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重生之家
重生之家

這是家坐落在海邊的高級餐廳,遠離城市的繁華和喧囂,環境優美,格調高

雅,菜肴精美,所以很受成功人士的青睐。



此時少傑正站在店前,看著波濤起伏的大海,楞楞出神。



「小傑,發什麽呆呢?」悅耳的聲音伴隨著一隻纖纖柔夷落在他的肩上。



他轉頭看去,眼前的女子踩著一雙水晶高跟鞋,一對纖美修長的小腿,黑色

蕾絲包裹住腿部白皙的肌膚,露出幾分低調的魅惑。上身穿著身得體的米黃色職

業女裝,將玲珑有緻,猶如黃金比例的完美身材勾勒地淋漓盡緻,翹挺的美臀更

是在緊身束腰的襯托下讓人血脈贲張。



一頭潑墨似的長發被整潔地挽起,讓她那天鵝般優雅的雪白玉頸更光彩耀人。



這樣也就算了,更令人羨慕的是,上天還賜予了她一張讓人根本無力抗拒的

漂亮臉蛋。



此時這張嬌顔上正帶著清麗的笑容,含著幾分疑惑,幾分關心,不過他知道,

當有外人在場時,那清麗會瞬間轉化爲清冷,讓人凜然起敬。



她是柳萦夢,他的姐姐,沒有血緣關系的姐姐,聰明美麗,能力脫俗,芳齡

剛剛二十一的她已經是一位企業的總裁,把爸爸留下的公司打理的蒸蒸日上。



「媽媽呢?」她左右看了一下。



「媽媽在?面,我出來等你,剛從公司趕來嗎?」



「是啊。」姐弟倆並肩走入餐廳,因爲是周末,餐廳了座無虛席,可是兩人

都在第一時間看見了尋找的目標。



那是個能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女人,飄散著的波浪卷發,燈光下散發幾縷玫瑰

紅,襯托著一張妩媚白皙的面孔。女人畫著淡淡的眼影,如水的雙眸凝望著遠方

燈光迷離的遊艇,流露出幾分淡淡的哀愁。



豐滿的身材彰顯了成熟女性的絕佳魅力,飽滿的胸脯,圓潤肥碩的臀部,在

黑紗裙擺包裹下依然奪人眼球。一雙肉色絲襪包裹的修長美腿下,是雙水晶色彩

的高跟鞋,尊貴典雅的氣息彌漫全身。



「媽媽……」



「啊,萦夢你來了。」



「你又想起爸爸了?」



「是啊,以前他經常帶我來這,吃完飯後,我們就會在海灘上一起散步。」

美婦眼神迷離的回憶著過往。



柳韻荷,他的繼母,萦夢的親生母親。



從她現在的樣子就能想到,她從小恐怕就是個美人胚子,也許就是因爲如此,

十六歲那年她被人強奸了,並且懷了孕。



她頂住了各方的壓力,堅持把孩子生了下來,獨立撫養成人。



母女倆口中的爸爸則是少傑的生父,一個總是溫和處事的男人,當初公司也

因爲他的性格所以一直沒有太大的發展。



有什麽他也會疑惑,他那不溫不火,毫不特別之處的老爸究竟是怎麽把柳韻

荷這樣優秀的的女性給追到手的,畢竟對方受到的苦難全是出自于男人;更神奇

的是,他竟然能消去當初那件事在柳韻荷心中留下的陰影。結婚後,夫妻倆的性

生活相當美滿,以他們的勤奮的幹勁,自己現在沒有多一個弟弟或者妹妹,也算

是不可思議了。



不過,也許正是因爲父親溫柔包容的性子,才能治愈那顆受傷的心靈吧。



少傑看著這對輕聲交談的母女,有種不真實的錯覺。



一年前,父親因病去世,她們就成了他僅有的親人。溫柔的母親,親切的姐

姐,同樣的美麗,同樣的對他關愛有加,從小就失去母親的他曾經覺得自己如此

的幸運和幸福。



隻是曾經!



