原來海哥還不知道咱倆的事兒啊?」說著她在任江山的脖子上親了一

口。



「喂!我這可開車呢啊!」任江山笑道。



「肉麻!」這時坐在一旁的葉爽白了蔣曼一眼,脫口說道。



「哦,她叫葉爽。」任江山跟他哥介紹道。



「小爽,今天你就做我江海哥的女朋友,好不好?」蔣曼依舊摟著任江山,

說道。



葉爽臉色一變,說道:「胡說什麽啊?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拉倒吧。」蔣曼冷哼了一聲:「就歐陽那家夥啊?哪?配跟江海哥比。你

看吧,就今天這麽大的事,他都沒準時出現,這種不靠譜的男人,趕緊扔了得了!」



「哦?小妹妹,這麽早就有男朋友啊?」任江海笑道。



「嘿,她啊……」蔣曼看了葉爽一樣,沒好意思當面說她都有過好些個男朋

友了。



「早什麽早啊!」反倒是葉爽自己,毫不在乎地回了任江海一句,氣鼓鼓地

把身子往椅子上一靠:「他媽的,不靠譜男,看老娘今晚就甩了他!」



看著這個滿嘴粗俗的小美女的模樣,任氏兄弟都覺好笑。「喂!」葉爽毫不

客氣地說道:「先送我回家!我得先回去換身衣服。」



「換衣服回家幹嘛?」任江山笑道:「反正小曼也要去買,待會一塊也買一

身不就行了?」說著把車一拐,原來他們已經開到了富力廣場。葉爽本來還想說

什麽,但是一看車竟是停在了富力廣場的地下停車場,她當然知道這廣場?的店

面的分量,頓時就不說話了。



來這?消費的,大多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上層人士,對有錢人來說,這是

一個不折不扣的消費天堂。葉爽隻是一個高中生,又是出身在一個工薪家庭,這

?頭賣的東西,她是消費不起的。



蔣曼這時候挺直了胸脯,小鳥依人般挎著任江山的臂彎,旁若無人地走在前

面,葉爽跟任江海跟在後面,幾個人直奔主題,進了一家專門買韓國風少女衣裝

的名店。



蔣曼顯然不是第一次來了,她根本不用服務員的陪同,自己就在那?挑來挑

去,反倒是葉爽看得有些眼花缭亂的,一時竟不知該選什麽爲好。



「愣著幹啥?快挑啊。」任江海笑著在她身邊催促道。葉爽這才如夢初醒,

走到蔣曼身後,跟著她一塊挑衣服。



蔣曼見葉爽過來,壓低了聲音,低聲說:「盡管挑,不用替他省錢……」她

笑著瞟了任江海一眼,說:「他啊,錢包鼓得很,就等你幫他花呢!」葉爽會意

地點點頭,心想有這樣的機會,不抓住就太白癡了,于是不用蔣曼再提醒,專門

往標價高的選。



任江海結了賬,走出店門之後,四個人之間的情形頓時就發生了變化。親眼

目睹了他潇灑地從卡上被劃走了五位數的金額,葉爽待任江海的態度頓時就不同

了,這時換成是她環著任江海的臂彎走在前方,反而是吧蔣曼跟任江山落在了後

頭。



「怎麽樣?給江海哥安排的,不錯吧?」蔣曼帶著戲谑的笑,一邊看著前方,

一邊問任江山。



任江山笑著搖了搖頭,說:「這種小太妹啊,不見得對我哥的胃口。」



「嗨,也就今晚一塊玩玩呗,又不是娶回家做老婆。」



「對了……」任江山突然覺得還是有必要問一下:「這女孩的男朋友,是什

麽人?」



「唉,沒什麽用,是我們學校高三一個混混,叫歐陽松,說是一個什麽什麽

黑幫的頭目吧,平時帶著幾個馬仔,在學校?吆五喝六的,其實啊,也就騙騙小

孩罷了。」



「哦……」任江山一聽就明白了是怎麽回事,畢竟在學校工作多年,對這種

學生算是見慣不怪的了。



「小爽!」這時候蔣曼突然高聲叫道。葉爽一聽,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她。



「我們找個地方洗個澡,把衣服換上吧!」蔣曼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說:

「還有個把鍾頭,得趕緊了!」



「好啊!不過去哪換呢?」葉爽問道。



「前面不就是富力酒店嘛?」任江海接茬說道:「開個房間,你們趕緊洗個

澡不就完了?」說著他前面帶路,走到酒店的前台,開了個房間。



葉爽不由得又用崇拜的神情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男人,富力酒店好歹也是五

星級的,開個房間總要兩千塊左右。就爲了讓她們洗澡換衣服,這個男人就花了

這麽多錢……



任江海開的是一個行政房,幾人走出電梯,進了房間,一看房間挺大,放了

兩張雙人床,浴室是玻璃結構的透明設計,不過可以從?面拉上布簾。一進房間,

蔣曼就笑著對葉爽說道:「小爽,我可要先洗!你啊,就跟海哥好好在外面玩玩

吧!」說著她神秘地一笑,拉著任江山就進了浴室,同時馬上就把布簾給拉上了。



「操,別他媽把我……」葉爽對著蔣曼的背影罵了一聲,回過頭來,看任江

海正坐在一張床上,帶著笑看著自己。她氣鼓鼓地走了過去,沒好氣地說道:「

看什麽啊?大叔!」



任江海笑了笑,拍了拍床墊,示意她坐下。葉爽哼了一聲,一屁股坐在床上。



「管我叫大叔?你大多了?今年讀高幾?」任江海問道。



「初三!」葉爽白了任江海一樣,惡狠狠地說道。



「哦?還是初中生啊?」任江海略微有些吃驚。



葉爽擡頭看了任江海一樣,突然笑了,說:「怎麽?大叔,你想肏我啊?怕

我未成年?」



「這……」饒是任江海見慣了大風大浪,這時候遇到這個這麽直白的女孩,

也一時有些張口結舌。



「放心吧!我有身份證的!」葉爽突然站了起來,從書包?摸出一張身份證,

扔到任江海跟前,「十年期的哦!」任江海拿起來一看,上面有葉爽的出生年月

日,果然是剛過了十六歲生日兩個多月。



「喲,你還是個少數民族啊?」任江海瞄了身份證上的「民族」一欄,笑著

說。



「怎麽了?不給啊?」葉爽說著,已經自己脫掉校服的外套,把?面的內衣

也從頭上脫掉,露出?頭粉色的胸罩。她扔掉衣服,充滿野性地看了任江海一眼,

然後手在自己背後鼓搗了一下,那胸罩就掉了下來,兩顆飽滿、渾圓的奶子就從

?面彈了出來。她的奶子已經發育完全了,跟她的膚色一樣,帶著健康的黑色,

活力十足。



一坐下,任江海剛想去摟她的肩膀,葉爽已經「哼」了一身,整個青春的身

軀就撲倒在任江海的身上。兩人的嘴唇在不到一秒鍾的時間?,就緊緊地貼在了

一起。



「分量不小哦!」任江海這時候沒什麽好顧慮的了,他淫淫地誇道。葉爽不

答,把自己的奶子送到任江海頭邊,任江海毫不遲疑一張嘴,就含著了她的奶頭。



「想要幹我嗎?大叔?」奶頭讓任江海的牙齒啃咬著,葉爽微微有些喘著氣,

哆嗦地問任江海道。



任江海自然不用回答,隻是繼續帶笑看著葉爽,葉爽幹脆地就用手一推任江

海,把他推躺在床上,然後她一下就跨坐在任江海身上,手繼續娴熟地幫他脫著

衣服。



「哇塞!」當任江海那條粗壯的大雞吧隨著褲子的脫落而顯露出來的時候,

葉爽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歎:「大叔……你這東西也太……他媽大了!」



「大不好嗎?」任江海笑道。



「我可從來還沒碰到過這麽厲害的雞巴呢!」葉爽笑著說:「不過啊大叔,

別以爲你雞巴大我就怕了你!呆會兒還不見得誰輸誰贏呢!」



葉爽所穿的校服下身是深藍色的裙子,她剛想去脫,任江海制止了她,說道