因爲他現在很清楚的明白她們僞裝的外表下包藏了什麽惡毒的禍心!



在不久的將來,她們會設計騙他將父親留下的股份轉到柳萦夢的名下,對姐

姐毫不戒心的他傻傻的照做了,然後她們就會露出猙獰的面目,奪走公司,把他

趕出家門。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陰謀陷害,讓他退學、找不到好工作,雖然每次

在把他逼入絕境時都會收手,不過他覺得更像是貓捉耗子的玩弄。



她們天使的外表下是惡魔的心腸!



少傑之所以知道這些是由于一個說出來也沒有會信的秘密——他是重生的!



沒錯,就像小說?寫得一樣,他奇迹般得回到得過去。



當幾天前他驚叫著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從前的床上,而牆上的日曆顯示的

是記憶中的日期時,他就明白,自己得到了再來一次的機會!



「小傑,怎麽不說話?」



「是啊,這幾天你都怪怪的,身體不舒服嗎?」



「沒什麽,大概有些累了吧。」



「要好好休息啊,別老是看書玩遊戲。」韻荷擔憂的說。



「我看這樣吧,等小傑精神好些後,我開始讓他接觸商業上的事,畢竟爸爸

的公司將來還要交給他的。」



「姐姐你不是總裁嗎?」



「到時就不是啦,那時我就當你手下的兵,乖乖爲弟弟你打工喽。」萦夢調

皮的開著玩笑。



「真是求之不得。」少傑低下頭,裝作吃菜,其實是爲了掩飾眼中的厲芒。



裝吧,繼續裝吧,不過很快,你們就會徹底忘記這些狠毒的念頭,乖乖聽從

我的命令,用身體和靈魂來償還罪孽。



他在心?咆哮,他的自信來源于掌握的秘密武器——催眠。



上一世,他在窮困潦倒時,機緣巧合下遇見一位名聲不顯得催眠大師,在親

眼目睹了催眠的神奇魔力後,他頓生用它來複仇的念頭。



雖然大師看起來似乎並不親切,可是他還是毅然沖過去懇請他收自己爲徒,

至于失敗會如何,他並不在乎,畢竟自己已經沒什麽可失去的了。



也許是看他可憐,大師最終同意收他做記名弟子。



然而命運再一次的捉弄了少傑,當他學成催眠,正準備對柳氏母女進行報複

時,不幸遇上了搶劫。



這一次,催眠也沒能救的了他,他隻能無能爲力的看著鮮血從體內流失,越

來越冷,越來越困,最後永墜黑暗,卻又在不甘的叫聲中醒來,重回人世。



「媽媽,姐姐,讓我們幹杯吧!」



「好啊,幹杯!」



「幹杯!」



盡情的享用吧……很快,不同的未來在等待著你們,這是你們欠我的!



數日後



韻荷走進家門,底樓客廳?沒有人,靜悄悄的。



原本她是去參加一個工藝品展覽會,不過因爲舉辦方臨時更改了時間,所以

就提前回來了,也沒有預先通知兩個孩子。



三十八歲的她經營著一家藝術工作室,在業界也有不錯的名氣,當然她的美

貌在其中也起了不小的作用,對此韻荷很是無奈。



「都跑哪去了?」她疑惑的自言自語,邁著修長的玉腿走上二樓,步履輕盈,

發現書房的門開了一條縫,姐弟倆的聲音從?面傳了出來。



「小傑,企劃書做好了?」



「嗯,姐姐要認真看哦。」企劃書?什麽企劃書?



啊,對了!前兩天聽萦夢說過要讓小傑進行商業方面的訓練,已經開始了嗎?



韻荷好奇的猜測著,輕手輕腳的踱到門邊,她不想打擾姐弟們的對話,所以

隻是在外面偷聽。



「好,我會很認真的看的。」萦夢的聲音有些奇怪,也許是因爲面對的是自

己弟弟的關系,不再有平日自信飛揚的氣勢,顯得輕柔寵溺,還有股說不出的柔

順味道。



「你的這份企劃書是連夜趕的吧?」



「是啊,你看出來了?」



「內容方面先不說,光是開頭的格式就不對,還有字迹也很潦草。」可能是

不知道怎麽回答好,少傑的聲音停了片刻後才響起來。



「唔,姐姐,你好嚴緊啊。」



「因爲是第一次。」韻荷暗自點頭,對女兒的做法相當滿意,雖然她對商業

方面並不熟悉,可也知道良好的開端是多麽重要的一件事,如果第一次不嚴格要

求,一旦養成不好的習慣再改就難了。



一直以來她都是慈母般的存在,總是寵著少傑,硬不心管教,原本還擔心因

爲缺少父親的威嚴可能會讓他性格上産生不良的偏差,不過看到萦夢能夠在一定

程度上彌補這一點,她也就放心了。



書房?安靜了下來,隱約傳出紙張翻動的聲響。



「你能不能不要亂動?這樣我很難集中注意力。」



「啊,抱歉姐姐,我太興奮了。」他沒什麽誠意的道歉著。



「不過一個成功的總裁不是應該擁有在幹擾下集中精神的素質嗎?姐姐你忍

耐下吧。」萦夢沒有再出聲,似乎默認了他的話。



門外,韻荷掩嘴偷笑,想象著小傑按捺不住興奮在屋?亂晃,而女兒被弄的

心煩意亂卻又拿他那無賴樣沒辦法的無奈神情,她就不禁莞爾。



兒女們的親密相處讓她欣慰,他們的努力和上進更是讓她窩心,韻荷決定去

爲兩個小家夥沖杯咖啡,這可是她的拿手絕活,凡是喝過的人都贊不絕口。



當心情愉快的母親端著散發著濃濃香味的杯子回到書房外時,屋內的討論似

乎仍在繼續。



「……你這份企劃在創新方面做的非常好,具體實施起來也沒什麽問題,畢

竟已經有成功的案例在前,不過你似乎沒有做什麽針對突發情況的應急預案。」



「孩子們,先休息一——你們?」韻荷的笑容在看到房內的情景後瞬間凝

固,過渡的驚訝讓她的喉嚨像是被堵住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的女兒萦夢,依然穿著她出門前看到的那身,一件藍色款領的外套,白色

的棉質線衫,下身是條灰色調的短裙與魅惑風情的網格黑蕾絲襪,踩著一雙鮮明

的紅色晶色高跟鞋,由于鞋子的原因,雙腿更顯修長結實,光滑白皙,沒有一絲

瑕疵。



隻是此刻,她正趴在書桌上,裙擺被掀到腰部,內褲被褪到腳踝處,露出兩

瓣渾圓的半月;而上半身全靠一雙藕臂支撐著,從松垂的領口可以清晰的看見包

裹在蕾絲胸罩下那對初雪擁成般的高聳豐盈。她的面前放著一堆文件,正聚精會

神的看著,對韻荷的闖入隻是擡頭看了一眼,似乎眼前的東西比什麽都重要。



她美麗而認真的俏臉上染著一層別樣的暈紅,眼神迷離,似乎蒙著層水汽,

急促的呼吸隨著身體的輕微抖動或深或淺的變換著。



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她沒有血緣的弟弟,少傑。



他站在萦夢的身後,緊貼著她的雪臀,一手扶著姐姐的柳腰,另一隻手則抓

著她充滿彈性的臀肉。他楞楞的看著突然闖入的繼母,臉上露出幾分慌亂之色,

隻是身體仍在下意識的維持著先前的動作,一下接一下的前後挺送著,在兩人肌

膚相交處,隱約可見一截猙獰的肉棒正隱現在淒淒芳草之間。



「啪啪啪……」肉體的撞擊聲在死寂的書房?回蕩,格外的清晰。



忽然,少傑全身一震,回過神來,眼中閃過決絕的厲芒。



事已至此,隻能搏一下了!