:「裙子別脫,?面的脫掉就行,就這麽肏吧!」



「變態大叔!」葉爽笑著用手指點了點任江海的鼻子,還是順從地將手伸到

裙子?,脫掉?面的內褲,然後繼續坐在任江海胯間,兩腿大大地分開,向前挺

胯,把她青春的下體完全展露在任江海眼前。



「好看嗎?大叔。」葉爽笑著問任江海。任江海仔細一看,這小妮子的小屄

上陰毛並不多,稀稀疏疏的隻有二十來根的樣子,都蓋不住她的陰唇,不過陰唇

的顔色卻已經有些發暗了,有一種跟她年齡不相符合的感覺。



「小妹子,你這小屄……經驗不少啊,叫多少人幹過啊?」任江海問道。



「你管這幹嘛?」葉爽雙手一叉腰,瞪了任江海一眼,說:「大叔,你究竟

玩不玩?不玩拉倒,我可走了!」



「玩!玩!」任江海被這小女生弄得是啼笑皆非,忙一把拉住她。「來,先

給大叔舔舔。」



「不幹!」葉爽生氣地打了一下任江海的大雞吧,說道:「臭雞巴,髒死了!

也不先洗一下!」



「這不衛生間讓人家給占用了嘛!」任江海苦笑一聲。



「嗯……看到你給我買了那麽多東西份上,便宜你了!」葉爽笑著說,握住

任江海的大雞吧,套弄了幾下,就含到了自己嘴?。



看著葉爽娴熟地吸吮著自己的雞巴,任江海不由得感歎,現在的小女生在性

方面懂的真不少,才十六歲就有如此厲害的口交技術,實在難得。



「不錯……真不錯……」任江海舒服地將手按在葉爽的頭上,一下下往自己

下體處按過去。「小騷貨,舔得真不錯!舔過不少男人了吧?」



「你變態啊!」葉爽突然吐出任江海的雞巴,罵道。這時任江海哪?還容她

跑開?一個翻身,就把葉爽黝黑赤裸的身子壓在了床上,然後不管她的尖叫,掀

起她的校服裙子,雞巴一使勁,對準她下身的小屄洞,就一下整根完全肏了進去!



「啊!你他媽輕……輕點!」葉爽大叫道,她的屄洞雖然不算很緊,但是?

面水分卻還不多,任江海這一強行肏入,大龜頭摩擦著陰道壁,那種強烈的摩擦

使得她疼得大叫了起來。



任江海也感覺到龜頭上傳來的那種火辣辣的疼痛感,但是他可不會因此而退

縮,激烈地抽送了十多下,把葉爽肏得是哭爹喊娘!好在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之下,

葉爽陰道?的分泌終于漸漸旺盛了起來,?頭産生的騷水越來越多,任江海的抽

插也慢慢的順暢了起來。



「早說了吧?他們肯定也已經幹上了!」這時候浴室的門開了,全身赤裸的

任江山,懷?抱著同樣是一絲不挂的蔣曼,從?面走了出來。蔣曼就像是一隻樹

熊一樣趴在任江山的胸前,而任江山的大雞吧此刻正肏在她的屄洞?,自下往上

地緩緩抽插著。



「蔣曼……啊……啊……」葉爽看到蔣曼終于出來了,一邊呻吟著,一邊罵

道:「你他媽的……給我介紹的是……什麽變態大叔啊!哎喲……肏死我了……

哎喲……太他媽大了……肏……我……不行了……肏他媽……啊……」



「大還不好啊?」蔣曼回過頭,嬌笑地看著葉爽,說:「小爽,你以前交的

那些,算什麽男人啊?現在知道啥是真正的猛男了吧?哈哈!」



「去你……哎喲……肏……去你媽的……」葉爽繼續罵著,但是在任江海連

續猛烈的抽插之下,很快就說不出話了。



任江山很快就躺倒在另外的一張床上,蔣曼跨坐在他的身上,身體快速地起

伏著。隻見在房間?的兩張床上,膚色一白一黑的兩個青春美少女,在任氏兄弟

的胯下,被幹得媚態百出,淫聲浪語,不絕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