「媽媽,看著我的眼睛。」輕柔的聲音響起,還在震驚中的韻荷下意識的將

目光移了過去,卻不小心撞進了那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中,一時間,視線竟是再

也無法離開。



「看著我的眼睛,什麽也不要想。」事實上做到這點並不困難,她的腦中

原本就一片混亂,如今在兒子的誘導下漸漸滑向混沌的深淵。



「看,你眨眼的次數越來越多了,眼睛累著了吧!」凝視著繼母漸漸迷失的

眼,少傑露出一絲笑意。



韻荷的眸子變的茫然,雙眼似乎有些泛酸,她又眨了眨眼睛,身軀微微一晃,

勉強站住。



「媽媽,你很累了,放松吧,讓身體放松吧。」



「……說什麽……我一點……都不會累……」話是這麽說,可是,如扇的長

睫已經幾乎完全覆蓋了迷朦的鳳目,說話的語氣虛弱到極點……



「放松……深呼吸……對,吸氣……不要去思考……吐氣……讓自己放空,

很舒服……」少傑的聲音似乎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又好像是從自己內心深處

響起,呼吸不由自主的隨著他的話變的輕緩,每一次吐氣都有種空虛和飄浮的感

覺,仿佛自己的意識正一點點得排空。



「媽媽,你累了,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看,你的身體已經沒有力氣了,你

已經不能動了,你隻能看著我的眼睛。」她的目光已經變的朦胧而模糊,卻依

然牢牢的注視著對方的眼睛,沒有辦法轉開視線,甚至連身體都失去了控制,隻

能靜靜的站在原地。



「睡吧,眼睛已經感到很沈重了把!張開眼的話不是會很累人嗎?很累的話

就閉上雙眼吧!」少傑的語調更爲輕柔了。



她的眼皮越來越沈重,就像灌了鉛似得,眨眼的次數越來越頻繁,而張開的

幅度卻越來越狹小。



「媽媽的眼皮越來越沈了,現在全靠心靈的力量在支撐,可是還是不能阻止

它閉合,好累啊,好累,睡吧……媽媽,當你的眼睛閉上時,心靈也會跟著沈睡。」



韻荷有些費力地想抓住理智的最後一絲清明:「你……爲……爲什麽……」。



「就算你想抵抗也沒有辦法,不管你怎麽想,你的眼睛已經閉起來了。」

在又一次閉合後,她的眼皮輕輕顫動了幾下,卻終究沒有再睜開。



「媽媽,你已經睡著了。」



……



「……是的……我已經睡著了……」



沈寂了片刻後,雙目緊閉的韻荷以呆滯而木然的語氣喃喃回應到。



少傑長舒了一口氣,繼母的突然闖入是他沒有料到的,那瞬間他的腦子也緊

張的一片混亂。



幸好及時反應過來,在韻荷回過神前先采取了行動,而她出乎意料的對催眠

有極佳的感受性,這讓事情變的簡單了許多。



現在,一切又回到了他的掌握之中,甚至因爲這次意外,自己的計劃因禍得

福的提前完成了。



他看著如人偶般安靜站著的美婦,那成熟豐腴的嬌軀呈現著全無防備的姿態,

卻依然散發著優雅溫婉的迷人氣質。



少傑的心頭一熱,胯下被驚嚇的有些疲軟的分身頓時重新煥發了生氣。



「唔……」萦夢頓時感到深入體內的異物一陣跳動,不由的發出一聲輕喘。



「姐姐,這就是你說的突發情況嗎?」聽到聲響,他把注意力轉到身下的

美麗禦姐身上,調笑著問。



「這個也算是吧……不過看來你、你處理的很好。」萦夢說到一半突然頓

了一下,因爲少傑又開始了撞擊著她的翹臀,那再次席卷的快感讓她不得不停下

適應。



「媽媽這樣沒關系嗎?萬一清醒過來怎麽辦?」她問到,語氣中並沒有對

母親被催眠的擔憂,反而更關心她會不會突然醒來。